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詛咒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亞美尼亞,特薩夫徳佐小鎮。思兔閱讀STO520.COM

  在老哈希那棟魔法房屋門口的碎石步道中央。

  艾琳娜的魔杖沒入行李箱拉杆凹槽小孔,食指輕輕地點在拉杆上。

  「Valkyrja Operational——」

  忽然閃過一道耀眼的藍光,下一刻,那個看起來方正、笨拙的行李箱直接崩解開來。

  仿佛打開了魔盒,數十塊規整、大小不一的金屬塊漂浮在艾琳娜周圍。

  那些閃爍著金屬光澤、有著讓人著迷的獨特美感的裝甲如同追逐著火光的飛蛾一樣,在艾琳娜身邊盤旋,位於正中心的艾琳娜緩緩飄了起來,宛若在水中那樣四肢放鬆地懸停在了半空中。

  藍白色的金屬裝甲之間連接起淺藍色的光弧,聚合在艾琳娜四周,交織出一張耀眼的電弧光繭。

  隨著光線越來越密集,網格也越來越密,周圍的金屬裝甲也開始延伸變形。

  原本看起來有些誇張龐大的藍白色金屬裝甲逐漸縮小,緊緊地覆蓋在艾琳娜身體各處形成裝甲。

  手臂、大腿、小腹、胸口……

  最後,流線型的裝甲結構從艾琳娜腰間向後延伸,形成兩道宛若刀鋒一樣的飛翼。

  不同於巫師們念動「盔甲魔咒」召喚出來的中世紀盔甲,覆蓋在艾琳娜身體上的藍白色裝甲完美勾勒出女孩的形體,渾然一體的裝甲仿佛從誕生起就屬於天空,看起來輕盈、靈巧而又充滿了力量。

  光芒逐漸散去,艾琳娜緩緩睜開眼睛,湖藍色的眼眸冰冷而平靜。

  阿爾希波夫娜在「魅魔之都」參觀時聽洛哈特提到過這個代表著天命最尖端技術的魔法武裝。

  不過由於當時並不是測試時間,她所能看到的大多僅僅是概念化的草圖,亦或者沒有經過魔法激發的女武神裝甲形態——最常見的當然是巨型金屬掃帚,當然還有附著在模型人偶上的裝甲結構。

  因此,在艾琳娜完全激活「女武神」之前,在阿爾希波夫娜的理解中更接近於戰術外骨骼的東西。

  而直到這一刻,阿爾希波夫娜才終於明白為什麼這款裝甲會被稱作「女武神」。

  艾琳娜輕盈地懸停在半空中,流線型的藍白色裝甲勾勒出她纖細的腰肢和筆直的雙腿。

  半透明的光幕從她臉龐上一閃而過,女孩胸前覆蓋著優美弧線的純白胸甲,刀鋒般的尾翼宛若裙擺一樣向後展開,頭飾上延伸出好似精靈耳朵般的側翼,瀑布般的銀髮在身後分成雙馬尾。

  在幽暗無光的小鎮半空,她仿佛月光化作的精靈女神,聖潔而冷冽。

  「您還有什麼疑惑嗎?阿爾希波夫娜女士。」

  艾琳娜歪了歪腦袋,好奇地輕聲問道,嚇了那名正望著自己發呆的大阿卡納「准」家屬一跳。

  阿爾希波夫娜迅速回過神來,望著「愚者小姐」那雙湛藍的眼睛,認真點了點頭。

  「是的,時間緊迫,但有兩件事必須得提前徵詢您的意見——」

  作為從朗道研究所走出的頂級學者,她見過不少地位顯赫的大人物,而這幾個月來在魔法界的各種見聞更是拓寬了她的心理素質,阿爾希波夫娜的幹練與邏輯清晰,也是她得以晉升A級成員的重要因素。

  至於洛哈特家屬這點……大阿卡納議會還不至於隨意到提拔每個高級成員的伴侶。

  阿爾希波夫娜環視了一下四周,看向艾琳娜語速飛快地說道。

  「關於後續火力支援,以及您的返航信標……」

  休伯利安號隨時可能攜帶著天命集團的外勤幹員抵達,雖說艾琳娜給阿爾希波夫娜臨時進行了戰場指揮的授權,但她畢竟只是一名科研人員,她過去十幾年聽過的戰術大多都是簡單粗暴的蘇式戰術。

  更為關鍵的是,作為一名麻瓜,她也不清楚巫師戰鬥應該怎樣指揮。

  「沒關係,休伯利安號的火力援助只有一個選項,在引導下展開全火力覆蓋射擊。」

  「至於返航信標的問題……」

  艾琳娜嘴角抽了抽,果然,她就知道!

  某個多管閒事的老蘿蔔絕對是泄露了她方向感不好的事情。

  「等到你們從旅館重新回到這裡後,點燃壁爐,選擇一些潮濕的木頭放進去,讓壁爐煙囪上邊飄出來的煙霧足夠醒目就可以了……或許在幽暗的森林之中容易迷失方向,但瓦爾基麗婭是一套飛行裝甲。」

  艾琳娜看了一眼阿爾希波夫娜,指了指客廳中的那個壁爐。

  「在我沒有返程前,儘量確保它一直處於燃燒狀態。」

  「好的。」阿爾希波夫娜鄭重地點了點頭。

  在兩人說話間,天上的烏雲又變得稀薄了幾分,四周不似之前那樣幽暗。

  艾琳娜滑翔了幾秒,在即將沖天飛起時忽然又停下來,取出一個小包丟給阿爾希波夫娜說道:

  「這裡邊存放了一些魔藥,你等會用冷水潑醒那個老巫師後,可以讓他從其中選一些溫和的魔藥稍微恢復一下精力和身體。連續承受兩次昏迷咒,我擔心那位老人家扛不住。對了,在事情結束前,絕對不要靠近那片森林,無論聽到什麼動靜都不要靠近——放心吧,我會把你的『未婚夫』完好無缺地帶回來。」

  阿爾希波夫娜怔了一下,用力地點了點頭。

  「好的。」

  …………

  夜幕下,寂靜的亞美尼亞原始森林幽深而黑暗。

  在潮濕陰冷的樹冠下方,幾間勉強算得上木頭房子的小屋靜靜地佇立著。

  影影綽綽的密林枝葉遮住了本就格外暗淡的星月,讓它們看上去仿佛是藏在陰影中的怪物。

  小屋四周的叢林安靜到了極點,甚至連爬蟲、齧齒動物悉悉索索的聲音都沒有,仿佛這一片區域沒有任何生靈,又仿佛,某些極為可怕、兇殘的怪物正靜靜盤踞在這片領域。

  洛哈特坐在房間椅子上,整個人仿佛從水裡出來一樣,劇烈呼吸著,渾身不自覺戰慄。

  房門近在咫尺,可惜他沒有關上那扇門的資格,在他視線所及之處,或站或坐著數十名狼人。

  所有人靜靜地待著,沒有人開口說話,洛哈特知道他們在期望著什麼東西——如果在月亮升到最高點前他還沒有鬆口,主動提出「治癒狼人」的辦法,那麼等待他的就是一場極為血腥的盛宴。

  「還有,唔,不到一刻鐘時間,洛哈特先生。」

  就在這時,一個嘶啞的聲音重新響起。

  吉德羅·洛哈特椅子對面,一個滿臉滄桑的中年女人取出一塊銀質懷表看了眼。

  「我實在不明白,您難道被古靈閣的妖精們下了詛咒麼?五百金加隆,而且還必須是現金支付,這種東西難道比您自己的生命還要寶貴麼?或許,」

  「」

  ————

  ————

  好耶!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