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4)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屏幕中的兩個動畫人形,正劈里啪啦地打鬥著,音效聲激烈。

  魏奕旬和陳子萱坐在遊戲機前,情緒高漲的拍打著控制按鍵。

  電玩遊戲廳內,同樣火熱的聲音此起彼伏。他們聽不見老舊的空調嗡嗡作響,更別提書包里的手機震動。

  徐品羽將手機從耳旁放下,轉頭看向斜前方的人。

  她略帶尷尬的說,「我朋友沒接電話。」

  沈佑白只是沉默的看著她。

  儲藏室沒有桌椅,他們各自找了個地方,靠著櫃架坐在地上。

  具體點來說,是幾分鐘前,沈佑白隨意的坐下,而徐品羽顯得手足無措,卻還是主動選擇離他有些距離的地方。

  徐品羽猶豫一下,說,「如果你有朋友還沒走遠的話,可以讓他過來……」

  頓了頓,她語速很快地補充一句,「鑰匙就在門上。」

  沈佑白抿唇盯著她沒有說話,然後低頭手伸到褲袋中摸找著。

  以為他是在掏手機的徐品羽,看著沈佑白捏出個煙盒,她便愣住。

  沈佑白將煙黏在嘴上,用手擋風打了下火機。

  青灰煙霧間的火星,若隱若現。

  他的手臂搭在膝蓋上,微眯著眼,像享受這支煙。

  亦或者,穿過層層繚繞的霧,欣賞薄透的夏季校服下,隱約可見的內衣帶。

  他看見徐品羽放學卻沒有立刻離開教室,而是在尋找著什麼東西。

  然後她和魏奕旬,以及另外一個女生打過招呼,就匆忙從走廊跑過。

  沈佑白想到了下午的時候,徐品羽出現在他教室外的走廊,手裡拿著兩盒新粉筆。

  他只是猜,沒想到猜中了。

  徐品羽不可能知道他在想什麼。

  她只當是沈佑白的朋友都回家了,不好意思麻煩他們回來一趟,而沈佑白也沒有必要向她解釋。

  她這樣捋順思路,多少有點沮喪。

  徐品羽垂眸,勉強的笑著說,「馬上就清校了,保安會每個房間都檢查一遍的,所以,別擔心……」

  她抱起雙腿,下巴快埋進膝蓋間,「……不會在這裡呆太久的。」

  因為,沒敢看向沈佑白。

  所以,錯過了她說出自以為善解人意的話後,沈佑白皺起了眉。

  不過即使注意到他神色鬱悒,徐品羽也會理解為,他果然不願意和她單獨相處。

  等她不由地朝沈佑白看去時,天已經開始慢慢黑下來。

  面對徐品羽的窗玻璃,映著她半個身子的輪廓。

  這是沈佑白第三根煙。

  他手指修長,關節乾淨,肌膚白到病態,青色的脈絡很明顯。

  虛闔的眼睛,沒有塵埃的睫毛,落在下眼瞼一層陰影。

  忽然,他抬眼,與徐品羽對上目光。

  她怔了怔。

  安靜的能聽見貨車碾過減速帶,咯噔咯噔地響過。

  徐品羽慌忙轉回頭,盯著自己的鞋尖,找話說,「幸好晚上還不是很熱。」

  儲藏室沒有空調,窗戶背陽,晚風徐徐,不算涼快但能忍受。

  她專心的傾聽沈佑白的方向,卻沒有任何回應。

  默數十秒,她暗暗深呼吸,整個身子側過,對他說,「我叫徐品羽。」

  沒有關係,就當他是普通同學。

  「雙人旁的徐,三口一品,羽毛的羽。」可她的聲音越說越小,底氣全無。

  沈佑白看著她,微微偏頭。

  怎麼可能當作普通同學。心率過快的徐品羽,放棄了自我介紹。

  但在日光燈下,菸灰抖落在雪白的大理石地面上,格外顯眼。

