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全文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天氣入秋,有點微涼,屋裡處處都還有著新婚房的痕跡,床上的兩個人都挺安靜的,趙翹側著身子,他挨過來,摟著她,衣衫都輕薄,熱度透過衣服傳遞到肌膚上,沉默了一會兒,許亦嗓音低低:「你身上好香。」

  「是嗎?你也挺香,是用你家的沐浴露。」趙翹臉頰埋在枕頭上,小聲地說。

  他身材高大,她後背像堵著一堵牆,硬邦邦的。

  「是我們家。」許亦說。

  趙翹反應過來,「哦。」

  還不習慣。

  她的手往床邊抓了一下,勾住床笠,身子往外蹭了蹭,腰上的手卻用力,把她拖了回來,許亦:「再往外就摔了。」

  趙翹:「……」

  「睡吧。」許亦的聲音在頭頂響起,在寂靜的房裡顯得格外低沉好聽。

  趙翹抿唇,哎了一聲,「晚安。」

  「晚安。」

  互道晚安後,趙翹半睜眼,低頭掃一眼腰上那隻手,男人的手很大,骨節分明,搭在她的腹部,微微往裡彎,手腕挺大,她想起他戴腕錶的樣子,斯斯文文。

  而且。

  男的皮膚也那麼白。

  趙翹悄悄咳了一聲,手往下蹭了蹭,覆在他的手背上,剛覆上去,就被男人的手抓住,趙翹一愣:「!!」

  他反手抓著她的手,握住。

  趙翹刷地閉上眼。

  我看不見。

  也沒有去握他的手,都是錯覺!

  *

  第二天趙翹睡姿難得沒什麼變化,全被他壓制在懷裡,兩個人醒後,看到這姿勢,沉默了一秒,許亦率先說:「早安。」

  「早安。」趙翹回道,接著身後的男人收回了手臂,起身,那堵牆跟溫度沒了,趙翹後背瑟縮了一下。

  隨後用手扯了下被子,蓋到後背,被子挺薄,一蓋上去,那暖暖的溫度是他剛剛留下的,還帶著一點點的沐浴香味。

  趙翹這才覺得好些。

  她睜開眼睛看,許亦穿著睡衣走進浴室,大約十來分鐘後出來,他往她那兒掃一眼,「還不起?」

  「起了。」趙翹刷地坐起來,掀開被子,拉好吊帶,往浴室衝去。

  洗漱完了,出來,趙翹走進衣帽間,許亦站在鏡子前,正在扣紐扣,趙翹拉開衣櫃,拿了兩條裙子,轉身問:「哪條好看?」

  許亦掀起眼眸,看了一眼,思考了下,「紅色的。」

  趙翹看一眼紅色的連衣裙,點頭,搭在手臂上,然後過去小衣帽間,路過許亦時,她突然伸手,給許亦拉了拉領口,動作自然,還挺認真。許亦垂眸看她,突然伸手,幫她把滑下的肩帶拉起來。

