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再度出現的怪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go-->

  下午五點,回家帶上裝備的源宮乾騎著摩托車,準時到達了安山智乃發來的信息上的地址。記住本站域名STO520.COM

  單腳撐著摩托車,隔著頭盔看著眼前的廉價公寓,源宮乾微微皺起雙眉。

  很明顯,眼前這棟公寓十分的不對勁。

  從口袋裡摸出手機,看了眼時間,以及他與安山智乃最後一次聯絡的對方發來的信息。

  「快來!我又聽到烏鴉叫了!!(16:58)」

  抬頭環視了一圈公寓附近的環境,源宮乾臉上的凝重更重了。

  烏鴉....密密麻麻的烏鴉。

  電線桿、屋頂、臨街圍牆、甚至是公寓的戶外走廊欄杆上,每一處地方都有數量不等的烏鴉停留。

  更令人驚悚的是,出現在源宮乾視線里的所有烏鴉,它們都十分地安靜,一隻叫喚地烏鴉都沒有。

  這簡直是違反所有人認知的一幕。

  烏鴉是動物,動物的叫聲相當於人類的語言,更別說烏鴉還是群居動物。

  世界上沒有一種群居動物會在同族聚集的時候能保持不進行任何的交流,就連人類也是如此。

  可偏偏,被數不盡的烏鴉包圍著的源宮乾,他是真的聽不到鴉群有任何的叫聲。

  除了這點之外,源宮乾還有一個地方十分在意的。

  手掌輕輕按在心口上,低頭看著的他小聲的說道。

  「為什麼會沒有感應?」

  是的,他完全沒有感應到有任何詭秘存在。

  突然,包圍公寓的鴉群似乎得到什麼命令一樣,一瞬間所有烏鴉不管是梳理羽毛、還是到處張望,一隻只都不約而同停下所有的動作。

  並且,它們都統一轉動腦袋、目光統統盯著公寓二樓的一處房間。

  出事了!!

  注意到鴉群異樣的源宮乾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來不及多想,伸手從外掛在摩托車車身旁掛架上的刀盒裡抽出唐刀。

  另一隻手繞到背後,將別在腰間的多功能腰帶上的電擊甩棍取下、拿在手上。

  隨後。

  源宮乾徑直衝進了被烏鴉包圍的公寓裡。

  然而,當他踏入公寓....不,是踏入院門的時候。

  伴隨著劇烈到不適的心悸,出現在他眼前的世界變了。

  不知從何產生的迷霧漸漸包圍了公寓,像是一個由霧氣組成的罩子一樣、倒扣地罩住了整間公寓。

  而身處院子中的源宮乾,他的眼瞳也在迷霧出現的同一時間、浮現出點點星光。

  在星光下,源宮乾視線中的公寓變得十分詭異。

  破碎的玻璃、老舊脫落的牆壁、散發著強烈腐臭味道的深黑色泥土。

  還有被類似鮮血一樣的顏料繪製在牆上的符號。

  果然,出事了。

  用力咬緊後槽牙,抓著不同武器、青筋浮現的雙手因為過於用力的原因,手指漸漸開始泛白。

  「來晚了嗎?」

  牙齒越發的用力咬緊,源宮乾表情開始變得有些猙獰。

  理性思考一下,面對眼前已經詭異到這個程度的神秘,別說只是一個普通人的安山智乃了。

  換作是源宮乾,只憑赤手空拳、沒有任何一點準備的他也是沒有辦法在這種等級的神秘里保證萬無一失。

  可事到如今,源宮乾還有其他選擇嗎?

  更何況,萬一....萬一安山智乃此時還活著,還沒有被神秘扭曲呢?

  所以,選擇就只剩下了一個。

  滋!

