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秣馬厲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第575章秣馬厲兵

  謝氏看著面前的小女兒,仿佛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她從未想過一向內斂沉默的小女兒,竟能說出這般離經叛道的話。

  小女兒覺得他們重男輕女,事實上卻並非如此。

  謝氏逼得大女兒放棄女子身份,只能以男子身份活在世上。

  她心裡過意不去,覺得虧欠了大女兒許多,所以才會對大女兒格外縱容和關愛。

  但這些事情小女兒並不知道。

  謝氏試圖解釋。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阿漫她其實也……」

  陸琬箐卻不想再聽下去。

  「夠了,我不想再聽您提起兄長,他就是個懦夫。」

  說完她便大步朝著洞外走去。

  謝氏急忙起身:「你去哪兒?」

  陸琬箐頭也不回地回了句。

  「我要去跟親衛們安排反擊的事情,您好好休息吧。」

  說完她便出了山洞,瘦小的身影消失在了濃濃夜色之中。

  ……

  卞自鳴從攝政王這裡領了軍令,率三千精銳悄無聲息地天京。

  他們隱藏身形,一路快馬加鞭趕往隴東郡。

  李寂猜到譽王府要出變故,遂特意派卞自鳴提前帶兵過去。

  僅僅三千人馬肯定是不能跟譽王府正面硬肛的。

  他們此行的主要任務,是守在隴東郡通往東海的兩個大碼頭附近。

  隴東郡靠近海岸,平日裡常有漁民乘船出海。

  因此在海岸邊設有許多碼頭,其中最大的那兩個碼頭,歸譽王府所有,只有譽王府的船隻才能在那裡停靠,普通與漁民的船隻一旦靠近就會遭到驅逐。

  李寂並沒有把譽王府的動作放在眼裡。

  他甚至巴不得譽王府起兵,這樣他才能光明正大地將譽王府解決掉。

  但他擔心譽王府的人會出昏招。

  李寂的指尖點了點輿圖上的一個地方。

  「這裡是隴東郡,再過去一點……」

  他的指尖從海峽上划過,落在一個小島上。

  「這裡有個小小的島國。

  這個國家的人經常會乘船在海上劫掠。

  只要是落在他們手裡的人都下場悽慘。

  他們還曾渡過海峽,登上隴東郡的地界,企圖占領那塊地方。

  好在那時候的譽王身體還算硬朗,直接帶兵將人打得落荒而逃。」

  花漫漫:「您是擔心譽王府的人會勾結這個島國,引外敵入內?」

  李寂頷首:「嗯。」

  如果譽王還好好的,以他的性格和驕傲,必然不會放下身段跟外敵合作。

  但如今譽王快不行了。

  失去他的鎮壓,譽王府內必然會大亂。

  到時候牛鬼蛇神都會冒出來,不得不防。

  花漫漫看著面前的大周輿圖,有些憂慮。

  「一旦譽王府反了,其他藩王會不會也跟著反?」

  李寂卻很鎮定:「不會,那幾個藩王只會在旁邊看好戲,等我們斗得兩敗俱傷的時候,他們才會出手撿便宜。」

  如果那些藩王真能團結一致的話,他們早八百年就聯手跟攝政王對上了,不必等到這個時候還按兵不動。

  一個個都精明得很,生怕多吃一點虧。

  李寂輕勾唇角,揚起一抹鋒利的弧度。

  「我只要一次性把譽王府給解決掉,他們就找不到撿便宜的機會。」

  同時他還能藉此機會敲山震虎,讓那幾個看戲的藩王都認清現實,跟他攝政王對著幹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花漫漫見他胸有成竹,便放下心來,不再過問此事。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李寂每天早出晚歸,秣馬厲兵,安排糧草,隨時都能做好出征的準備。

  雖然他沒有特意聲張,但此時還驚動了中書省。

  鑑於攝政王在眾人心中的暴戾形象,大臣們都以為攝政王這是又要犯病了。

  大家都想過安生日子,不願攝政王再去搞事情。

  於是幾位老臣私下裡一合計,決定去找攝政王談一談,希望能勸攝政王懸崖勒馬,別再興兵役。

  只可惜他們來得不湊巧。

  李寂今兒一大早又出門去練兵了,人不在府中。

  幾位老臣撲了個空,也不願離去,非要留在王府中等攝政王回來。

  高善無法,只能客客氣氣地將人請到花廳里坐著,然後命人送消息去給攝政王,希望攝政王能儘快回來一趟。

  李寂忙著練兵,收到消息也不肯回。

  他還讓人帶話給高善。

  「有事就去找本王屋裡那位,府中任何事情她都能替本王做決定。」

  高善起初還沒反應過來。

  王爺屋裡那位是誰?

  後來想了下才回過味來,如今在王爺屋裡住著的那位不就是譽王世子嘛!

  高善的心情頓時就變得非常微妙。

  他不明白好好一個王爺,怎麼會突然就變成了斷袖?

  難道是王爺因為痛失至愛深受打擊,導致精神錯亂,連性向都發生了變化?

  可就算是王爺腦子不正常了,小世子怎麼也特愛跟在譽王世子身邊?還一口一個娘親喊得特別親熱。

  高善百思不得其解。

  他跑去求見譽王世子的時候,見到自家小世子也在。

  今日是太學的休沐日,李洵不用去上學,早上起來後就一直膩在娘親身邊,一步都不捨得離開。

  最近他天天去上學,都沒時間跟娘親相處。

  如今好不容易休假了,他當然要好好跟娘親親熱一下。

  花漫漫聽高善說明來意,不免腦闊疼。

  那幾位大臣在朝中的地位舉足輕重,如今他們聯袂而來,且擺出一副不見到攝政王就不肯走的架勢,顯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攝政王府不好將人晾在那兒。

  但花漫漫如今身份尷尬,實在不便出面接待客人。

  思慮片刻,她將目光落在了身邊的小孩身上。

  李洵見娘親在看自己,立刻咧開嘴沖她傻笑。

  花漫漫:「你願意陪我去見見那幾位客人嗎?」

  李洵點頭表示沒問題。

  花漫漫叮囑道。

  「等下見到客人後,你不要喊我娘親,要喊我先生。

  別人要是問起來的話,你就說我是你父王請來的,專門負責教授你功課。」

  李洵恨不樂意。

  「你明明就是我的娘親,才不是我的先生呢。」

  花漫漫摸摸他的小腦袋:「你要是聽話,回頭我給你弄好吃的。」

  她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下廚不成問題。

  李洵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來,用力點頭說好,末了還不忘補上一句。

  「只做給我一個人吃,不給父王吃。」

  花漫漫哭笑不得,伸手點了點他的小腦門。

  「好,都依你。」

  (本章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