第一百〇五章 花御,把漏瑚拖下來!(求訂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原因很簡單。思兔sto520.com

  歌姬臉上那道顯眼之際的,橫貫鼻樑的傷疤沒了。

  完好如初,甚至都沒有新長出來的皮膚和其他皮膚的色差。

  這可是極高純度的詛咒留下的頑固疤痕,不管是「反轉術式」還是光子嫩膚,植皮手術都治不好。

  有分析說,這是直入靈魂的傷害在肉體的表徵。

  現在,乙骨憂太上手這麼一抹,居然消失了?

  順帶一提,歌姬自己愣住是因為五條悟在她面前擺了個鏡子。

  別吐槽,身為絕世花美男,《咒術回戰》第一美人,隨身攜帶鏡子什麼的不是很正常嗎?

  用五條悟的話說,我看其他人幹什麼?有我好看嗎?(不能理解的話,請自動代入焦恩俊,順帶再對比下現在的古偶,都尼瑪什麼玩意。)

  歌姬輕輕伸手觸碰完好無損的臉蛋:「我,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女性,誰不喜歡自己美美噠?何況歌姬的顏值本來就高,一直是西宮桃、三輪霞等人羨慕的對象。

  「當然不是,不信——」

  「啊——!!!」

  叫是因為五條悟直接捏住歌姬的臉頰,下手還挺狠的。

  歌姬一下子跳了起來:「五條!!!」

  「是你自己懷疑的,我可是才拜託憂太治好了你哦。」五條悟手拿令箭,把庵歌姬吃得死死的。

  「唔——謝謝你啊。」歌姬最大的缺點就是人太好,容易被欺負。

  「不用謝。」五條悟那叫一個嘚瑟,「葵,你需要的話,憂太也可以幫你治療。」

  「不用了,我身體上的傷痕是作為男子漢的榮耀——小高田說過,喜歡真正的男子漢。」

  東堂葵雙手抱胸作硬漢狀,雖然在虎杖悠仁和吉野順平眼中。

  「他沒救了。」

  「真的是……」

  東堂葵對此毫不在意,兄弟嘛,互損是正常的,這也是羨慕的表現啊:「相比之下,我更想知道乙骨是怎麼做到的?是去年展示過的術式模仿?」

  「是。」

  乙骨憂太點頭,眼神瞄向一直都被五條悟禁錮著的真人。

  真人整個人都麻了。

  別人看不出來,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這就是他的術式,從內核到表現,從術理到應用,更可怕的是完成度都不比自己差多少——明明才交過一次手,還是以夏油傑為主。

  這也能模仿?

  原來最不起眼的那個,才是最需要戒備的嗎?

  淦,夏油傑,你不是說這個人不足為慮?

  這麼說來,我們能活到現在,是為了讓這個傢伙模仿術式?

  剛想抬頭去看上方的漏瑚花御,先看到的卻是明理那張微笑的臉龐。

  「不是哦,你們真是什麼都不懂呢,完全被蒙在鼓裡的可憐蟲。從始至終,人類都沒把你們太當回事,不管是我們,還是你們所謂的合作夥伴——憂太,動手,先從花御開始吧,這個狀態夠嗎?不夠我再削一層。」

  收服精靈和收服咒靈一樣,除非是主動上車,否則都需要削弱到一定階段。

  以沙奈朵如今的掌控力,憂太要圓的就搓圓,要方的就切方,哪怕要一個關二爺的雕像都能給你現雕一個出來。

  「足夠了。」

  乙骨憂太略一觀察,隨即探出一手做抓取狀。

  沙奈朵立刻放開念力束縛,緊接著,大致保持人形的花御順著乙骨憂太的手勢被隔空拉成了一根長條,揉面般甩了一下,最後重新回歸麵團被乙骨憂太握在手中。

  「咒靈操術???」

  歌姬色變,通過烏鴉操術看著這邊的冥冥和樂嚴寺嘉伸的表情也是一樣。

  真人的「無為轉變」聲名不顯,但「咒靈操術」的威懾力卻是實打實的,咒靈夠多夠強你就是特級。

  這三大特級咒靈一旦被乙骨憂太吸收,瞬間就可以回到夏油傑曾經的位置上,而且這還不算他的其他術式儲備?

  看明理和五條悟這一路保駕護航的樣子,天知道乙骨憂太無聲無息地存了多少術式。

  很快,這個猜測被應驗了。

  把花御搓成球後,乙骨憂太嘴一張,一口將咒靈球吞進肚子,完成「咒靈操術」最關鍵的一步——「服靈」。

  只有這樣,才能完成對咒靈的徹底操縱,你讓他往東他不會往西,你讓他打狗,他不會攆雞。

  「花御!!!」

  漏瑚和真人雙雙大叫,撕心裂肺,卻無法阻止乙骨憂太的「服靈」進程。

  雖然剛吞下,乙骨憂太的臉色就變得非常難看,捂住嘴巴兩秒後竟是跪在地上,開始不斷乾嘔,好一會兒才緩過來,不顧形象地吐出兩口唾沫:

  「五條老師說得沒錯,跟惡魔果實一樣難吃。」

  據某王姓男子路飛所言:惡魔果實比屎還難吃。

  雖然乙骨憂太這兩種都沒吃過,但那種從靈魂到肉體的不適感,確實是糟糕透了,這術式真不是一般人能玩的起的。

  吃一個就這麼難受了,像夏油傑那樣吃幾千個還得了,怪不得會瘋。

  還好,自己不是只靠「咒靈操術」混飯吃,特級的吃一吃就算了,其他的滅了就滅了吧,反正不心疼,有了術式模仿也不用再進行術式抽取。

  「試試看吧,憂太。」五條悟使個眼色。

  「了解,花御。」乙骨憂太心念一動,白色的植物人咒靈立刻出現在他身後,「變棵樹出來。」

  花御依言照做,一個喬木拔地而起,只是花御的臉上再也沒有往日的空靈安靜,有的只是一片木然,如同一個玩偶,任由乙骨憂太擺弄。

  「再——」

  「再把那個叫漏瑚的拉下來!」說話的是明理。

  瞬間遭到了漏瑚和真人的最大的憤怒。

  「你這混蛋——!」

  「照做吧。咒靈不比精靈,我們需要確定最大限度的服從度。」

  明理不為所動。強行扭曲意志,讓她對最重要的同伴的出手,這毫無疑問是一種殘忍,但和咒靈對人類做的事情比起來,這根本不算什麼。

  明理願意以弱者的自由為邊界,但弱者中不包括咒靈。

  乙骨憂太點點頭,臉上毫無慈悲。這方面他和明理是一樣的,咒靈不是人,沒有人權。

  「花御,把漏瑚拖下來,送到我面前!」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