  趙翹一頓,抬眼,望入他漆黑的眼眸。

  兩個人對視著,許亦視線往下,落在她紅唇上,一秒後,他轉開視線,說:「八點多了。」

  趙翹也趕快收回視線,「哦。」

  然後越過去,進去裡面換,換完出來,外面沒人了,她揮了一下手,臉頰有點燙,坐在化妝桌上,上妝。

  等上完妝,快九點,她下樓。

  許亦已經吃完了,坐在椅子上,翻著報紙,並抬起眼眸看她。

  她今日是v字領的紅裙子,裙擺搖曳,加上捲髮,更加明艷動人,許亦停留了幾秒,這才低頭,繼續看報紙。

  趙翹走過去,坐在餐椅上,剝雞蛋,喝牛奶,吃沙拉,視線掃向他手中的報紙,看著後面那一頁。

  許亦察覺了,他把報紙合上,放在趙翹的手邊。

  隨後他起身,走過去拿西裝外套,趙翹翻開報紙低頭看,都是一些時事新聞,尤其是金融這一塊的。

  趙翹在國外主修的就是金融,許亦好像也是一個專業的,他標識了一些專業術語,趙翹都看得懂。

  這人的字體很大氣。

  趙翹想了想,拿起筆,在他的標註旁,加上自己的註解。

  「太太,還要再喝點牛奶嗎?」柳姨一直在旁邊伺候著,趙翹合上筆蓋,拿起紙巾,搖頭:「不了。」

  說完,她起身,走向門口。

  就看到許亦的黑色奔馳已經開出來了,停在門口,司機跟園丁正在幫忙抬一些禮品放進后座。

  許亦靠在車門接電話。

  一身西裝革履,抬眼看到她,錯開身子,拉開車門,趙翹踩著高跟鞋,咔咔咔地走下去,來到他身側,說:「怎麼準備那麼多東西?」

  「也不多,都是給岳父丈母娘的。」許亦手撐在車燈,給她擋著,另外一隻手輕輕挪開手機,顯然是暫停電話,給她開門。

  趙翹抬著下巴,說:「挺會做人。」

  說完,她就彎腰坐進去。

  許亦愣了下,隨即笑了下,接著他關上車門,走向那邊,也開門坐了進去。

  趙翹長腿交疊,看他一進來還講電話,就懶懶地搭著膝蓋,哼著歌,不一會兒,司機洗了手,來到駕駛位開車。

  黑色奔馳啟動。

  開了出去。

  趙家本家跟許亦這別墅離得並不遠,趙家父母跟老人都在家裡等著,都挺緊張的,聽到了車聲,老爺子還站了起來,想去看,被趙父給拉住了,沒一會兒,大門口兩個人迎著太陽走進來。

  新婚夫婦,都很年輕,趙翹一進門,就踢掉高跟鞋,搖曳著裙子衝過去:「爺爺!」

  一把抱住了老爺子,老爺子趕緊站穩,「哎哎哎,回來了嘛。」

  「我想你了!」趙翹摟緊老爺子,撒嬌撒嬌。

  老爺子哈哈笑起來,看向許亦,許亦微微一笑,「老爺子早上好。」

  「早上好。」老爺子點點頭,對這儒雅的孫女婿很是滿意。

  「許亦,過來這邊坐。」趙父招手,兩個人商場上偶爾碰到,沒什麼陌生感,許亦走過去,視線掃一眼還摟著老爺子的趙翹。

  她還挺撒嬌的。

  許亦笑了下,坐在趙父的身側。

  趙母看到外面保姆搬進來的禮品,愣了下,說:「怎麼帶那麼多東西來呢?」

  「也沒多少。」許亦端起茶喝了一口,斯斯文文地應著,趙父拍了許亦的肩膀,「以後不許這麼買了。」

  許亦點頭:「好。」

  趙翹撒嬌完了,拉著老爺子也跟著落座,笑眯眯地挽著老爺子的手,聽著許亦跟父母聊天,許亦這人不單受女孩歡迎,也很受長輩們歡迎,跟他聊天也很舒服,他不是多話的人,很多時候點到為止。

  趙翹之前沒見過他這一面。

  如今一看,覺得他肯定會是那種談判高手。

  趙翹在商場上這幾年,最服氣的就是許亦這種人,她脾氣有時挺爆,需要許亦這樣的人安撫。

  一家人坐著聊了一會兒天。

  午飯保姆一大早就準備午飯,到了快十一點的時候就準備得差不多了,一家人移步到餐桌上,一邊吃飯一邊聊天。吃完飯了休息了一會兒,趙父就讓人開局,拉著許亦要打一圈麻將,許亦挽著袖子落座。

