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哥的傳說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70章 哥的傳說

  「他們是誰?」

  「我就認識兩個,一個是那個光頭,一個是那個剃青皮的。寫到這裡我希望讀者記一下我們域名STO520.COM他倆一個叫龍二,一個叫龍三。以前都是大哥,後來聽說洗白了,跟了老闆。」蹲在地上的這一位腿實在發麻,索性坐到地上,揉著腿說道。

  「跟了哪個老闆?」

  「這我實在不知道,肯定是有錢的大老闆,要不也不敢用他們。聽您的口音,是從外地過來辦案的吧?」這小子一臉諂媚,見文龍沒理他,又抽了自己一嘴巴:「對不起,我多嘴,我該打。」

  文龍看不得他這副賤模樣,知道也問不出更多,往桌上扔了五百塊錢,轉身走了出去。

  他前腳剛走,地上的人便站了起來,跑到沙發上摸起手機。

  離開車站,文龍給馬松濤打了個電話,將北定山發生的事,以及龍城查到的信息,都敘述了一遍。

  馬松濤也給文龍反饋了一個信息,他們通過王金提供的線索,已找到並控制住了一個女子,綽號「妖艷」,當時正準備離京,再晚一步,人就跑了。但妖艷拒不承認自己就是北方侶使。

  文龍邊走打電話,等抬頭才發現自己走到了一家道觀門口,上面寫著三個大字:呂祖廟。

  呂祖,就是呂洞賓。呂洞賓雖然不是八仙之首,但影響最大,是八仙中擁有獨立廟宇最多的神仙。呂洞賓是三晉人士,與關聖人是同鄉,其在民間的影響力,也與關帝老爺相差仿佛。

  到了門口,即是有緣,文龍買了張票,邁步走了進去。

  此廟甚大,他足逛了有一個小時,才來到後院。今天不是休息日,人煙稀少,後庭院中除了一個老道,就只有文龍一個遊客。

  老道人穿得好似港片中的殭屍道長,只不過一襲黑衣,插著一柄拂塵,正在院中閉目採光。

  嚴格來說,殭屍道長這個職業,不屬於正統道家範疇,或者說不是在籍的道人,而是多種流派糅雜的產物,粵港地區對他們有專門的稱謂,叫做喃嘸佬。

  這個老道,應該是民間散修,在借著此地修行,從其吐納觀聽,並沒有什麼功夫,文龍只看了一眼,便逕自走開。

  下午兩點,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分,曬得人有些冒汗。文龍心靜自然涼,站在一座石碑前的陰影里,觀摩上面的文字,漸漸進入臨在狀態。

  他正全神貫注觀摩碑文,忽然「砰」的一聲,右側肩背同時傳來劇痛,身子不由自主向石碑撞去,如果頭部撞實,必受重傷。

  文龍身體發出自然反應,瞬間向左側旋轉彈跳,讓過石碑,順便將身子調轉過來。

  此時他眼前一片金星,氣息受阻,胸口煩悶欲嘔,右臂提不起半點力氣。強打精神望去,身前站著的,正是剛才那個在院內修煉的老道。此時他已睜開二目,卻是一雙三角眼。

  整個過程如電光火石,不過一秒鐘的光景。老者見文龍居然沒倒地吐血,也吃了一驚,口中不由自主地念叨著:「佛光護體?小兔崽子,學得倒雜。」

  文龍向後退去,迅速與老者拉開距離,口中喝道:「你是誰?」

  老者詭異一笑:「廢話少說。」也不給文龍留說話的時間,就準備趁勝追擊,一舉將文龍斃於掌心。

  文龍此刻雖然極度不適,但受傷程度比當初與支玄同較量時要輕。一方面,今時不同往日,境界更勝一籌;另一方面,他自從修煉空山師伯給的佛光護體功法之後,已有小成,抗擊打能力有所提升。今日雖然受傷,但更多的是筋肉外傷,臟腑只是受了震盪,一時間調理不開。

  文龍沒想到老者斂氣的功夫如此高明,竟然騙過了自己,恐怕其功力遠在自己之上,他不敢戀戰,傾盡全力,掉頭向前院奔去,老者動若奔雷,想堵截文龍的去勢,卻被文龍用少陰疾風加遊刃蝶舞躲過,只得在後面緊緊追趕,二人的距離僅差一個身位。

  一晃之間,文龍已跑到前院,但老者如影隨形,眼看就要追上,這時從前方走來幾個遊人。文龍有著年輕人的驕傲,並未出聲呼救,但速度不減,老者不欲暴露,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文龍不見了蹤跡,冷笑一聲,大搖大擺地走了。

  遊客見他雖然生得面目詭異,但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還以為什麼得道高人,紛紛避讓,有幾個還向其躬身施禮。