  電流聲響起的同一時間,猶如游龍一般的電光藍狐特不足一個呼吸時間裡,迅速地遍布伸縮棍的棍身。

  目前尚未知曉,眼前的公寓裡到底還有多少非人東西的存在。

  而唐刀的燃料只有一罐,源宮乾只能將手裡唐刀的第二種形態-火刀當做殺手鐧來使用。

  不到萬不得已,火刀唯一作用都必須用來應對殺進公寓之後、可能會出現的BOSS。

  在此之前,他遇到的任何東西都只能依靠刀刃的鋒利,以及被自己加強過放電量的戰術伸縮棍了。

  「不能再耽誤時間了。」

  伴隨著話音落下,源宮乾朝著公寓樓邁開腳步。

  剎那間,一根散發著濃鬱血腥味、沒有任何皮膚覆蓋的肌肉觸手破土而出,並且寫將鋒利的尖端對準源宮乾,爆射而去。

  就在尖刺即將要刺中的瞬間。

  早已有所準備的源宮乾立馬停下腳步,上身微微朝身後仰了仰。

  尖銳的觸手與身體擦肩而過,濃郁地讓人反感嘔吐的血腥味衝進鼻子、一路直抵大腦深處。

  然而,即便是如此恐怖得到味道和與死亡擦肩而過的驚恐,這些都絲毫沒有影響到源宮乾本人。

  就連遍布凝重和著急的臉頰上,這次偷襲都沒能讓它出現任何一絲的變化。

  迅速調整握刀的手勢,反手握住唐刀的源宮乾從下而上地揮動長刀。

  泛著冷光的鋒利刀刃瞬間劃破觸手的外表、並毫無阻礙地將觸手砍斷。

  被一分為二的前半段觸手無力的掉落在黑土上,像極了被主人斷去的蜥蜴尾巴一樣不停地在地上扭動。

  而後半段剩餘的觸手則是迅速收回,動作凌厲地縮回地理。

  攻擊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是出現了更多相同的觸手瘋狂地從土裡鑽出。

  這些新出現的觸手一根根地與一開始的那隻一樣,不停地瞄準源宮乾的要害、四肢發起了瘋狂進攻。

  只不過,觸手們的所有攻擊都沒有其他任何的作用。

  反而是被源宮乾用手裡的唐刀,將一根根朝他刺來的觸手砍成來兩半。

  不一會,不知道砍了多少根觸手的源宮乾徹底清空了院子詭異,直到泥里再也沒有新的觸手破土而出,他才抬起腳。

  一步一個血腳印地走進公寓玄關前。

  緩慢謹慎地推開布滿鏽跡的防盜門,仔細觀察了門後情況、確定暫時沒有任何危險的源宮乾戒備地走進了公寓。

  可就在他進樓的下一秒。

  一個熟悉的、散發著濃烈腐臭味的怪異被源宮乾泛著星光的眼眸捕捉到。

  這!這隻東西不是已經被我殺了嗎?

  看著眼前熟悉的沒有五官、只有布滿利齒的嘴巴朝自己嘶吼的怪異漸漸走靠近,源宮乾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難以理解的眼神。

  他....他明明在周六那天晚上親眼目睹了眼前這隻東西化成灰燼。

  而且,源宮乾十分肯定,是他親自消滅的。

  那為什麼,一隻明明已經確認被自己殺死的【怪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這隻東西還活著。」

  「但我能殺得了你一次。」

  將右手拿著的甩棍收好,重新插回原來的位置。

  雙手持刀的源宮乾壓低身子,刀尖對準了嘶吼著揮動兩隻化作鐮刀的手臂的怪異,

  隨後,低聲說道。

  「我能殺得了你一次。」

  「我就能殺你第二次!第三次!直到徹底殺了你為止!」

  話音落下瞬間。

  怪物嘶吼著揮動鐮刀沖向源宮乾。

  而源宮乾雙手用力、緩緩地抬起手中的唐刀。

  在怪物的鐮刀即將砍中自己的一瞬間。

  用力揮下。

  <!--over-->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20.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