  趙母也跟著落座,老爺子也要插一腳,趙翹來遲了,眼看著位置坐滿了,不得已坐到許亦旁邊。

  許亦看她一眼。

  趙翹踢他一腳,低聲道:「我爸媽都是麻將好手,你別輸得太難看。」

  許亦:「好。」

  隨後,開始洗牌。

  趙翹打牌挺速度的,她邏輯性還不錯,上手就知一二三,但是排起來不太好看,有點凌亂,可許亦就不一樣,他速度也很快,不一會兒排起來就很漂亮,一眼就看清楚需要什麼牌,有條有理。

  趙翹突然覺得。

  他也挺厲害的嘛。

  第一局,許亦胡了,他胡挺快的。

  趙父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哎,這就胡了?」

  許亦微笑:「承讓。」

  趙翹拍手,鼓掌:「好。」

  趙父:「……」

  趙母:「……」

  老爺子:「……」

  許亦看趙翹一眼,她桃花眼裡盛滿笑意,有點兒小可愛,可是那張臉又很漂亮,穿著v領裙子,毫不掩飾自己絕好的身材。許亦看著她的紅唇,遲疑了下,問道:「如果好的話,有什麼獎勵?」

  趙翹大方地道:「你想要什麼獎勵?」

  他挪開了視線,碼著手裡的牌,說:「我想想。」

  「好啊。」

  隨後,第二局開了,這局,許亦再次槓上花。趙家父母跟老爺子還就不信了,嚷嚷著再下再下。

  他們不信邪。

  於是第三局,第四局,全是許亦贏。

  他們三個人光輸給他一個人,趙翹興奮地一個勁地拍手,還抓著許亦的手臂,說:「你真厲害。」

  她突如其來的接觸,令許亦頓了頓,他低聲道:「謝謝。」

  「真棒!」趙翹在父母手底下打麻將,很多時候就是苟延殘喘,如今自己丈夫能贏自己父母,她可開心了。

  許亦問道:「我得再贏幾盤,才能領到大獎勵?」

  趙翹說:「哎呀,你想要什麼獎勵都給!還分什麼大小。」

  許亦放出去一個牌,說:「好。」

  *

  接下來,許亦又贏了七八場後,後面他就開始輸,趙翹眨眼,蒙了,一個勁地給他加油打氣。

  對面的父母跟老爺子贏得滿臉紅光,直到晚飯,許亦贏回來的錢輸回去,還倒輸了幾萬塊。

  許亦拿出最後一點錢放在桌子上,回頭看著趙翹,問道:「之前贏的還能算數嗎?」

  趙翹看他挺可憐的。

  沒想到也就贏了幾場,後面都輸光了,她點點頭:「當然了。」

  許亦笑了笑,拉下袖子,「那就好。」

  吃過晚飯,趙翹抱著老爺子的手表示想留下住,趙父趙母卻不同意,哪有剛結婚就空房的,於是趕也要把趙翹趕回去,說:「家裡離得那麼近,過了這段時間,什麼時候想回來都可以。」

