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〇三章 甚爾與惠(求訂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會在這種場合,說出這種話的只會,也只能是五條悟。思兔閱讀STO520.COM

  不僅說,還一個「雷犂熱刀」摟住伏黑惠的脖子,正臉笑眯眯地對著醒過來的「伏黑甚爾」:

  「你不會以為擺脫禪院家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吧,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

  「你是——五條……悟。」伏黑甚爾目光一凝。

  「沒錯,就是強大又無敵的五條悟哦,也是殺死你,並打算殺你第二次的人呢。」對傷口上撒鹽這種事,五條悟最擅長了。

  「無敵又怎麼樣,還不是在我手上死了一次。」別人怕五條悟,甚爾可不怕,兩人可是過命——互相殺死過對方一次的交情。

  「是差點死掉,誰讓你只捅喉嚨,沒把我的腦袋砍下來呢?」

  五條悟嘚瑟地說著過往,盡情享受著學生們驚訝的目光。這可是他人生中最驚險的一戰,只可惜因為伏黑惠的牴觸,一直沒機會說,現在可算逮到了。

  「不服的話咱倆再打一次,你的裝備除了『天逆鉾』都在這裡。」

  五條悟手一揮,霸道熊貓、蔥游兵、腕力識趣地鬆開壓制,向後退走。

  同時一股無形的斥力掃過伏黑惠的肩膀,將丑寶送到甚爾的手裡。

  甚爾熟練地接過,更加熟練地來了一次舉高高:「哦,丑寶,好久不見,你也活著啊。」

  丑寶伸出舌頭,親昵地舔著甚爾的臉頰,比對少主惠,新主人真希都親昵得多。

  那從未聽過的叫聲,明理可以百分百確定就是「爸爸」。

  明理差點沒忍住吐槽欲。

  都說丑寶才是甚爾的親兒子,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啊。

  剛才也是,伏黑惠喊了沒用,丑寶跑過來,甚爾就醒了。

  雖然正經點說,應該是熟悉的存在共同出現,喚醒了甚爾的肉體記憶,但看著真的好違和啊。

  惠惠丟一旁,抱著丑寶睡什麼的絕壁是真的。

  考慮到這個現實太打擊人了,也太過不合時宜,明理硬是忍住了,讓吐槽爛在肚子裡。

  我可不是五條悟這個永遠不懂讀空氣的貨色。

  這波我站甚爾,上吧,暴打五條悟!

  只可惜,甚爾沒有按照明理所想,身為「咒術師殺手」。他對敵我實力的判斷就沒出過錯,唯一的一次被感情左右的誤判就是出現在五條悟身上,最終導致他的死亡。

  「算了,之前用盡了手段都殺不了你,現在更不可能做到。而且,我其實也不是特別在意惠是不是姓什麼,伏黑也好,五條也罷,禪院的話……算是最差的選擇吧。

  雖然繼承到術式,應該活得不會太差,但那裡的風氣,果然還是太惡臭了,說不定會變成我最討厭的那種人——那邊的少女,你應該是我的同類,各種意義上的。」

  指的自然是禪院真希,她點點頭:「是,甚爾哥哥。我已經和禪院家一刀兩斷,從血緣上說,我是禪院扇的女兒。」

  伏黑甚爾微微一笑:「原來如此,看上去也不像走了我的老路的樣子,真好啊。雖然我可能沒資格說這個話,但還是請你多照顧下惠。」

  「我會的,我們本來就是同伴。」真希實話實說。

  「謝謝,那我也就沒什麼可留戀的了。」

  「老爹!!!」

  聽到這裡,伏黑惠終於忍不住,轉過身來。

  明理說得沒錯,他並不是真的對自己的父親沒有期待,只是不敢有。

  而現在,父親終於有所回應。

  以他的聰明,怎麼可能聽不出父親與五條悟對話隱藏的含義。

  為什麼會把自己賣給禪院家?因為禪院家術式至上的理念,去了就是人上人,忽略整個家族的風氣,總比跟著一個心如死灰的垃圾父親要好。

  為什麼又託付給五條悟,因為最後一次任務中,他看出五條悟隱藏在瘋批下的內核,是比主流的術師更有人性的好人。

  如果他願意接納惠,會是比禪院家更好的選擇。

  事實證明確實如此,一直都在做錯事的甚爾在臨終前做了個最正確的決定。

  孩子好好地長大了,成了一個和母親一樣的好人,這一切五條悟功不可沒。

  真就跟了五條姓也沒什麼不好,反正伏黑的姓也不是屬於自己的。

  看到孩子激動的樣子,伏黑甚爾的表情更加柔和:

  「別擺出這樣的表情嘛,你不會覺得我說了這些就是個好父親吧,我是個怎樣的人渣我自己最清楚,不用對我有留戀,好好地活下去,這才是最重要的。

  至於我……如果有死後的世界,我應該和你母親在一起吧。雖然答應她要好好照顧你沒做到,她會生氣,但她是個無可救藥的好人,總會有辦法的。這方面,壞人總是比較占便宜。」

  「不是啊,笨蛋。」

  伏黑惠又進入傲嬌狀態,只不過剛偏過頭,又轉了回來,對上父親似笑非笑的眼神。

  「我還有件事要問你,阿姨……津美紀的母親在哪裡你知道嗎?」

  伏黑甚爾目光一轉,果然看到了站得稍遠一些的繼女:「你說她啊,她沒去找你們……也不奇怪,某種程度上,她是個比我更惡劣的人——津美紀,這麼說你不要生氣,我時間不多,隨時可能回到剛才的狀態。」

  津美紀平靜地點了下頭,親生母親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渣,她一清二楚:「我只想知道她還在不在人世。」

  「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以她的本事,應該沒那麼容易死,也許在漂亮國那邊逍遙快活。」

  不是這樣的女人,伏黑甚爾不會和她結婚——這個浪子渣男最後的底線就是不禍害良家。

  「我知道了,謝謝你,甚爾叔叔。」津美紀二次點頭。

  「呀嘞呀嘞,這個謝字真的好久沒聽到了,是我應該謝謝你,謝謝你對惠的照顧,還有五條悟。有你們在,我就真的可以放心了,那麼,永別了。」

  說話之間,伏黑甚爾熟練地從丑寶肚子裡抽出特級咒具「游雲」,又將丑寶放回伏黑惠的肩上。

  伏黑惠心有所感,猛一咬牙:「老爹!」

  但「天與暴君」的速度何等之快,伏黑惠根本來不及阻止,伏黑甚爾已經反手甩動三節棍,棍首狠狠砸在自己的腦袋上。

  「游雲」的效果,臂力越大,殺傷力增幅越大,以甚爾的臂力,一棍子下去,整個腦袋直接開花,連全屍都沒有留下。

  即便如此,甚爾依舊控制好力度,讓飛散的血液腦花,都朝著後方散去,沒有濺到孩子一分一毫,仿佛要在最後盡到父親應有的職責。

  只是這個做法本身——

  伏黑惠閉上眼睛,用手捂住臉,不讓人看到他此刻的表情:

  「要死也別當著我的面死啊,可惡的老爹。」

  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了「惠」的意義——不是男女皆可用這種可笑的理由,而是恩惠,給予禪院甚爾的恩惠。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