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趙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盤圍棋下了近一個時辰,葉寒瑜又是以半子獲勝,他都有些懷疑,這位大舅哥是不是每次都是故意算計著輸給他的,可是看著他面上那遺憾的表情又不太像。寫到這裡我希望讀者記一下我們域名STO520.COM

  原本他還以為讀心術是萬能的誰的心聲都能聽到呢呢,結果,已經有四個人的心聲他聽不到了,現在到了岳父和大舅哥面前好像也不太靈,也不知道是他們的心理活動少,還是這讀心術有些認人。

  一個多時辰的時間,他聽到的兩人的心聲加起來不超過三句。

  「再來一局?」

  葉寒瑜搖頭,「我去看看王妃,差不多該回去了。」

  顧明熙沒動彈,沒辦法,他現在是傷殘人士,腿斷了嘛,葉寒瑜自己去了後院。

  ……

  顧婉寧一直呆坐在椅子上,師傅的本事她是知道的,包括師公,都不是凡人,可像今天這樣的事兒以前從沒發生過。

  相處九年師傅的與眾不同她深有體會,那些從來沒聽說過的吃食,隨口說出的詩句,絕頂的功夫,神級的醫術,樂器伸手就能彈,雕刻鑑賞也是頂級,還有很多很多,顧婉寧覺得一個人就算再聰明也不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將這些都學全。

  記得有一次她問過師傅,師傅的反應很平靜,她說:「當你活成一個老妖怪的時候,自然就什麼都會了。」

  那時師傅明明還不到三十歲,說出這話時卻真的像是活了千萬年。

  可惜這年頭沒有玄幻小說,顧婉寧自然沒聽過什麼穿越重生,更不知道什麼系統快穿。

  連清書,哦,她本名也不叫連清書,連清書只是她在這個世界的名字,她是一名快穿者,穿越過無數個位面,完成原主留下的任務後就會離開,這個世界只是她穿越過的無數位面中的一個,巧的是九年前她偶遇了送饅頭給乞丐吃的小顧婉寧,想著她這輩子都不能生孩子,就收了顧婉寧做徒弟,也是拿她當女兒養的。

  她在這個位面弄了不少的產業,這些她又用不到,乾脆就在大年初二這天送給了自己唯一的徒弟,當作是新年禮物了,沒想到卻引起了徒弟的誤會。

  葉寒瑜推門而入的時候看見的就是正在發呆的顧婉寧。

  王妃平時都是樂呵呵的,人柔和,淺笑盈盈的時候身上似乎都帶著光,就算遇到多麼糟心的事,和她待在一起都覺得那不叫事兒。

  可是現在,她身上竟然充滿了喪喪的氣息,這讓葉寒瑜心裡很不舒服。

  「你怎麼了?」

  顧婉寧抬頭看到,瑩瑩的雙眼中裝滿了濃濃的擔憂,「我收到了師傅的私人印章,心裡有些擔心……」

  葉寒瑜眼神一凝,什麼情況下一個人會把自己的私人印章留給別人?

  怪不得王妃的情緒不對。

  「……別亂想,師傅可能是出遠門兒了,這才讓你幫忙保管印章,用不了多久她就能回來了……」

  顧婉寧遲疑道:「是這麼回事兒嗎?」

  葉寒瑜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答案,「肯定是的,估計要不了多長時間咱們就能收到師傅的消息。現在你什麼也不要亂想,先回宮再說。「

  ……

  三皇子妃今天也回門了,雖然三皇子還在護國寺關著。

  一回到趙家,三皇子妃就被趙家當家家主也就是她的親生父親叫去了書房。

  趙家因為多次給朝廷捐款,早已成為了皇商,地位也有所提升,要不然,德妃也不可能成為德妃,就算她生下三皇子,頂多是個嬪也就到頭了。

  可商人就是商人,再怎麼學,書房的擺設也充滿了商人的氣息,擺放的物件讓人一眼就能看出東西很貴,但別的就沒了。

  三皇子妃到書房後就被罵了個狗血淋頭!

  「你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和瑜郡王妃過不去?

  瑜郡王明明對那個位置沒意思,這樣的人你們不拉攏還要製造矛盾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三皇子妃不服氣的道:「可姑姑不是這麼說的啊~她說,父皇曾經最喜歡的女人就是淑妃,而且老六小時侯可是被人稱做神童的,萬一他只是裝的呢?

  而且父親您沒發現嗎?自從顧氏那個女人嫁給老六後,老六的運氣都變好了,在父皇那裡也掛了號,所以女兒才想壓壓那個女人的……」

  趙牧道:「那結果呢?結果是你被她壓的抬不起頭,被皇上下旨掌嘴十下,你很有臉?」

  三皇子妃頓時閉上了嘴巴。

  趙牧見女兒老實了,他心裡的火氣也壓了壓。

  因為唯一的妹妹早早就進了宮,趙牧對宮中的事所知不少,淑妃當年有多得寵,她生的六皇子到底有多聰明,京中稍微有點地位的人幾乎都聽到過。

  如果不是那個女人早早沒了,如今太子的位置是誰的真不好說。

  「連十三歲的八皇子都有人支持,唯獨瑜郡王,他從不和任何大臣交好,在戶部也就是混日子,淑妃的娘家也早就沒人了,所以,他拿什麼爭?」

  三皇子妃囁喏了一聲,但,趙牧還是聽見了,她說的是:「不還有一個顧獻嗎?」

  趙牧輕嗤一聲,「顧獻不足為懼!他太清高了。

  獨木難行。他光得罪人,卻連一個朋友都沒有,真要有人動他,他連一個回合都支撐不了,也就你把他當回事兒。」

  這話放在別人身上沒毛病,畢竟顧獻一無強大的家族做後盾,二無三兩知交好友互相幫扶,只要稍稍給他使點絆子就得完蛋。

  可趙牧不知道的是,顧獻的靠山是皇上啊~

  只要他一如既往做一個純臣,皇上會是他一輩子的靠山。

  三皇子妃道:「爹,女兒明白您的意思,可女兒就是咽不下這口氣,都是因為她才讓我在父皇面前丟了臉,同為皇家兒媳,憑什麼她要踩我一頭?」

  趙牧這次沒說話,女兒說的也沒毛病,如果不讓女兒出了這口氣,以後她還怎麼在宮中立足。

  「這件事你別管,想對付一個女人還不簡單?對了,你哥哥要參加今年的秋闈,憑他的學問是絕對能高中的,等他進了朝堂,咱們趙家也算改換了門庭,你也算有個依靠。」

  ------題外話------

  求票,求票,求票,求留言!

  。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20.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