  趙翹愣怔,跺腳:「好吧。」

  趙母說完,又問許亦,「她睡覺是不是挺鬧騰的?」

  一家人都在,趙翹刷地看向許亦,悄悄踢了一下許亦,許亦微笑著道:「不,不會。」

  「是嗎?」趙母跟趙父一臉不信,老爺子則笑得樂呵呵的。

  不一會兒,司機開車過來,一家人送許亦跟趙翹出去,黑色奔馳驅離別墅區,車裡流淌著音樂,許亦問道:「小舅子呢?」

  趙翹:「學校出了點兒事情,昨天趕回去處理。」

  許亦點頭。

  兩個人在后座,一時又安靜下來。

  車子行駛,周邊景物倒退,燈火通明。許亦看她靠著門邊,一副惆悵的樣子,頓了頓,說:「有時間,我陪你回來。」

  別墅是他準備的,買過來已經裝修好了,他對那兒熟悉,可趙翹不熟悉,她可能除了主臥室別的房間都還沒去過。

  想到這兒,許亦伸手,拉著趙翹的手臂,把人拉到懷裡。

  趙翹愣了下,轉頭,對上他漆黑的眼眸。

  他眼底溫和,說:「那套別墅,就是我們的家,你是這個家的女主人,我是男主人,以後你想要做什麼,家裡都隨你折騰。」

  趙翹張了張嘴。

  卻不知該說什麼,有點兒感動。

  他卻沒讓她說什麼,摟著她,趙翹靠著他的肩膀,他身上隱隱有香味,跟她身上的一樣。

  趙翹伸手,也抱住他的腰。

  「你這人那麼好,怎麼沒交過女朋友?」

  許亦:「……」

  *

  回到家裡,趙翹確實比之前要輕鬆很多,趕緊去洗澡,柳姨收拾好衣物,已經在衣帽間裡擺放著了。

  趙翹洗個澡出來,穿著睡裙,擦著頭髮看到許亦站在窗邊翻著雜誌,她走過去,探頭看。

  許亦見狀,把雜誌往她這兒挪了挪,讓她看得更清楚,就是她頭髮有些水珠滴在雜誌上,她又彎著身子,領口敞開,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膚。他輕描淡寫地掃過,一隻手捏成去圈,咳了下,說:「你看,我去洗澡。」

  說完他把雜誌放在窗台邊的柜子上,轉身走向浴室。

  趙翹站在柜子前,一邊擦頭髮一邊看,看了一會兒,她就去吹頭髮,吹完後,又拿著雜誌回到床上靠著看。

  許亦挺愛看這些的。

  書啊,雜誌啊,還有報紙。

  趙翹也喜歡,她翻著,一條腿屈著,一條腿伸直。浴室門拉開,許亦也出來了,他看一眼床邊安靜看雜誌的女人,拐進了書房,去處理一些事情。

  趙翹翻看完了,抬起頭,發現許亦不在,她穿鞋下床,探頭看了眼。

  書房門開著,裡面開著燈。

  哦。

  在書房呢。

  趙翹便沒有去打擾他,回到床上,躺下。

  躺下後,卻覺得身後有點空,她迷迷糊糊地想著,要睡不睡那樣,不一會兒,朦朧的視線看到男人進來,他調低了床頭燈,上床。

  趙翹心想,可以睡了。

  然而下一秒,腰又被摟住,許亦低低的嗓音在黑夜裡跟蠱惑一樣,「睡了?」

  趙翹低喃:「差不多。」

  她察覺臉頰被什麼觸碰,有點迷糊,接著那溫熱的觸感順著滑下她的脖子,他在吻她。

  趙翹猛地去拉自己的睡意,就聽到許亦又道:「我現在想要獎勵。」

  「你,你要什麼獎勵?」話剛說完,身子就被翻了過來,她還在吐話的嘴唇就被吻住,她迷迷糊糊,閉著眼,只覺得舌尖酸軟。溫熱接著順著來到耳邊,男人嗓音很低,像在說悄悄話一樣。

  「這樣的獎勵。」

  「趙翹,明天你會覺得這裡更像家。」

  說著,她察覺到了裙擺肌膚的滾燙,她睜眼,伸手抵著他肩膀,「你趁人之危。」

  「趁老婆的危,是合法的。」他嗓音更低,趙翹仰頭,脖子一片紅暈,不一會兒,她徹底清醒,抓著他的肩膀。

  「許亦……」

  「嗯。」他放輕動作,額頭出汗,低頭吻了吻她,「放鬆。」

  「呼氣吐氣。」

  趙翹順著他的話,一秒後,她額頭也出汗了,震驚地問道:「你怎麼那麼懂?」

  許亦:「看書的。」

  「什麼書?小/黃/書嗎?」

  許亦低笑,「理性學習,不看小/黃/書。」

  作者有話要說:好了,這本文正文番外全部完結!感謝小可愛們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