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血神子的過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李公子,好久不見!」

  虛空深處,一陣扭曲過後一道人影緩緩走了出來,不是別人正是北辰風。思兔閱讀STO520.COM

  依舊是身披一件厚厚衣袍,渾身上下裹滿了棉布,殘破布匹,圍的嚴嚴實實的仿佛很寒冷一般,只不過當看見對方的那張臉後,李小白卻是倒吸一口涼氣。

  原因無他,眼前之人的面部太過恐怖,一半是正常的蒼老人臉,依稀可以看出其年輕時必然是一位頗為俊朗的男子,但另一邊的臉龐卻是慘不忍睹,腐爛發臭,釋放著惡臭的氣息。

  其上還有幾條蠕蟲在不斷的動作著,看的人心裡直反胃。

  難以想像,這樣的場景居然會出現在一位活人的身軀之上,記憶之中,唯有死屍才會出現如此症狀,屍體腐爛發臭,長滿蛆蟲,人類居然也能擁有這樣的一張面龐,實在是恐怖至極!

  「北辰風前輩!」

  「你這是……」

  李小白瞪著眼睛感覺很是恐怖,眼前這儒道至聖的形象太過驚悚恐怖駭人,活脫脫長著一張死人臉啊!

  「沒什麼好奇怪的,功法使然罷了,這也是本座數百年來從不以真面目示人的緣由,並非是在意這具皮囊,而是身為儒學大家,讀書人的心中的信仰,絕不能展露如此形象以示人,那樣會讓眾多修士內心的信仰崩塌。」

  北辰風緩緩說道。

  「這是北辰道友當年自創功法,《枯榮神功》所留後遺症,乃是以佛門與儒學結合所創,傳言世尊釋迦牟尼當年在拘屍那城娑羅雙樹之間入滅,東西南北,各有雙樹,每一面的兩株樹都是一枯一榮,稱之為四枯四榮!」

  「當年的如來佛便是在這八境界之間入滅,意為非枯非榮,非假非空!」

  彥祖子在一旁感嘆說道,北辰風的事情不是什麼秘密,他們都知曉,只是同批次知曉的人都差不多死絕了。

  「這是枯榮之法,也是陰陽之道,凋謝與繁華並存,若是能夠推至最高境界,甚至能逆轉生死,我曾親眼所見北辰道友曾經讓一棵樹重新煥發生機,已屬超凡脫俗了。」

  一提簍也是在一旁說道。

  這功法名為枯榮,實則為生死,沒有人能夠掌控生死,那違背天道,因此這北辰風付出了代價。

  「都不過是旁門左道爾,算不得什麼,本想與家師見上一面,卻沒想到仙神界的人如此著急,竟直接出手鎮壓,強行橫渡兩界。」

  北辰風搖首嘆息道。

  「虛空亂流內無人膽敢觸及,被放逐其中只怕從此天人兩隔了。」

  「不過師尊擋住了那隻大手一瞬,對方也耗盡力氣,無法長時間降臨中元界,短時間內,不會再有人強行降臨了。」

  北辰風說道,他似乎對仙神界同樣了解。

  仙神降臨需要耗費難以想像的資源,方才那隻巨手探下背後所消耗的資源力量是一個海量的數字,想要再度降臨需要長時間的大量準備。

  「聽前輩所說,似乎對仙神界很是了解,那血神子口中所述究竟是什麼意思?」

  李小白皺著眉頭問道,血神子的消亡速度太快,留下了太多的謎團沒有解開。

  「師尊也是個苦命人,自認背負天下蒼生命運而活,一生都在為中元界奔波,只是走錯了方向。」

  北辰風席地而坐,取出一把通體散發白色劍芒的劍,當年的殘缺一角真相緩緩揭開。

  「這是師尊曾經的劍,聽聽它的心聲,你們便明白了。」

  ……

  白色劍芒之中透出一道道氣息,在虛空中凝聚成畫面,這是北辰風的記憶,也是血神子的記憶。

  鎮元大仙乃是仙靈大陸最早的一位飛升的讀書人,開創儒學一脈,曾經也有過輝煌時刻,盛極一時,北辰風便是那時接觸了儒學之道。

  虛空中一幅幅畫面流轉,散發著柔和洗滌心靈的白色光芒。

  那是一群孩童,端坐在茅草屋內,一絲不苟認真朗讀著聖賢經典。

  鎮元大仙是一位白衣青年,風度翩翩,正背負雙手,面帶微笑的聆聽書聲,一切都很和諧,他是儒學大家,發誓要帶領天下讀書人走出自己的一條道路,成為與佛道兩家並列的第三大家。

  「師傅,您怕妖魔嗎?」

  北辰風舉起小手天真爛漫的問道。

  「我輩讀書人,修一口浩然正氣,無懼世間一切敵!」

  「古往今來,你可曾見過大儒之事遭受妖魔侵擾?」

  鎮元子淡笑著說道。

  「可讀書人也許手執長劍,殺伐之氣侵染,豈不也是殺生魔頭?」

  北辰風繼續問道,聲音稚嫩,但問題卻很犀利。

  「此劍名為養吾劍,堂堂正正,大大方方,不生陰暗溝渠之地,只沐浴陽光茁壯成長,這便是讀書人的劍,為天下正道正名!」

  鎮元子抽出腰間佩劍,向孩童們展示,這劍甚至沒有開鋒,一柄鈍劍沒有殺伐凌厲之氣,取出來的瞬間眾多孩童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四個大字:「正大光明!」

  這是君子之劍!

  也是早期北辰風與鎮元子的經歷畫面,相識於學堂之上,往後一路跟隨,朝堂之上,市井之間,認真勸學。

  鎮元子的名氣越來越大,於朝堂之上向皇上講學,成為帝師,入宗門之內切磋技藝,入佛門引經據典,辨佛明心,於中元界內自立山頭,另立門戶,周邊群居的修士越來越多,但出走的修士同樣很多。

  原因無他,儒學這條道有些孱弱,前期幾乎建立不出絲毫的優勢,唯有一顆正道之心,養一口浩然之氣,但卻不主殺伐,同境界修為無論碰上哪家弟子都打不過,很是狼狽,除了少數幾個真心喜好儒學經典的讀書人外,幾乎沒多少人真的能堅持下去。

  不過鎮元子卻是不曾理會這些,他還沒走到巔峰,一心鑽研在書海之中,修為日益精進,名聲越來越顯,誰都知道仙靈大陸出了一位活神仙,硬生生走出了一條不同的道。

  問題發生在鎮元子飛升中元界的前一天晚上。

  與往常一樣,他正挑燈夜讀,但所看經文的書卻是倒過來了,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北辰風叩門想要請教一些學問。

  入內卻是發覺師尊似乎與以往有些不大一樣了,身上的浩然正氣有些削弱凋零,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迷茫之色。

  看向他說道:「徒兒,為師以為當今的儒學之道有所殘缺,不夠完整,更不夠正統,經文所述之觀念太過落伍,若是一味的照本宣科,會將人教廢的,我們得完善新的儒學之道!」

  「比如這本書,其上所述大抵都是錯誤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