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黑山妖域【莫名其妙上架了,求訂閱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距離夜蝠族被滅已經過去了一周。

  白骨城已經派人接手了血夜城的城務,對此青鸞族並沒有任何意見,任由白骨夫人擴張自己的領地。

  同時關於白骨千秋的身份,在青鸞族、白骨族共同擔保下,已經坐實了他白骨族的血脈,讓左左千秋的通緝令正式成為了一紙空文。

  至於到底有多少人相信,那就是其他人的事了,和他白骨千秋沒有一點關係。

  再說夜蝠族,自從那滅族之夜過後,白骨夫人下令傾盡全城之力追殺夜蝠一族的餘孽,甚至就連黑玄幽冥骨、金剛骨兩脈的人都參與了進來。

  一時間,整個妖國的局勢都因為左千秋的一個舉動,突然變得緊張了起來,將近千年的平靜局面即將告破。

  腥風血雨,無數藏在暗處的夜蝠族被圍殺,與之聯盟的妖族紛紛宣布與其無關,以求自保。

  就連夜蝠族的傳承秘境也被找了出來,最後在白骨族的支持下落入了青鸞族手中。

  也是這一刻,各大妖族才明白了白骨族與青鸞族早就已經將夜蝠族的這點利益瓜分的乾乾靜靜了。

  可笑他們還等著兩族放對廝殺一番呢!原來小丑竟是他們自己。

  不過這一切都與左千秋沒什麼關係了。

  因為以一己之力屠了血夜一城、夜蝠一族,現在就連『暗夜』的人都暫時放棄了對他的刺殺任務,畢竟靈氣潮汐未至,為了一個左千秋若是損失了太多組織內的高手,可就有違他們的生意之道了。

  當然最主要的是『暗夜』這一代的首領,頭不鐵了,若是換了巔峰時期的那位,就算是『暗夜』之人死光了他也不會放棄對左千秋的刺殺活動。

  ……

  黑山妖域,是妖國之中一處禁地。

  這裡生長著一顆存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桃妖樹,傳聞它是被上古妖皇從無盡深淵中帶出來的,可以溝通幽冥惡鬼。

  此時黑峰山頂,一滿面陰沉的男子坐在一顆通體烏黑的桃樹之下,盯著面前的棋盤愁眉不展。

  「黑山,看來這一次又是你輸了,今年的鬼面桃記得送到我的府上。」

  開口的是一位頭戴紫金王冠,身著一身白色錦袍的中年男子,此刻他的表情就好像一隻偷了雞的狐狸一般,笑的十分猥瑣。

  「哼!每年都來惦記我的鬼面桃,也不知道你拿去有何用,堂堂一個妖國之主竟然連一位信得過的部下都沒有,簡直是可笑至極。」

  黑山面色始終沒有離開面前的棋盤,怎麼都覺得今天這盤棋輸的有點冤枉,明明自己已經在心中推演了數百局,但是對面這個混蛋總是能從中找出自己的破綻,並且將自己逼在絕境之中。

  從和對方認識的那天起,他都不知到輸了多少把,賠了多少顆鬼面桃了。

  「你這傢伙還真是嘴上不饒人,我能有什麼辦法,我那位師傅你又不是不清楚,功蓋上古妖皇,一身實力堪比道祖,他留下的東西我又怎麼敢輕易指染。」

  「東天生,這種話你還是留著糊弄金烏族那個蠢貨去吧!」

  被稱作東天生的白袍男子聞言也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在多做任何解釋。

  見狀黑山一掃面前的棋盤,目光透過遠方,神色玩味。

  「你真的不打算出手解決金烏族的麻煩?」

  「那是麻煩麼?帝絕從來不是個簡單的人物,若是只論實力或許他不算什麼,但若論為君之道,這妖國之中恐怕沒有幾個人比他更合適了,幾個老古董從沒有被他放在心中,甚至就連那隻三足金烏也不過是他的一枚閒棋罷了,只不過他自己也想不到這枚閒棋卻能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所以為什麼要給他去擦屁股,自己的事情終究是要自己去解決的,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跟在我身後的小鳥了。」

  說到這,兩人頓時都失去了繼續談下的興趣。

  沉默了片刻後,東天生突然莞爾一笑,目光看向黑山妖域之外。

  「似乎你的麻煩來了,白骨夫人可不好惹啊!」

  「哼!這還用你說,不過你真的不打算將這位抓捕回妖皇宮麼,他的身份對於你來說應該很有用處吧!」

  「無關緊要,若是換了那位武帝親至我還有點興趣,至於這個小傢伙麼,卻沒什麼意思。」

  嘴上說著不值得,但是實際情況兩人都很清楚,大世將臨,所有人都在為那一天做準備,尤其是他們這群從上一紀元活下來並且甘願散去一身靈氣重新修煉的老傢伙更不願意率先出手,萬一若是一不小心壓制不住自身的實力,那後果可就不是靠時間能夠挽回的了……

  這也是為什麼近千年來,妖國一片平靜,少有滅族破城之爭的原因,不過這樣的安寧日子也要堅持不了多久了。

  『十聖』之爭就是吹響妖族爭霸的一個號角……

  ……

  黑峰山腳下,左千秋看著手中突然出現閃爍著黑光的鬼面桃,又看了一眼山頂那隻蒼天鬼面桃樹,忍不住的點了點頭,這簽到系統時越來越隨意了,到哪都優先發兩個當地的特產……

  咬了一口手上的黑桃,眼神一亮,似乎沒有想到這看著十分詭異的桃子竟然會這麼好吃。

  「好了,白舟你帶著人在此等候,記住不要隨意走動,我去山頂見見此地的主人。」

  說完他就這樣一邊吃著桃子,一邊向山頂的方向走去,他對上面那兩位讓他感覺到危機的人物很感興趣,這妖國的底蘊終究是比剛剛占據亘古中心八百載不到的人族強了不少。

  ……

  剛一登上山頂,還不等左千秋觀察一番周圍的環境,就聽到一聲輕笑響起:

  「你看我說什麼,左家的人又怎麼退縮,黑山看來今年的鬼面桃你是一個也享受不到了,那邊的小友,別站在那了,過來分贓了。」

  東天生根本沒有一點妖皇的樣子,語氣十分隨意的指了指身邊的一個樹樁示意左千秋過來落座,同時手中拿著個明顯有些乾癟的鬼面桃扔給了過去。

  「今年的鬼面桃還有一段時間才能成熟,這是去年的就算是你那一份了……」

  「哼!去年的,你也真好意思說,我看百年都不止了吧!真虧的你能留到今天,東天生你呀不去通天閣做領事還真是屈才了。」

  「……」

  左千秋聽著兩人的對話,也只是輕輕一笑,看了一眼東天生頭頂的那頂紫金王冠,神情若有所思。

  「喲呵,這位左家小友的眼力到是不錯,這麼快就猜出我們的身份了,你真是左家的種?」

  東天生說完,對面的黑山也是忍不住點了點頭。

  這一幕讓左千秋十分詫異,似乎左家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秘密存在著,就連面前這兩個驚世大妖對左家都報以同等的地位,他對自家那位開國老祖的身份越發的好奇了。

  腳下輕輕一點,幾步之後他便隨意的落在二人旁邊,輕聲說道:

  「左家左千秋,見過黑山妖王、東皇前輩!」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