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真好(結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秋風颯颯,將獅子山上的楓林層層染紅,襯得那條潔白的石道猶如玉一樣的耀目。石道上緩緩走下幾個人來,當前的正是謝滿棠與安怡二人,謝滿棠的臉上猶帶了幾分溫柔的笑意,行止之間,他身上所著的玄色錦袍里便依稀露出些鮮艷的朱紅色來。玄色與朱紅色疊加在一起顯得格外協調,襯托得他越發俊朗如玉。

  有美麗的少女經過,看見了他便都羞紅了臉,低眉垂眼地站在道旁靜候他走過,再悄悄地偷看他一眼,美麗的臉上滿是憧憬歡喜之色。

  安怡見狀便瞅了謝滿棠一眼,不明所以地輕笑一聲,扶著腰利索地徑直往下走去。謝滿棠聽得這聲輕笑,神色便有些不太好看,惡狠狠地瞪了那美麗的少女一眼,也不管那少女是否芳心碎了一地,自顧自地背著手不緊不慢地跟在安怡身後往下走,走著走著就加快了腳步,不動聲色地超過了安怡,再擋在她前面慢吞吞地走著。

  山道不寬,他把路堵了,安怡便不能走快,忍不住道:「你做什麼?這樣擋著我的視線,是怕我不會摔跤麼?」

  謝滿棠忙站住了,回過頭來看著她無辜而熱切地道:「我是打算走在前面替你墊背。」

  安怡有些想笑,使勁兒忍住了,板著臉沒吭聲。緊跟上來的蘭嫂卻忍不住出聲了:「百無禁忌!百無禁忌!有些話是不能隨便說的。」說這話實在不應該,不是暗示安怡會從這裡摔下去嗎?安怡懷著孩子,若是從這裡摔下去會怎樣?即便是郡王爺也不該這樣口無遮攔。

  謝滿棠就有些愧疚地笑了笑,將目光落在安怡隆起的腹部,十分滿足又遺憾地輕嘆一聲:「我沒想到。」趁機拉住安怡的手,厚臉皮地纏上去:「為了彌補我方才的過失,讓我扶著我們郡王妃吧。」

  安怡甩開他的手,瞥著他的衣裳再次冷笑了一聲。

  這是醋了!謝滿棠得意極了,這些日子安怡和鄭王妃都只顧著關注她肚子裡的這個小傢伙,根本就忘了還有他這個人也需要關注,縱然是自己的親生骨肉,日子長了也是夠讓人心酸的。何況現在就是這樣的光景,日後生出來還了得?這些話他一個大男人說出來未免太過丟人,但他謝滿棠是什麼人?不過一件衣服就可以解決這事兒。

  安怡哪裡會忍得他打扮得如此風騷,再被其他女人看了去?謝滿棠看著安怡的肚子,有些得意的想,叫你和我爭,叫你和我斗。忽然又聽見安怡冷笑了一聲,便立即回神,十分體貼地再次拉起安怡的手緊緊攥住,柔聲道:「累麼?讓人把滑竿抬過來?」見安怡還是不太想搭理他,便又誇功道:「你不是想吃淞江的鱸魚?雖不在時節上,我也找到了。」

  安怡這才抬眼看向他,低聲道:「小氣。」

  謝滿棠裝作沒聽明白,只是望著她微笑:「你還想吃什麼?」

  安怡道:「我還沒想好,想好了再告訴你。」

  「好。」謝滿棠趁機和她並肩而行,一手擁住她的肩頭,一手握著她的手,小聲道:「要是你今天吃得高興了,夜裡心情會不會好一點?」

  安怡聽到他頗有暗示意味的話,含著笑送了他一個白眼,謝滿棠卻明白了,唇角往上勾起便再放不下來,想起安怡肚子裡的孩子,心就又柔軟了幾分。

  安怡雖然有了近五個月的身孕,身手卻仍然十分靈活,一行人很快就下了山,迎著炊煙往那個建在溫泉上的莊子走去。到了莊子裡,安怡還是有些累了,趁著飯菜未好便躺在榻上稍事休息。謝滿棠見她沉沉睡去,便替她蓋了被子,自己批閱從京中送來的書函。

  蘭嫂走進來低聲道:「郡王爺,崔先生來了。」

  如今崔如卿已經在謝滿棠手下謀了職務,再不是安家的大管事,他既然尋來此處便是有公務在身。謝滿棠不敢耽擱,忙吩咐蘭嫂在一旁看顧著安怡,起身往外去見崔如卿。

  崔如卿的身上早已不見當初麵館老闆的影子,更沒有安家管事的樣子,越發顯得從容淡定,看見謝滿棠來了便躬身一禮:「下官見過郡王爺。」

  謝滿棠對他很是客氣:「坐吧,嘗嘗這才摘下來的秋茶。雖然比不過明前的春茶,但好在足夠新鮮。」

  崔如卿謝過落座,喝過茶才和謝滿棠說起公事來,二人頭對著頭地商議許久才定下了應對之策。謝滿棠見到了飯點,便留崔如卿用飯:「有新鮮的鱸魚,吃了飯再走吧。」言畢就要起身入內去陪安怡用飯,卻不見崔如卿有要告退的意思,便問道:「還有事?」

