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女忍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看見我們闖進研究所,那個白衣老頭立即指著我們,嘰里呱啦,情緒激動地叫喊起來。思兔閱讀520官網www.sto520.com

  雖然我們聽不懂日文,但也知道,老頭是在命令那三個忍者阻止我們。

  劉佩佩低聲叮囑我們:「小心那個女忍者!」

  謝一鳴說:「放心,她蒙著臉,看不清她的樣子,我不會被她的美色迷惑的!」

  劉佩佩差點沒被氣死,劉佩佩說:「我不是讓你小心她的美色,這個女忍者穿著紅衣服,級別明顯比那些黑衣忍者更高,她的忍術肯定也更加厲害!」

  「哦?」謝一鳴微微一挑眉頭:「你的意思是,這個女忍者才是最厲害的角色?」

  劉佩佩點點頭:「通常來說,忍者分為三個級別,上忍,中忍,以及下忍。按照他們的習俗,上忍著綠衣,他們一般都是智囊、軍師級別的人物,不會輕易參與行動;而戰鬥力最強的則是中忍,他們屬於執行任務的領頭者,擁有精湛的忍術和強大的戰鬥力,習慣著紅衣;下忍則是這些著黑衣的忍者,他們負責衝鋒陷陣,刺探情報,是對敵作戰的主要力量,也就是忍者裡面的兵卒!」

  劉佩佩的一席話,讓我們不由得對這個紅衣女忍者刮目相看。

  我們剛才在門口斬殺了好幾個黑衣忍者,憑良心講,這幾個黑衣忍者的忍術都很精湛,我們也付出了兩個隊員犧牲的慘重代價,但萬萬沒有想到,這麼厲害的黑衣忍者,也只不過是下忍,那麼中忍該有多厲害呀!

  女忍者緩緩自背後摸出兩把忍刀,這兩把忍刀都很短,約莫只有一寸多長,泛著森冷的寒光。

  女忍者反手握著兩把忍刀,唰唰旋轉兩圈之後,突然對著我們一指,厲聲說了句日語。

  她身邊的兩個黑衣忍者聽令,同時亮出東洋刀,刀鋒貼地,拖著東洋刀朝我們衝上來。

  謝一鳴舉起血飲狂刀,就要迎上去,誰知道,那兩個黑衣忍者竟然在我們的眼前消失了。

  謝一鳴怔怔地舉著血飲狂刀,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滿臉困惑:「媽的,跑哪裡去了?」

  「小心地上!這是遁地術!」劉佩佩突然叫喊起來。

  伴隨著劉佩佩的叫喊聲,但見兩道人影自地下飛出,一人揮刀斬向謝一鳴的後腦,一人揮刀挺刺王偵件的後背心,刀法異常凌厲。

  謝一鳴聽見劉佩佩的驚呼,察覺到後腦勁風聲響,他也沒有回頭,就像跳水一樣,一個猛扎往前撲去,滾入了一張桌子下面。

  謝一鳴的躲避姿勢雖然奇醜無比,但不得不說,他憑藉這個零分的跳水姿勢,竟然成功躲過一劫。

  而王偵件那邊,當東洋刀閃爍著寒光刺向他的時候,他突然轉身,將兩把軍刀架在身前,硬生生擋住了那把東洋刀。

  只聽一陣嗤啦的刺耳聲響,東洋刀跟軍刀摩擦出一串燦爛的火花,王偵件後退兩步,東洋刀的刀尖還是刺入了王偵件的腹部,一縷鮮血從王偵件的腹部流出來。

  王偵件冷冷一笑,突然抬手擲出手裡的兩把軍刀。

  兩把軍刀飛旋著射向那個黑衣忍者,由於距離太近,黑衣忍者來不及閃避,就聽那人發出啊呀一聲慘叫,兩把軍刀齊刷刷插進了他的兩個眼眶。

  黑衣忍者捂著臉倒在地上,王偵件伸手抓住東洋刀,面不改色,用力將東洋刀拔出自己的腹部,一縷鮮血從腹部里噴射出老遠。

  王偵件將東洋刀重重扔在地上,從刀尖上的血跡不難看出,東洋刀刺入王偵件的腹部並不深,只有半寸的樣子。

  「王局,你怎麼樣?」劉佩佩趕緊取出醫藥包。

  王偵件也是剛猛,拿起一瓶止血粉,讓腹部的傷口上一抹,然後將一根醫用繃帶纏在腰上,一連纏了好幾圈,死死勒住傷口,不讓傷口繼續流血。

  王偵件疼得滿頭大汗,但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吭聲,只是緊咬著牙關,連牙齦都咬出了血絲,真可謂是一個硬漢。

  嘩啦!

  寒光一閃,一張桌子被劈成兩半。

  那個黑衣忍者揮舞著東洋刀,繼續追逐謝一鳴。

  當他掄刀劈開桌子的時候,他驚奇地發現,原本躲在桌子下面的謝一鳴,竟然不見了蹤影。

  黑衣忍者突然有些愣神,估計他在想,謝一鳴難道也會遁地術?

  就在這時候,一塊碎裂的桌面板子突然朝黑衣忍者凌空飛來,黑衣忍者豎起東洋刀,擋在自己面前。

  砰的一聲響,那塊桌面板子狠狠砸在黑衣忍者身上。

  與此同時,一道血紅色刀光穿透桌板,徑直將那個黑衣忍者和他手裡的東洋刀,一同劈成兩半。

  血雨紛飛中,謝一鳴滿臉是血的站在那裡,一臉冷傲地說:「老子也會遁地術!」

  謝一鳴瀟灑地揚起血飲狂刀,只見空中的那些血霧,全都被血飲狂刀給吸食了,刀身泛起一抹奪目的血紅色。

  吸食鮮血之後的血飲狂刀異常興奮,一直嗡嗡作響。

  我抬頭看向研究所中央,那個玻璃罩子正在緩緩開啟,白衣老頭和他的助手,已經取出一張特製的網,準備網住玻璃罩子裡面的那個東西。

  雖然不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但我們心裡清楚,這個東西萬萬不能讓小鬼子帶走。

  我濃眉一挑,徑直朝著那兩個小鬼子的專家沖了上去,試圖阻止他們。

  突然,眼前紅影一閃,那個身材姣好的女忍者,橫亘在我的面前,擋住了我的去路。

  女忍者手中的兩把忍刀急速轉圈,然後雙手一揚,兩把忍刀幻變成兩個寒光閃閃的光圈,朝著我凌空飛旋而來。

  那兩把忍刀劃破空氣,猶如流星追月,以極快的速度向我飛旋而來。

  我知道,如果那兩個光圈觸碰到我的身體,肯定會把我切割成碎片。

  這個女忍者一出手,我就明顯感覺到她的戰鬥力跟那些黑衣忍者不是一個檔次,中忍果然是忍者裡面,戰鬥力最強的存在。

  我不敢怠慢,修羅劍揮舞得密不透風,層層劍光將我護在其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