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繁殖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好像突如其來的悟了什麼。思兔sto520.com

  卻又好像什麼也沒有悟到。

  雙眼直愣愣的看著那些不斷流動著的文字。

  【弗雷多斯.卡爾葛拉】的心靈中,情不自禁的湧現出了一種莫名感覺。

  那是一種極為複雜的欣喜感!

  源自於他的本能!

  本能,在無聲無息的述說著,這個捲軸裡面所記載的那些內容,對自己有著莫大的好處!

  他更能夠隱隱約約的察覺到。

  在自己的腦海最深處,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信息,正在快速萌芽……

  讓他下意識的,便往捲軸裡面投入去了更多的注意力!

  就在他覺得,自己或許快要懂了點什麼之時……

  也是在這個時候。

  一陣未曾掩飾過的聲音,徑直就傳入了他的耳中,被他所清楚的捕捉。

  接著,在簡單的推算了一下,那陣聲音的移動軌跡後。

  【弗雷多斯】也是當即分析出那是其他奴隸的走路聲。

  而且,對方正悠閒的向著此處而來!

  這一刻。

  沒有任何的猶豫與遲疑,在連他自己都驚訝的效率中。

  他果斷的,直接以手腳並用的形式,快速在地上刨動起來,意圖挖出一個坑洞,將手中那散發著微光的捲軸掩埋!

  那種景象,看起來的話,就猶如一隻狼狽的野狗一樣。

  連那摻雜在泥土裡面的堅硬碎石,都無法讓他放緩一絲一毫的速度。

  所以。

  在那快速的挖掘過程中。

  他的手掌,儘管因為長年的勞作早就長了硬繭,輕易間不會破損,卻也還是被尖銳的碎石們劃得鮮血淋漓!

  他那作為【吉斯洋基人】所天然擁有的【心靈異能】,也在此刻發揮出了類似於【靜音立場】的效果,將他此刻這般舉動所發出的動靜都扼殺在了洞穴內部,沒有讓之傳遞出去,引起多餘的注意力……

  很快。

  伴隨著腳步聲的越發臨近。

  一顆看著便傷痕累累的頭顱,顯露了出來。

  在洞穴外面,神色不屑的打量著【弗雷多斯】所居住著的這個狹窄洞穴。

  而那顆頭顱的主人,卻是一個正斜站在洞穴側面的女性【吉斯洋基人】!

  她的穿著,相較於【弗雷多斯】有著質的不同。

  儘管依舊有點破爛,但她穿的卻終究是由金屬與皮毛製成的簡易鎧甲。

  完全和快要衣不蔽體的【弗雷多斯】不存在任何的可比性。

  並且,對方的身軀也不似【弗雷多斯】那般滿是營養不良感,長得極為孔武有力,那誇張的肌肉,就好似健美大賽上那些專門特訓過身材美感的壯漢一樣……

  只是。

  對方現在的眼神,卻是十分的兇狠與不耐。

  看著【弗雷多斯】的目光,那種感覺,就猶如看到了一坨噁心的大便一樣。

  滿是厭惡感!

  對此,【弗雷多斯】非但不會生氣,反而覺得對方無比的可悲……

  因為。

  不同於,只是受到一點心靈烙印影響,依舊保持著獨立意識的【弗雷多斯】。

  做為奴隸監督員的對方,心靈與三觀,早就已經被【靈吸怪】們完全地扭曲與修改。

  【種族】與【生死】,都成為了無關緊要的事情。

  對於她來說。

  【靈吸怪】的意志,就是真神的命令!

  所以。

  儘管她看起來過得比【弗雷多斯】要好很多,但是實際上的話,她可比【弗雷多斯】更慘。

  連個體意識都快沒了……

  「【弗雷多斯】,你今天的任務是挖八十擔石料!」

  基於【靈吸怪】提前設定的性格與記憶,話語之間,她也是充滿了命令式的口吻。

  但【弗雷多斯】卻不敢露出任何的不滿,只能是挺直了腰杆,滿臉恭維的賠笑道:

  「是,我知道了!」

  「我一定完成任務!」

  對此,那名【吉斯洋基人】也是方才稍感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

  「希望你能夠做到那一點,不要讓我失望。」

  「要不然,可就有你好受的……」

  說著話之時。

  她還作勢摸了摸自己腰間別著帶刺的長鞭。

  意思也是不言而喻。

  充滿了威脅感。

  但,不管是她,還是正被她所威脅的傢伙,都認為這只是習以為常的事情而已。

  沒有誰覺得有什麼不對。

  然而,就在她剛想要轉身離去的時候。

  很突然的,她眼角的餘光,驚鴻一瞥的看到了【弗雷多斯】那滿是泥土與血跡的雙手。

  本要離去的身形,也是自然而然的隨之一滯,她面色嚴厲的審問道:

  「你的手是什麼情況?」

  沒有被她的語氣嚇到,【弗雷多斯】不假思索的就恭敬回答道:

  「我之前想抓一隻射鼠來吃,但是一不小心摔在了碎石區,幸好用手掌撐住了身體,要不然估計全身都會是傷痕……」

  說罷。

  他也是踹了踹自己腳邊那還未吃完的血腥食物……

  面對這個答案。

  那名女性【吉斯洋基人】眉頭微微一皺後,神色有些不信的多看了【弗雷多斯】幾眼,卻又沒看出對方有什麼心虛的表現存在,所以只能是再度放狠話道:

  「我就暫且當你說的是實話。」

  「要是,讓我知道你說了謊,你就準備好進入【繁殖所】吧……」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選擇了離開。

  那所謂的【繁殖所】,顧名思義,就是隸屬於【靈吸怪】的奴隸們,繁衍生息的地方。

  只是,那裡可不是什麼瀟灑與享受的地方。

  而是猶如種豬進行配對的場所。

  所有的奴隸們,一旦進了那裡。

  就會被打斷手臂與任何攻擊器官,用以防止他們殺死幼崽。

  且往後的餘生,神志都會被完全摧毀。

  成為一種只有本能的活屍。

  至於他們的幼崽,自然也是會被送到各種不同的場所,按照各個【靈吸怪】的口味進行培養。

  如同是家畜一樣的渡過餘生。

  或許,直到死亡為止,都不會走出籠子……

  相較於他們,【弗雷多斯】現在所做的苦活,多多少少的也算是還有點盼頭。

  最起碼,擁有著一點微不足道的自由,不至於過得完全像是馴養的牲畜……

  所以,面對她的恐嚇。

  【弗雷多斯】也是下意識的感到了遍體生寒。

  心中清楚。

  真要被對方發現了問題。

  不止,自己要受難,自己的子嗣,也將自此過得生不如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