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〇四章 憂太,到你出手了(求訂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伏黑甚爾死了。思兔閱讀www.sto520.coМ

  連靈魂都能一併覆蓋的「天與的肉體」。

  暴走的術式也奈何不了他。

  為被咒力禁錮的人類別開生面的存在。

  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第二次生命」。

  這個自認為爛到骨子裡的男人,其實一直保持著他的驕傲與固執。

  虛假的生命不要也罷,活著的尊嚴可以不在乎,但死一定要死得有尊嚴。

  所以,伏黑甚爾在面對完全體的五條悟的時候沒有選擇逃避,也沒有在妻子死亡後選擇自殺,永遠地和摯愛在一起。

  這其中的糾結,這些深刻的情感,如果沒有這次的「再會」,伏黑惠永遠都無法理解。

  「惠……」五條悟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惠……」津美紀也走了過來。

  不需要他們勸慰,伏黑惠自己便放下雙手,調整好情緒。

  「不用擔心,我沒事,這其實是最好的結局,對他,對我。」

  今日之前,他就算不說,不承認,依舊對父親心懷怨氣,但從這一刻開始,他已經徹底走了出來,再無芥蒂,可以更好地迎接未來。

  「姐姐,之後一起去漂亮國找阿姨吧。」

  津美紀嗯了一聲。

  以前,她和伏黑惠一樣,對於親生父母的死活並不在意。

  但見過惠和甚爾的重逢之後,她覺得這樣也挺好。

  未必抱有多大的希望,但……不管結局如何,有個了結也挺好。

  這是對自己的交待。

  見姐姐答應,伏黑惠又轉向明理:「學長最近一直在國外奔走,漂亮國那邊……」

  「我的主要方向是在種花家和歐洲,漂亮國那邊不是很熟,不過沒關係,我可以幫你聯繫九十九大姐,她認識的人多,肯定可以幫上忙。」

  明理踏上國際舞台靠的就是九十九由基的引路,而在真希完成「天與暴君」化以及「降靈術」可以卡BUG的現在,九十九由基不管身在何方都會立刻趕回東京。

  「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把這局棋收官才行……憂太,到你出場了。」

  「是。」

  乙骨憂太果然出現,身後還跟著兩所高專的其他人。

  雖然被明理半道截了胡,帶去治療與幸吉,但乙骨憂太並沒有忘了自己奶媽的定位,出來之後就開始快速跑圖,仗著「反轉術式」和世界第一的龐大咒力一個個治療過去,並順勢把所有人集中在一起,凸出一個穩字。

  「老師,與幸吉,有額外發現嗎?」

  「沒有。」五條悟搖頭。

  「我也沒有,剛才的衝擊讓機體的偵測受到一定的影響,不過——我之前提到過的那個『笨方法』有了一些反應。」

  說到這裡,與幸吉打開機械丸的艙門,和幸福蛋一起從駕駛艙里走了出來。

  傀儡師的手指凌空一動,一面裝載有類似雷達顯示器的飛行傀儡從艙內飛出,懸浮在明理面前。

  顯示器上有著讓密集恐懼症頭皮發麻的光點,唯一的例外是中下部的某個位置,其中明顯少了幾顆。

  這些光點代表著與幸吉製造的特殊信號發生器,專門布置在可疑的區域內,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出一次特殊頻段的咒力波。

  一旦附近出現結界,咒力波的傳導就會遭到干擾,影響接收——天元的大結界不在其列,與幸吉有專門做過調整。

  雖然可能出現誤報,但其他發生器一切正常,就一塊區域出了問題,是羂索的可能性還是很高的。

  「我看看。」五條悟湊了過來,「離得不算近啊,是為了防備我們的突襲?」

  「可能性超過百分之九十。」與幸吉分析道,「那邊的地形我有事先偵查過,非常複雜,進可攻,退可守。只要五條先生和明同學無法第一時間鎖定目標,他就能及時撤離。」

  「不奇怪,沒有當烏龜的本事,不可能活這麼長時間。阿理布了好幾個局,他一個都沒中。」

  單五條悟知道的就有順平局,夏油傑殘黨局,統合局釣魚局,與幸吉自己也是一個局,其中的彎彎繞五條悟都覺得頭疼,不止一次說幸好有明理,換成是自己,說不定真就栽了。

  當然,他們說得輕描淡寫,其他人可不能當輕描淡寫來聽。

  你們都在說什麼啊,我們怎麼聽不懂?

  雖然聽不懂,但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等一等,這局那局的……我們的交流會不會也是一個局吧。

  「五條!!!」於是,歌姬炸了,抓著五條悟的衣領左右搖晃,「說,你們是不是在算計我們!!!」

  以她為首,京都校的學生們也炸了。

  東堂葵哼聲。

  加茂憲紀睜眼:「機械丸——!」

  西宮桃險峻:「你是不是該對我們說點什麼?」

  禪院真依也想說話,但有明理攪合在裡面也就沒好多說。

  即便如此,已經讓機械丸壓力山大。

  這波同學前裝逼,人前顯聖的結果好像有點不大對。

  我……該不會是被明理忽悠了吧。

  還好,還好,京都高專最後的良心,與幸吉最在意的三輪霞出來打圓場:

  「大,大家,機械丸可是救了我們,而,而且,他之前一直在生病,現,現在的話……」

  那擔憂的表情,純潔的目光。

  霞,你真是我的天使啊。

  有你一句,勝過其他人千句萬句。

  「嗯,沒事了。」與幸吉有些羞澀,又有些安心地笑了,「剛被乙骨同學治好,以後終於可以和大家一起上學,真正的和大家一起生活了。」

  「是這樣啊,太好了。」

  三輪霞長長地舒了口氣,雖然不知道與幸吉具體的情況,但三輪霞很早就想去探望真正的他,與幸吉康復歸來,她比誰都高興。

  「嗯,比,比起機器人,果然還是真人更好,也……更好看一些,哎呀,我在說什麼啊,真是的。」

  我好像聽到有人誇我帥?

  人生三大錯覺。

  不對,不是錯覺,真有人誇我帥啊,還是我的心上人。

  突然有點HIGH到不行的感覺。

  這個時候,被五條悟弄到上頭的庵歌姬也搖夠了:「與幸吉,你真的沒事了?」

  整個京都高專就她和校長樂嚴寺嘉伸知道與幸吉的真實狀況,那可是慘不忍睹,且被判定絕對不可能恢復健康的狀況。

  「是,歌姬老師,一直以來,受您照顧了。」與幸吉真心實意地鞠了一躬。

  這麼一說,歌姬反而有點不好意思:「我其實也沒怎麼照顧你……不過,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就像這樣——憂太!」

  五條悟反手按住歌姬的肩膀,對著歌姬臉上的傷疤一努嘴。

  「失禮了,歌姬老師。」

  乙骨憂太會意,立刻伸出右手,切換到「無為轉變」模式,在女教師的臉上輕輕一抹。

  然後,京都校的學生不說話了。

  再然後,歌姬也不說話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