  崔如卿笑了笑,低聲道:「不過小事罷了。今日刑部行刑,處決人犯,田均等一干人犯抄斬,下官親自去瞧過了,驗明正身。」

  原來是這件事,謝滿棠不以為然地笑笑:「不過小事一樁罷了,郡王妃如今有孕在身,這些瑣事就不要拿去煩她了吧。」

  「下官也是這個意思。」崔如卿又笑了笑,緩緩說出另一件事來:「蜀王前些日子才得到的那位小公子突然急病沒了,蜀王正妃心憂過度,也跟著病了,聽說病得極其厲害,儼然有失心瘋的症狀。打今日起,蜀王府就是朱側妃當家了。」話未說完,便見謝滿棠淡淡地看向他,那目光猶如實質一般,如刀鋒般從他臉上身上刮擦而過,竟似是要生生將他的外皮給剝下來一樣。崔如卿臉上的笑容便僵硬起來,一時不知該將手足往哪裡放才好。

  謝滿棠卻已經收回目光,神色平淡地道:「崔先生聰明能幹,這些內宅陰私之事乃是婦人之事,還是不要把太多精力放在這上頭才好,不然影響了前程可就得不償失了。」言罷起身,穩穩噹噹地走了出去。

  崔如卿僵硬地站著,一直到聽不見謝滿棠的腳步聲才敢放鬆下來,這才發現,冷汗早已將他的背心濕透了。他苦笑著掏出手帕擦汗,心裡頭明白,謝滿棠這是嫌自己多嘴又賣弄聰明,警告自己來著,所以日後,他再不能碰觸安怡的那些事了,該忘的都要忘掉,不該想的都不能想。這一點,他還是能做得到的,方才也不過是想要討好這對夫婦而已。他苦笑一聲,慢慢往外走去。

  謝滿棠緩步走到內院,將近安怡的房前時,聽見裡頭傳來安怡和蘭嫂的對話。

  蘭嫂在怪安怡:「郡王爺始終是郡王爺,他待您再好也是要面子的男人,他那般體貼您寵愛您,您就不該再和他置氣甩臉子,不然他真的生氣了可怎麼辦呢?」

  安怡的語氣裡帶著笑意:「郡王爺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哪裡會和我計較這種小事?孕婦偶爾脾氣古怪也是可以原諒的,他才不會放在心上。」

  安怡果然是很明白他的,謝滿棠微微一笑,打算進去好好夸一夸安怡,下一刻卻聽見安怡陡然壓低了聲音,極小聲地道:「我其實也沒那么小心眼,看到他穿得好看我也蠻喜歡的,還和當初一樣,看也看不夠……」

  謝滿棠的心便又重重地跳了幾下,一如當初剛喜歡上她,渴望她也能同樣回應他一樣的歡喜。他想,他一定要好好地疼愛安怡,即使她做了錯事也要原諒她。

  又聽安怡細聲細氣地道:「我之所以假裝生氣,那是因為他想要我生氣而已。」

  蘭嫂不明白:「郡王爺分明就是想討您歡喜,哪裡又捨得您生氣?」

  安怡就笑了一聲:「你不明白。」

  蘭嫂果然是不明白的,謝滿棠卻明白,原來她早就知道他覺得自己被忽視了,所以心懷不滿,所以故意穿了那衣裳想要引得她吃醋,想要引得她多關注他幾分……謝滿棠突然很生氣,這個狐狸一樣的女人!

  蘭嫂偶然回頭,看到站在門外的謝滿棠,連忙道:「郡王爺回來了,婢子這就擺飯。」

  謝滿棠沒搭理她,目光直直地看著安怡。安怡只在腦後松松結了條辮子,因為有孕而顯得有些圓潤的臉笑意盈盈,她站起身來迎向他:「回來了?」

  謝滿棠瞅了她一眼,很是直接地道:「我剛才都聽見了。」所以你趕緊討好我,不然我真的要生氣了!

  安怡一怔,隨即微笑起來,走過去輕輕抱住他的腰,將臉貼在他的胸前小聲道:「我知道啊。」

  她知道?所以那話是故意說給他聽的?謝滿棠更生氣了,氣呼呼地道:「你放開我!別抱著我,我很累的,你知道不?知道什麼是賢惠嗎?」

  「不放。」安怡笑眯眯地緊緊圈住他,仰頭看著他輕聲而甜蜜地道:「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最愛、最在乎的人始終是你,這一點毋庸置疑,只要你喜歡,我便可以陪你做任何事。這樣夠不夠賢惠?」

  有涓涓暖流緩緩流入謝滿棠的心中,熨燙得他整個人都暖洋洋的,他伸開雙臂,小心翼翼地將安怡和他們的孩子一起擁入懷中,在她的發頂落下一吻,沉聲道:「我知道了。」

  安怡安心地伏在他懷裡,整個人溫暖又放鬆,這一生,她總算是找到了她想要的,真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