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魔術團......(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這同起同落的音浪比想像中的要大太多了,60幾個人在瞬間將笑聲提高到了最大,在這個密閉的空間裡瘋狂迴蕩。

  「咣當!」一聲。

  大廳的門被踹開了,幾名警員快速的衝進來。

  其實按照一般情況下,在偵探與嫌疑人對話的時候,警員是不應該私自闖進來的,但是這突發的笑聲實在是太大了,震得走廊上都聽得見,所以這幾個警方人員也不得不趕緊進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當然,什麼都沒有發生這些人只是在笑而已,幾秒鐘的時間,有的人已經笑的青筋暴起,眼淚直流。

  「幹什麼!都閉嘴!老實點!!!!」

  笑聲中,警員扯著嗓子喊道,後進來的幾個人甚至掏出了警棍。

  然而笑聲又持續了幾秒鐘戛然而止!

  嗯,沒有預兆的戛然而止了。

  然後那一群奇怪的人就又恢復了正常行吧,在周言和林溪的眼裡,這群人可能永遠都不可能被列為『正常人』了。

  林溪到底是見慣了大世面的人,她很快從那滲人的笑聲中緩過了神來。

  「減少搜證的人手,調5個人來這邊,對魔術團里的所有人員進行分開審問,如果有人想要透露關於魔術,兇殺案,或者其他的隨便什麼事情,立刻告訴我。」她用很小的聲音和旁邊的警員說道:「然後準備一個房間,吧團長帶過來,我親自審他。」

  好吧,全團62個人,每個人都要分開審訊,這可是一個極其耗時耗力的工程。

  這次兇殺案只死了一個人,所以警方只派了15名警員過來,會審訊技巧的估計撐死也就六七個人,這要是真的審下來,估計得到明天早上。

  但是工作就是工作,這個魔術團實在是太詭異了,必須要一個一個的來。

  還好,這後台的單間足夠用。

  很快,周言和林溪就找到了一處空出來的房間,這裡就作為審訊室了,而那位團長也被帶了過來。

  頭頂慘白的燈光毫無感情的亮著,林溪坐在椅子上,桌子對面就是團長,周言坐在桌子邊上,這種『黑臉白臉』的審訊技巧在任何時候都適用。

  「姓名?」林溪沒有任何的開場白,直接問道。

  「你們可以叫我團長。」

  「她在問你姓名!不是職業!」周言冷著語氣道。

  「」團長笑著,不發一言。

  這就是審訊的弊端,如果對方不說,那沒人能把他腦子裡的答案扣下來。

  周言往前湊了湊,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在團長身邊低聲道:「老哥,這娘們只是問你姓名而已,我們也不是懷疑你就是殺人兇手,但是她現在正在氣頭上,你就趕緊說了,然後咱們早點結束,你能回家陪老婆孩子,我也能趕緊下班,咱們互相幫助一下,好不好?」

  白臉的標準用法

  可是團長搖了搖頭:「我沒有老婆孩子,我的家就是這個魔術團,你讓我回哪裡去?」

  周言微微皺眉,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怎麼接下這個話茬。

  「嘿嘿嘿。」團長又笑了笑:「還有,如果你們想要從我這裡套出什麼話來,那我勸你們還是早點放棄的好,因為我不會做出任何背叛魔術團的事情。」

  「不是讓你背叛,你魔術團里的一個人死了,我們是在找兇手!」

  「哈哈哈,哪有什麼兇手?我早就說了,這是臻美她自己想到的魔術,我們只是在幫她。」

  「幫她?幫什麼?」

  「幫她完成這個魔術啊」團長用一種理所當然的語氣說著。

  「啊?難道你說,是臻美小姐自己想在這個魔術里死去?」

  「」團長又不說話了,每次一涉及到魔術本身時,他都像是被設置了某種程序一樣,立刻閉口不言。

  審訊足足持續了15分鐘,但是不論周言和林溪用什麼技巧,最終都沒有問出什麼,甚至連團長的名字都沒有問出。

  最終,林溪對周言使了個眼色,倆人走出了審訊室。

  推開審訊室的門

  「媽的,真想抽根煙。」周言鬱悶的只抓頭髮。

  林溪也嘆了口氣,看來她也累得不行,然後她想了想,對門口一直守著的一名警員說:「找個人進去採血,把DNA比對先做了,起碼知道這個老傢伙是誰才行!」

  「好的!」那名警員道:「哦,對了,剛才剩下的審訊人員傳來了消息,就是額就是這個魔術團里的所有人,什麼都沒有問出來。」

  「什麼!」林溪一驚。

  「額,聽起來確實很奇怪,但是那邊也用了很多手段,但是真的沒有一個人透露哪怕一丁點有用的線索。」

  「媽的,這到底怎麼回事?」周言嘟囔著。

  就在這時

  一名搜證組的人匆匆跑了過來:「林偵探,周偵探,搜證已經完成了。」說著,他遞過來一份簡單的報告:「你們說的所有地方都認真檢查過了,能證實你們的推論完全正確,我後台我們也發現了被拆除的假篝火台,這些東西再配合指紋,就能還原整個兇殺案的過程了。

  哦,對了,屍檢的結果也出來了,和你們說的一模一樣。」

  不得不說,警方的辦事效率還是挺快的。

  而且一般的案件到了這個程度,應該就已經接近尾聲了,畢竟手法都已經擺在明面上了,那麼嫌疑人也就很輕鬆的就能鎖定了。

  但是

  周言和林溪卻沒有一丁點的輕鬆。

  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說明,整個魔術團都有作案的嫌疑,並且這個殺人手法也必須要整個魔術團都參與進來才行。

  那這怎麼算?

  60多個人都是嫌疑人?

  這是一個人數巨大的集體殺人事件?

  更讓周言心裡不舒服的是,團長剛才說,這個魔術是臻美小姐自己研發的。

  那如果這麼說的話,難道是臻美小姐自己設計出這麼複雜的手法,來殺死自己,而目的難道就是為了表演一場華麗的自殺秀?

  這他媽的報告怎麼寫?

  難道寫【我們發現了一個都是瘋子的魔術團,由於死者自己把自己玩死了,而剩餘60人全是幫凶,在此申請,將這60多個人全都塞進監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