  她忍不住說,「還是……不要抽了吧。」

  徐品羽一邊留意他的表情,一邊說著,「被保安看到的話……」

  沈佑白緩緩閉了下眼,「那又怎麼樣?」

  冰涼的嗓音,讓她喉間的話生生卡住。

  確實,在這個學校誰里又能拿他如何。

  認識到這點的徐品羽抿著唇,搖搖頭,「應該不會怎樣。」

  晚風夾著些許油煙味。

  腹中空空的感覺,讓徐品羽突然記起,「啊,我是來找……」

  她伸出手在空氣中比劃了個長方形,「你有看見一張,超市的兌換券……」

  可惜話未說完,儲藏室的門先毫無預兆的被打開。

  中年男人穿著身保安的制服,見到他們也是愣了愣,「誒,你們兩個同學,怎麼在這裡?」

  徐品羽急忙站起來,拍了拍裙子,正要解釋,就聽保安喝斥著,「誰在這抽菸!」

  沈佑白不經心的舉了下煙盒,說,「是我,她沒有。」

  先是看了看沈佑白,又將視線停在她身上,男人表情嚴肅的問,「你哪個班的,叫什麼?」

  徐品羽如實回答,「二年K班,徐品羽。」

  他想了想,點頭,「你先回去吧。」

  又盯著沈佑白,語氣不善的說,「你跟我去教導處。」

  那天晚上徐品羽在校門口等了很久,都沒有見到沈佑白出來。

  從遠處看花壇中夾竹桃,在微風中擺動,像一片玫紅色的海。

  第二天,沒有任何記過通知貼出來。

  她當然知道不可能處分沈佑白,但還是有些擔心。

  徐品羽在宣傳欄前站了會兒,事實證明是瞎操心。她轉身離開。

  走過教學樓下的小路,突然聽見一聲,「徐品羽。」

  她停住腳步,順著聲音的方向,抬頭望去。

  沈佑白在二樓的陽台,身前是嵌在牆中的花架,攀附著薔薇科的植物,不知何時綻開的,不及他臉龐撩人。

  徐品羽怔愣間,看他抬起胳膊,往下扔了什麼。

  她條件反射的邁前半步,接住。

  展開紙團,是一張皺巴巴的超市兌換券。

  徐品羽再抬頭,他已經轉身。

  比找到兌換券更開心的是,沈佑白居然記住了她的名字。

  說到底,喜歡的理由,是因為沈佑白在她心裡,從來不是冷漠的面孔。

  恰恰相反,他是溫柔的。

  所以妄想,才有了意義。

  當天徐品羽手裡捏著兌換券,思來想去,捨不得去換掉,還是把它夾進厚厚的詞典里。

  日有所思,於是晚上她做了個夢。

  在教學樓的轉角,徐品羽眼前是個穿著校服白襯衫的人。

  她低著腦袋,「沈佑白同學……」

  終於鼓起勇氣抬頭,直視他的眼睛,說,「我喜歡你。」

  半響,他沒有任何反應。

  徐品羽抿了下唇,才輕聲問,「沒有答覆嗎?」

  沈佑白抬了抬眉,「如果一定要我回應……」

  他想了想,說,「抱歉,我不認識你。」

  又輕輕搖頭,他嘴角扯出蔑意,「更不可能喜歡你。」

  徐品羽睜開眼睛。

  昏暗的天花板,壁燈暖黃色的光暈,被床幔遮住了大半。

  感覺架在她腰上的胳膊收緊了些,然後聽見了一個似乎在半醒間,低沉的聲音,「怎麼了。」

  徐品羽抓著被子蓋過頭,翻身埋進他的懷抱中,委屈的說,「……做了個噩夢。」

  沈佑白閉著眼,呼吸深穩,像安撫小孩般輕輕拍著她的背,「都是相反的。」

  全文完

  喜歡贈我予白請大家收藏:()贈我予白言情888小說更新速度最快。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