  文龍跑出山門,直奔賓館停車場,老者既然能埋伏在呂祖廟裡偷襲他,說明自己的行跡已被人盯上。他來到車邊,右臂依然沒有力氣,只得暫時放棄驅車,取出背包,在賓館旁的藥店買了瓶藥酒,開了個小時房。

  文龍盤坐在賓館的床上,嘗試著用功調息,發現除了右胸氣運不暢外,其他倒還運轉正常,便倒了些藥酒給自己按摩。

  他雖然柔韌性甚好,但受傷位置比較尷尬,自己施藥,牽動筋肉,弄得齜牙咧嘴。正為難時,突然靈機一動,抄起賓館的服務手冊,翻到其中一頁,果然有肩頸按摩。

  文龍按圖索驥,來到賓館的康娛中心。他頭一回來這種地方,心下不免惴惴,當看到按摩的小姐體格結實、一身工裝時,心放下了大半,暗道:看來是個正規場所。

  小姐姐正要翻箱倒櫃,卻見文龍摸出一瓶跌打油。可憐的小姐姐有點近視,也沒看清瓶子上面的字,還以為是傳說中的神油,正要義正言辭地拒絕,聽到文龍說要按肩背,這才鬆了一口氣。就當是客人的惡趣味,只要不超線,隨他的便好了。

  老者打文龍用的是暗勁,表皮上並不顯得青紫,否則小姐姐必然大呼小叫,不敢上手。文龍第一次接受異性按摩,又被小姐姐誇讚一句身材不錯,弄得有些面紅耳赤,突然想起洞天內的失態,暗嘆自己定力還是不足。驀地想起衣映雪,心頭微有些異樣。

  藥店買的藥油實在一般,小姐姐的按摩手法也談不上專業,總之效果差強人意,但聊勝於無。近一個小時下來,右臂總算能勉強活動,文龍回到房間,趁熱打鐵,運氣沖關,隨後閉目養神。

  一覺睡到太陽西斜,馬松濤的電話打了過來。自從加入專案組,馬松濤如虎添翼,效率高了很多,原來郭小鳳和龍二、龍三等人,都是無業游民,但通過其轉帳流水可知,都與龍城某企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該企業因涉嫌非法集資和非法傳銷,早已被當地警方盯上,但目前的證據尚不充足,鑑於該企業規模不小,當地未貿然行動。

  企業的老闆叫林鶴,為人低調圓滑,以前是某國企老總的女秘書,該老總落馬後,她便下了海。當時出於環保大計,三晉關停並轉了很多小煤窯小礦場,很多提前退休的老闆攥著大把現金沒有出口。

  林鶴適時而動,長袖善舞,說動了一批老闆將手中資金交給她的企業打理,自此變成了風雲人物。林鶴長相氣質俱佳,傳言道上有很多人想打她的注意,卻最終都偃旗息鼓,她還借力打力,幫警方破獲了不少團伙,贏得了幾分官面。據馬松濤分析,郭小鳳、龍二龍三等人,很可能就是那時候歸順的林鶴。

  令馬松濤興奮的是,當他拿著雞毛當令箭,用這張照片去詐妖艷,後者竟然上了套,不僅承認了自己就是北方侶使,還招認自己認識林鶴,而林鶴認識安玄德,但林鶴是否大羅門的人,她確實不知情。

  此外,據妖艷所知,林鶴手下像郭小鳳、龍二龍三這樣的人,一共有十個,合成「九龍一鳳」。一鳳是智腦,九龍是頭目,林鶴依靠他們,令覬覦自己的人十分忌憚,並在這些人的幫助下,將業務不斷擴大。

  文龍這次不經意的查找,讓表面上毫無關聯的線索匯聚到了一起,專案組已經匯總當地警方,將林鶴旗下企業非法集資、傳銷的事併案處理。經過最新排查,專案組判斷安玄德已於日前進入三秦大地。

  馬松濤在電話里聽到文龍不時咳嗽,還以為他貪涼受了風寒,調侃了幾句,並告知文龍,他準備近日奔赴三秦,如果文龍屆時也在,別忘了聚聚。

  此刻,距離文龍不足五公里的一間會所內,安玄德正與林鶴喝著茶。

  「你讓大龍哥拿著你的證件和手機,跑到陳倉去幹嘛?」林鶴微笑道。

  安玄德報之一笑:「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說完這句,他岔開了話題:「老師長居南洋,我這些年替老師走南闖北,很是開闊眼界。此外還要謝謝你,將國外的前沿成果分享給我。」

  「一點小事,何足掛齒。」林鶴以茶代酒,和安玄德碰了下杯。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東方文明,西方文明,都是人類的智慧結晶,不僅不可偏廢,還能殊途同歸。據我了解,西方早就開始研究基因改造、人造器官、還有腦機接口、元宇宙,而且都是公開合法的。無論什麼信仰的人,都一樣怕死,都抵禦不了蟠桃和人參果的誘惑。」安玄德微露鄙夷之態。

  (本章完)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20.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