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聚散不由你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林前程到了教室,接著就看到班上座無虛席。寫到這裡我希望讀者記一下我們域名STO520.COM

  「喲,都來齊了啊。」

  林前程道了一句。

  「老班好!」「老班好啊……」

  班上的同學見了林前程都打起了招呼。

  「都好,呵呵……」

  林前程走到了講台上,他掃了一下台下眾人,數了一下,確實一個不差。

  「變化挺大啊, 染了頭髮化了妝,我都快不認識了。」

  林前程此話一出,教室里的同學們都不禁笑了出來。

  「有個性。」

  林前程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也畢業了,我這個班主任也管不到你們了,要是之前, 我非給你們頭髮剃了不可。」

  「哈哈……」

  班裡的氛圍愈發熱烈,蔣成文身旁坐著的韓靜都不禁笑了起來。

  他看著台上一直與同學搭茬的林前程,誰能想到那這個平時凶戾的老師如今竟是這般慈和,但實際上…也不過是在強顏歡笑罷了。

  畢業季也是離別季。

  班上的同學也要奔赴下一個戰場了,日後能再相見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

  這也是大多數人在認知稍微成長一些後經歷的第一次離別。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都會影響著他們。

  林前程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撐在了講台上,說道:「行了……」

  「我帶了你們三年,這三年裡大大小小的事都經歷了不少,我跟你們說過我是第一次當班主任嗎?」

  台下的同學們對視一眼,皆是有些驚愕。

  有同學不解,問道:「老班你不是說我們是你帶過最差的一屆嗎?」

  「不都是這麼說的嗎?」

  林前程擺手笑道:「其實在成為你們班主任之前,我就是個科任老師,再者說那只是平時管教你們的話,實際上……」

  「你們是我帶過最好的一屆。」

  同學們聽到這話都是有些意外,在聽到最後一句話時,鼻子有些酸溜溜的。

  這話中聽,但也不太想聽。

  眾人也意識到了離別的到來,當他們再次走出這個校園, 就徹底告別了高中……

  韓靜看著講台上的林前程, 說道:「老班人挺好的。」

  蔣成文點頭道:「平時蠻凶的,但是卻又很通情達理。」

  韓靜舒了口氣,說道:「不過,我是真不喜歡這個時候啊……」

  「離別嘛,總是要有些儀式感的,為的也是不留下遺憾。」蔣成文說道。

  韓靜看著眼前滿座的教室,說道:「但在很多時候,都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蔣成文扭頭看向她。

  韓靜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神色也很平靜。

  她不是那樣的懦弱的姑娘,只是偶爾想到了些什麼,總會觸景生情。

  想過了也就過去了。

  倒不是像尋常人一樣有什麼說什麼,她大多時候都是憋著,不過如果是蔣成文在身邊,她也會說那麼一兩句。

  蔣成文說道:「聚散不由你我,始終我們都會繼續後面的日子,過去是在警醒我們都要好好活著,這也是我們對過去最大的尊重。」

  韓靜側過頭來看向他,說道:「如果有一天我走了呢?」

  「你還想走?」蔣成文問道。

  韓靜搖了搖頭,說道:「我的意思是,我老死的那一天。」

  蔣成文想了一下,說道:「我會雇幾個人, 讓他們穿上黑西裝出現在你的葬禮上,一句話也不說,讓在場的人都好奇你生平的故事。」

  韓靜噗嗤一笑,說道:「你想法怎麼這麼多啊。」

  蔣成文笑了一下,說道:「那如果我走在你前面呢?比如我出了意外,又或者是一些別的情況。」

  「我會提前給你買好保險。」韓靜說道。

  「然後呢。」

  「等你死了,拿著你的錢去嫖!」

  「你是真惡毒啊。」

  韓靜笑顏滿面,說道:「我哪有這麼壞啊,都是開玩笑的。」

  「我想了想,我大概會打點好你身後的所有事,錢呢我也不要,會留給阿姨,真到那個時候,我估計也不會再找了。」

  「那不是成了寡婦嗎?」

  韓靜說道:「那我就給你守寡!」

  她撐起了下巴,接著說道:「我一個人會很難熬的,所以你一定不要走在我前面,不然…我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蔣成文說道:「不會孤單的,放心。」

  「嗯。」

  韓靜點頭,接著就沒再說什麼。

  她甚至真的想過這個問題,到死的那一天會是怎樣的情況。

  ……

  台上的林前程跟同學們絮絮叨叨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要分開了,話總是說不完的。

  可越說卻越是傷情。

  林前程看著這群孩子,心中總是會升起許多感慨。

  他這第一次做班主任也算是明白了班主任到底是有多難做,這三年他頭髮都掉了不少。

  不過現在看來,還是很有成就感的。

  這一轉眼,就是三年!

