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婚禮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次日天剛亮,厚重的城門被緩緩放下。

  一隊人馬來到城門附近。

  守門將領看到來者是鎮國公,急忙上前抱拳行禮。

  「末將拜見國公爺。」

  李燎騎在馬背上,身上穿著最普通的衣裳,身後背著個包袱。

  在他身後還跟著二十來個人,全都是這些年跟著他一起走南闖北的兄弟。

  「國公爺這是要出遠門?」

  李燎將隨身攜帶的路引遞過去,道:「奉攝政王的命令前往邊關。」

  守門將領很是詫異。

  攝政王馬上就要登基,鎮國公作為最大的功臣,怎麼會在這個時候被調去邊關?

  也沒聽說邊關最近要打戰啊。

  縱使心裡萬分不解,守門將領也不敢多問,簡單看了下路引,隨即便讓手底下的人將路讓出來。

  李燎騎著馬穿過城門。

  當他跑出去一段距離後,又忍不住勒住韁繩,馬兒隨之停住腳步。

  他扭頭往回望去。

  高大巍峨的城牆,筆直矗立的守城將士,還有來來往往穿行於城門之間的百姓們。

  陽光透過雲層灑落下來,將這一幕映照得閃閃發亮。

  徐義驅使馬兒靠近兩步,問道:「將軍,您真的不要再等等嗎?」

  李燎反問:「等誰?」

  徐義:「郡主。」

  昨天他就讓人悄悄給郡主府傳了口信,柔婉郡主知道鎮國公今日要離開天京,應該會來給他送行的吧。

  即便已經和離,但夫妻多年,多少也該有些情分的。

  李燎收回視線:「她不會來的。」

  徐義勸道:「還是再等等吧,也許郡主正在趕來的路上呢。」

  他的話剛說完,就聽到有人喚了一聲。

  「國公爺請留步!」

  徐義心中一喜,肯定是郡主來了!

  他急忙循聲望去,卻見來人是攝政王府的陳望北。

  徐義心中的驚喜立刻消失得一乾二淨,失望地道:「怎麼是你啊?」

  陳望北騎著馬奔到他們面前,聞言不由得皺眉。

  「你這是什麼話?很不想看到我嗎?」

  徐義趕忙否認:「不是,我對你沒意見,我剛才還以為來的人會是郡主。」

  陳望北:「郡主不會來的,她昨兒陪著寧陽大長公主去了聖光寺祈福,聽說是要在寺中住一段時間。」

  這番話徹底打消了徐義向心中最後一點希望。

  徐義看向李燎,發覺對方眼中流露出了失望之色。

  很顯然,李燎其實也很希望再見柔婉郡主一面。

  陳望北將一個包袱遞過去。

  「這是王妃讓我準備的,裡面有銀票和乾糧,你們帶著路上用。

  王妃還說了,邊關苦寒,你們在那邊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若你們有什麼需要的,隨時都可以派人送信回來,她會盡力幫助你們的。」

  李燎接過包袱:「替我謝謝王妃。」

  陳望北朝他抱拳一禮。

  「國公爺,一路保重。」

  李燎最後看了眼城門。

  此次一別,再見不知是何年。

  他輕輕呼出一口氣,像是將心裡最後那點不舍也一起呼了出去。

  「走吧。」

  他們調轉馬頭,迎著朝陽馳騁而去。

  馬蹄揚起一陣陣的塵土。

  但很快又被清晨的風給吹散了。

  連同他們的背影,也一起消失在了清晨的光輝之中。

  聖光寺的禪房內,檀香繚繞。

  柔婉郡主跪坐在蒲團上,手持毛筆,認真地抄寫經書。

  寧陽大長公主走進來,問道。

  「你真的不要去送送他嗎?」

  雖未指名道姓,但柔婉郡主卻知道母親說的是誰。

  柔婉郡主抄寫經書的動作頓了頓,筆尖的墨汁在宣紙上暈染出一小團黑色。

  她怔怔地看著那個小小的墨團,好一會兒才道。

  「見了會不舍,會難過,不如不見。」

  她放下毛筆,將面前的經文拿起來,隨手揉成一團扔掉。

  見狀,寧陽大長公主忍不住勸道:「只是一個字沒寫好而已,沒必要把整張紙都扔了,多可惜啊。」

  這話也不知道是在說經文,還是在說鎮國公。

  柔婉郡主緩緩地道:「這是用來祈福的經文,一個字都不能寫錯,否則就是不誠心,佛祖會怪罪的。」

  寧陽大長公主嘆了口氣,顯得很是無奈。

  柔婉郡主在禪房內抄了整整一天的經文。

  待到太陽落山之際,她才從禪房內走出來,手裡拿著一疊厚厚的經文。

  她將經文交給寺中的老方丈。

  「勞煩大師幫我將這些燒給佛祖。」

  老方丈雙手接過經文:「這些都是郡主一筆一划抄寫下來的經文,足以可見郡主的誠心,佛祖心中定然欣慰。」

  柔婉郡主:「我有個祈願,勞煩大師幫我轉達給佛祖。」

  老方丈:「您說。」

  柔婉郡主看了看城門所在的方向,緩緩地道。

  「我有個朋友要遠行,可能以後都不會再回來了,我想替他祈福,願他一路平安。」

  老方丈微微一笑:「想必那位朋友對您來說非常重要。」

  柔婉郡主:「我把他看得很重要。」

  可他卻沒有把她看得很重要。

  ……

  三日後,天京城舉辦了登基大典。

  李寂正式登基稱帝。

  整個典禮的過程非常簡單,許多不必要的繁文縟節全都被李寂給刪除了。

  禮部尚書是敢怒不敢言,最後只能捏著鼻子忍了。

  之後沒多久,他又辦了場婚禮,以皇后之禮,正式迎花漫漫進宮。

  這場婚禮辦得遠比登基大典隆重多了。

  花漫漫穿著代表皇后身份的華貴禮服,從忠國公府中出嫁。

  她端坐在精美華貴的花車之中,手持描金卻扇,車輪碾過花瓣鋪成的地面,街道兩旁擠滿了全來圍觀的百姓,悠揚的絲竹聲飄揚在天京城的上空。

  按照規制,花車在宮門口就得停下,然後改換成車輦。

  但守門侍衛早就得了皇帝的命令,直接打開宮門,讓花車光明正大地進了宮。

  馬車在正陽殿前方停下。

  身穿玄黑冕服的李寂屹立於高處,冕旒垂落下來,遮住他的大半張臉,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他揮開身邊侍從的攙扶,親自走下台階。

  禮官想要上前勸阻,這樣做不合規矩。

  但他話還沒說出口,就被皇帝用眼神嚇得一個激靈,老實閉上嘴,不敢再吭聲。

  李寂撩開花車的紗簾。

  他看著車內端坐著的女人,眸光溫柔繾綣。

  花漫漫將描金卻扇往下挪了挪,露出一雙包含笑意得分剪水雙瞳。

  她將自己的手放到了男人的掌心裡。

  李寂笑著道:「以後,你就是我的了。」

  時光一晃,仿佛回到前世,小女孩握住三花貓的爪子,一本正經地宣布。

  「以後,你就是我的了。」

  恢宏的皇宮,盛大的婚禮。

  長滿爬山虎的圍牆,陽光下搖晃著尾巴的三花貓。

  兩個不同的世界,相差千年的時光。

  在這一刻交匯。

  能遇見你,真好。

  (正文完)

  【如果您喜歡本小說,希望您動動小手分享到臉書Facebook,作者感激不盡。】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