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7章 必須和我學煉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默唸三遍思兔網址STO520.COM 請問記住了嗎?沒記住的話下章我再問一遍。最好幫我分享到Facebook哦】

  第1827章 必須和我學煉藥

  細杆子只比鐵絲粗了一點,但上面卻密密麻麻串了一長串黑色的米粒。

  「這就是雷果。」

  漁叟盯著米粒,臉上的興奮壓都壓不住。

  看老頭興奮成這樣, 著東西肯定不簡單。

  凌子睿把鹹菜乾記在心裡的同時,也開口問道:「這有啥作用?」

  「能輔你們修煉……是……是個好東西。」

  短短一句話卻頓了兩次,任誰都看得出來,他不想說實話,蕭涼兒暗笑一聲,又指著藥缽,轉移了話題:「那這個呢?」

  漁叟小心翼翼得卷好雷果,又招呼著眾人退開,這才將藥缽拿起,可他並沒有著急替眾人解惑,而是拿著藥缽看向奔雷:「你族長將如此重寶給了你,自然是希望你能好好用它,這個東西不能由老夫開啟,必須得由你來,不過,在你打開它之前,老夫有一個話,必須先問你。」

  難得漁叟這么正經,連奔雷也緊張了起來,他看了一眼蕭涼兒,這才朝著漁叟點了點頭。

  「拜老夫為師,跟老夫學煉藥,你可願意?」

  漁叟正色問道。

  眾人被漁叟這個毫無徵兆的炸彈,炸得一驚,不是看寶貝嗎?

  怎麼還收起徒來了呢。

  奔雷最先回過神來,卻看向蕭涼兒,見她點了點頭,小傢伙這才恭恭敬敬得跪在地上,朝著漁叟磕了三個響頭:「奔雷願拜漁爺爺為師。」

  「老頭子沒那麼多規矩,你磕了這三個頭,就是我土地了。」

  漁叟甩出一道巫力將奔雷扶起,下一刻,卻又在他手指上一割。

  三滴鮮血滴完,漁叟又是一道巫力甩出,奔雷有傷的傷口就立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起來。

  「好了,現在它是你的了。」

  漁叟端著藥缽,遞到奔雷面前,示意道:「甩出一道巫力試試。」

  奔雷聽話得將巫力落到藥缽上, 下一秒,一個足足有臨寶腦袋那麼大的大藥碗『嘭』得一下出現在眾人面前。

  藥碗一出現,立刻慢慢得旋轉了了起來,活脫脫得像個藥鼎,可要說它是藥鼎,卻又不完全像。

  藥缽下面光禿禿的,連個鼎腳都沒有,根本沒辦法在下面點火,蕭涼兒眼尖得看到碗上全是裂紋,只是因為和碗身同色,才不那麼明顯。

  「這些裂紋……難道是壞了?」

  蕭涼兒皺著眉頭看向漁叟,老爺子立刻擺了擺手:「沒壞!至於這些紋路的妙用,你們日後就能知道了。」

  顯擺得差不多了,漁叟就讓奔雷把藥缽給收了起來,來福看著稀奇,好奇得問道:「前輩是看出了奔雷少爺身上的煉藥天賦?

  所以收他為徒?」

  可沒想到,漁叟一聽這會兒立刻把頭搖成了撥浪鼓:「這小子我早看過了,一點兒煉藥的天賦都沒有。」

  「啊?

  那你老為何讓他拜師?」

  來福尷尬得愣住。

  「這不是老頭子看上他手裡的大寶貝了嗎?

  這玩意兒麻就麻煩在必須要認主才能使用,老頭子干不出奪人所好的事兒,自然只能逼他拜師啦。」

  漁叟贊贊自喜得說道:「師父要用徒弟的鼎,天經地義。」

  「那要是奔雷不拜呢?」

  蕭涼兒好笑得問道,可沒想到漁叟一點兒沒覺得不好意思,直接朝著蕭涼兒笑道:「那我可以逼你拜師,他是你乾兒子,就算我半個徒孫,師爺要用徒孫的鼎,也是天經地義。」

  眾人被漁叟這一套謬論震得說不出話來。

  「行了,熱鬧看的差不多了,還不快去修煉?」

  蕭涼兒笑著趕走閒雜人等,只留了奔雷和老頭。

  一股巫力氣盾甩出,蕭涼兒這才坐到地上,笑著看向漁叟:「前輩說吧,為什麼收奔雷為徒,那個雷果又是幹嘛的。」

  「什麼事兒都瞞不住你這個小狐狸。」

  漁叟扁了扁嘴,倒也沒有隱瞞。

  雷果之所以叫雷果,那是因為它的果實有天雷之息。

  「這么小一顆,能有天雷之息?」

  蕭涼兒咋舌。

  「別看它小,這可是貨真價實的雷果,這玩意兒我也只在書上看過,沒想到這輩子還能有機會,見到真的。」

  說起雷果,漁叟立刻滔滔不絕起來。

  「這果實只有天雷的氣息,沒有天雷之威,最多能劈劈人,放放電,就算是普通人被它電一下也只會覺得酥酥麻麻,沒啥影響,但它果實內蘊含的天雷氣息,哪怕微末,卻是不可多得的藥引。」

  藥引?

  什麼藥?

  蕭涼兒仿佛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眼中精光一閃,漁叟會心一笑:「渡劫渡厄能從元嬰一步到出竅境的藥!」

  雷果最重要的不是它的功能,而是它體內那意思微末的雷息,有了這個,漁叟就有把握煉出能幫孩子們突破極限的寶藥,蕭涼兒聽著漁叟的安排,大概明白了他的打算。

  「至於這小子,或許真能練出超越老夫極限的寶藥也說不定。」

  漁叟看著奔雷,少有得有了讚許之色。

  「你剛不還說他沒有煉藥天賦嗎?」

  蕭涼兒一愣。

  「確實沒天賦。」

  漁叟無所謂得聳了聳肩:「但他的氣運天下僅有。」

  「前輩的意思是,因為奔雷身上的異力?」

  蕭涼兒又是一愣。

  「有些話,是時候告訴這個孩子了。」

  漁叟目光清明得看著蕭涼兒,突然開口,蕭涼兒看著奔雷清澈的目光,鄭重得點了點頭。

  沒有人知道光盾里都談了什麼,直到一個時辰之後,蕭涼兒才收回巫力,走了出來。

  奔雷坐回剛才的位置,繼續調息,漁叟興奮得撕開一個又一個瓶子大肆選寶,蕭涼兒撐著手,無聊得烤起了地瓜。

  整整一天一.夜,小傢伙們一邊收集金液一邊把黑石頭捶打成黑色鐵片,在眾人累得連手都抬不起來才終於煉完了整座小山。

  蕭涼兒心滿意足得抱著滿滿三瓶金液,跳到臨寶的背上,招呼眾人出發,前往第二個礦脈。

  雖然黑石頭都被砸成了鐵片片,被眾人打成了一個大包,可重量確實一點兒沒少,臨寶想要抗議,可舔著嘴裡的新牙,又把話給忍了回去,它哪裡知道,自己已經掉進了這個蕭涼兒為他設計好的大坑。

  【章節開始的時候讓你默唸三遍STO520.COM還記得嗎?分享臉書可能有驚喜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