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千里傳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趁著青年閉目養神,康節麻起膽子端詳對方。

  越瞅越覺得親切,越瞅越神思恍惚。膝蓋直發軟,心底湧出一股膜拜的衝動。

  老頭兒倒吸一口涼氣,轉移目光,偷偷用攏在袖袍里的手狠狠掐了掐手臂。疼痛襲來,讓他擺脫了近乎「景仰」的迷糊狀態。

  這是道門的精神法術,還是真人天生的威壓?

  親切感該如何解釋?

  軒轅將軍也能令人產生類似的感覺,曾經說過,那是完美戰士在無意之間氣息外泄,召喚夥伴,震懾邪魅。

  仿佛山中虎嘯,百獸惶恐。

  「老,老……老師,不得了了!」

  身後傳來少年的驚叫。

  正浮想聯翩的康節慍怒地轉過身去,一看之下也呆住了。

  梨樹下,白旗揮舞。

  黑棋認輸了!

  這怎麼可能,戰無不勝的阿神大人竟然敗了!!!

  康節揉了揉眼眶,一看再看之後,火燙般轉回身。發現棋盤之上,黑子還牢牢掌握著先行之利,壓根就沒有呈現潰敗的徵兆。

  當然,即使有,以他的水平也看不出。

  待要檢查細節,又頭暈目眩了。

  棋局好像巨大的磁石、漩渦、黑洞,吞噬著一切窺探,讓人集中不了精神。

  少年見老師不吱聲,急得直跳腳,嚷道:

  「我去問一問,肯定搞錯了!」

  「好……吧。」

  兩分鐘後,少年垂頭喪氣走回,帶著哭腔道:

  「黑棋投子了,中盤負。」

  康節聞言,猛地站起,嘴巴大張,瞳孔迸發出狂熱。一時間竟忘記了,對面坐著的是曾經血洗太陽城的道門真人。

  書生與阿神大人之戰,其實是人腦與電腦之戰,人類與機器之戰。

  導師預言的智能天塹,被一個活生生的人突破了!

  信天游睜開眼睛,緩緩站起,輕微一晃差點失去了平衡,趕緊扶住樹幹。這盤耗費了整整三個半小時的棋,每一秒都像走鋼絲,體力與精力的透支太大了。

  「老丈,麻煩告訴我,去往香格里拉的道路。」

  「哪,那……那邊……」

  康節張開的嘴巴半天合不攏,伸手機械地指了指。

  「沿著中間這條主路一直向前,不要拐彎,三十多里後會看到一片大草原……」

  聽完了,信天游拱手致謝。才走出十幾步,卻突然手向後一拂。強勁的氣浪憑空而生,掀翻石桌上的棋盤、棋罐,黑子白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哎呀,幹什麼?千古名局,不,萬古第一神局,就這樣毀了……」

  老頭兒手忙腳亂扶棋盤,哪裡來得及,氣得頓足捶胸。這盤棋,他從頭到尾不敢細看,不可能憑記憶復原了。

  信天游頭也不回,冷冷道:

  「既然是神局,就不應該流傳世間。」

  少年插話道:

  「老師,別管他,收訊處肯定存了底稿。」

  「對對對,快走!」

  康節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心急火燎,朝百步外的房屋一溜煙小跑。

  信天游停下腳步,轉身正告道:

  「等等……如果我所料不差,收訊人在收到認輸消息的同時,一定收到了銷毀底稿的命令。不用講什麼天人了,假如棋譜落入一個聰明絕頂的聖人手裡,也要招惹大麻煩。所以,你們必須忘了這盤棋。」

  老頭與少年站住了,呆若木雞。

  ……

  下午五點多鐘,晚霞在天邊蒸騰,香格里拉的天空依舊明亮。

  信天游悠閒行走在一條小路上,周圍山花爛漫,清香陣陣。

  他沒有急吼吼奔赴大草原,而是找到一個山洞調息了三小時。吃飽喝足,總算恢復了巔峰狀態。

  期間,神秘的「天人」保持沉默,好像無線電台啞了。

  信天游壓根就不相信她有蕩平天下的能力,否則何至於囚禁於地心?龜雖壽算是被天道死死摁在深淵,確實鬥不過老天爺。而這個天人,明顯是被強者鎮壓。

  那個「朕」字聞所未聞,把他雷得不輕。

  也只有通過傳送陣抵達天堂星之後,見到了「襪子」保留的萬年之前影像。神不弄通的「秦始皇」,才口口聲聲不離「朕」。

  信天游強烈預感,即使諸神隕落,「秦始皇」卻可能活著。那貨狡猾得很,絕對不會學雄赳赳的「子路」衝鋒在前。

  假如把地心的天人弄去天堂星,兩個「朕」恐怕要掐得天昏地暗。

  嘿嘿,一定很好玩。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笑出了聲。

  不過,天人的警告,還是要認真對待。

  最了解科學黨的,並不是師父,也不是自己,而是這位不知名的天人。

  她被囚禁於香格里拉的地下,對地面的活動了如指掌。又沒事幹,天天玩推演。十幾年累積下來,啥不清楚?

  突然,悠閒行走的信天游僵住了,望向遙遠的白沙城。

  一瞬間,潮水般的信息湧進了腦海。

  百萬人吶喊,奔突,催促,呻吟……宛如驚濤駭浪。

  驚恐,悲傷,憤怒,絕望,執拗,不屈,昂揚……諸多情緒混雜,匯成了一股浩浩蕩蕩的洪流。

  不好,神龍大陣示警!

  又過了數息,陣靈蒼老的聲音在腦海響起。

  「少主只管安心遠遊,老奴粉骨碎身,一定守好家門。」

  信天游正要詢問出了什麼事,一切又重歸寂靜。

  他皺起了眉頭。

  出發前已經作好了種種安排的,怎麼突生巨變了?

  能夠激發全城恐慌不安的,無外乎兩種情況,大軍圍城或者聖人攻城。

  第一種情況最不可能發生,不用擔心。

  周國除非瘋了,才會反攻友鄰。而夏國要打過來,必須先破了曾周二國的防線。

  聖人攻城則無法預測,有可能發生。

  真人之上不得參與世俗戰爭的禁令,得看針對什麼人。當年白蓮聖后火焚了安南,十萬凡人灰飛煙滅,道門連屁也沒放一個。

  既然神龍連「粉骨碎身」的狠話都講出來了,說明白沙城正遭遇千年以來最大的危機。

  華國一直低調,又有瀟水劍派這個純天然擋箭牌,沒得罪過什麼強者。

  難道團滅道門的南方巡天使者一事,暴露了?

  自從信天游修為精進,徹底融合了封天訣之後,陣靈便視他為主。隨著大陣一一修復,垂垂老矣的「神龍「重新煥發活力,今天講話特別利索。但也只是到此為止,再沒有傳遞任何訊息。

  信天游變成了一頭拉磨的驢,團團亂轉。

  干著急,乾瞪眼。

  他可沒有本事千里傳音,千米還差不多。

  立刻返回白沙,還是繼續前往香格里拉,是一道非常艱難的選擇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