  人生又有幾個三年呢。

  老班說道:「本來呢學校這邊是準備了畢業晚會的,但是這兩天有領導臨時過來檢查,所以晚會也取消,我們也只能在班上辦一辦了。」

  「這一下午你們餓了吧,去吃飯吧。」

  「晚上七點,準時集合,就在教室!」

  說完這些時候,老班又嘮叨了幾句。

  倒沒有想像中的潸然淚下,因為老班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沒有說什麼過於傷感的話,因為他也有些無法忍受。

  這是高三畢業生在學校的最後一頓了,依舊是免費,食堂準備了牛奶還有水果,都不少。

  「我得回寢室一下,有點東西沒拿。」韓靜說道。

  蔣成文點頭道:「成,弄完了給我打電話。」

  「好。」

  兩個人在食堂分開,蔣成文也回了自己的寢室。

  白康還有幾位室友正在閒聊,無非是吹著高中三年所見識的牛批,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

  蔣成文後面也被白康拉了進去,絮絮叨叨的總是說個沒完。

  事後另外的室友又去隔壁串寢去了,白康和蔣成文則是留在了寢室里。

  「你倆處的咋樣啊?」白康問道。

  蔣成文問道:「挺好啊,怎麼了?」

  白康吧唧了一下嘴,說道:「那什麼,志文你給我支支招唄,我最近認識了一個女生……」

  蔣成文聽這話明白了過來,說道:「哪裡認識的?」

  「酒吧。」白康說道。

  「啊?」

  蔣成文愣了一下,問道:「你在酒吧找對象?」

  白康說道:「上次不是去玩嗎?我坐在後台無聊,銘子醒了之後我就下場玩去了,然後我隨便找了個地方坐,我以為是隨便坐來著,結果坐人家位置上了……」

  「你說重點。」蔣成文說道。

  白康說道:「反正就這麼聊起來了,之後加了個聯繫方式,經常叫我去酒吧玩,我也去了,一來二去就熟了。」

  「她多大啊?」蔣成文問道。

  「二十一。」白康說道。

  蔣成文眉頭一挑,說道:「你多大啊?」

  「十八。」白康說道。

  蔣成文聽到這話說道:「我懂了,你喜歡姐姐。」

  白康反駁道:「我就是跟她聊的來而已,後面她追我我也沒答應啊!」

  「人追的你?」

  「嗯,她說我挺有趣的,想跟我試試,我不知道怎麼回她。」

  蔣成文看了他一眼,說道:「我感覺你不太玩的過人家。」

  「我也覺得。」

  白康點頭道:「我有自知之明的,沒錢怎麼都玩不轉的,我現在才畢業,哪來的錢啊,不太行。」

  蔣成文點頭,說道:「但是你還沒回復她,其實還是想試試吧?」

  白康砸了咂嘴,說道:「是有點。」

  有點矛盾,但是卻又不矛盾。

  這也是許多人的寫照,明明知道有可能太能行,但還是會抱著試試的態度衝上去。

  不撞南牆不回頭,許多人都是這樣的。

  「她圖你什麼呢?」蔣成文問道。

  白康思索了一下,說道:「大概是……」

  「圖我年紀小吧。」

  「……」

  接著又聽白康說道:「她也沒要我錢,不管是喝酒還是吃飯都是她請客,所以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想跟我談戀愛。」

  蔣成文聽到他這話也明白了過來,說道:「聽你這樣說我也不好妄下定論,不過你要想試試的話那就試試唄,或許人也不一定壞呢。」

  「但也不一定好啊。」白康說道。

  蔣成文問道:「你都這樣說了,那你心裡肯定是有數了,幹嘛還來問我?」

  白康嘆了口氣,沒再說下去。

  蔣成文說道:「你只是想得到我的支持,好讓你的衝動更有說服力一些?對吧?」

  白康愣了一下,點頭道:「差不多吧……」

  蔣成文說道:「我不知道,你自己看著來,談也行,不談也行。」

  「這……」

  白康得不到確切的肯定,他心裡還是有些焦慮。

  蔣成文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再好好想想,我去上個廁所去。」

  他是不太想給白康這樣支持的,畢竟這事沒個定論,人是好是壞也輪不到他來評價,關鍵還是看白康自己的想法。

  反正是什麼結果,他自己承擔既是了。

  白康嘆了口氣,坐在了鋪上暗自發愁。

  談吧,他又害怕,不談吧,他又有點蠢蠢欲動。

  怎麼著都不是個事。

  ——————

  推書:《我打造了神話卡牌》

  好朋友的書,支持一下,感謝眾位了!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20.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