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熟悉的套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默唸三遍思兔網址STO520.COM 請問記住了嗎?沒記住的話下章我再問一遍。最好幫我分享到Facebook哦】

  高水寒怎麼也沒有想到。

  如此糟糕的套路,竟然有一天會被自己給撞上。

  話本里出現過無數次,被無數作者使用的英雄救命的橋段,竟然活生生的讓自己給遇見了。

  胸口帶著一團血漬的護衛,只是陪著昭武姬出去了不過大半個時辰,就慌慌張張的趕了回來。

  「我們遇到了浪蕩子。」

  「對方想要帶走姬娘子。」

  「姬娘子傷了對方,那邊家中來了更多的人,發誓要讓姬娘子為奴。」

  明顯是衝出圍堵,渾身帶上的護衛,顯得有些愧疚的陳述著。

  精蟲上腦的流氓搶奪美女,卻不想被教訓,隨後家中來人要一個交代。

  這是多麼熟悉的腦殘一樣的套路啊!

  怎麼就被自己給撞上了!

  高水寒幾乎是恨的牙痒痒。

  他只是讓昭武姬這個女人出去找一家布莊,沒有讓她出去胡亂釋放她那該死的勾人心魄的魅力!

  不是每個男人都能如他一樣,擁有著極盡的自控能力。

  謙謙君子也從來只存在於人們的口口相轉中,而不見於現實。

  「那女人如今怎麼樣?可知對方是城中哪一家?」

  可是事到臨頭,高水寒只能無可奈何的硬著頭皮接下。

  「姬娘子……」護衛的表情有些讓人捉摸不透:「姬娘子無事……只是對方似乎是城中大族,言稱若是姬娘子不同意為奴恕罪,就要請了碎葉將軍府將她緝拿,賣入長安為妓。」

  「好膽子!」

  聽完之後,高水寒也不知是在誇讚對方的好手段,還是在譏諷,冷聲開口。

  沈夢括心中緊急出營時,宋星交代的要低調行事,不可張揚。

  他趕忙開口勸阻:「郎君,小心行事,萬不可暴露身份。」

  高水寒卻是臉色一沉:「某倒要看看,這碎葉城中哪家敢讓耶耶的女人為奴為婢的!」

  話音剛落,高水寒便已經帶著趕回來報信的護衛,衝出客棧。

  ……

  李家布莊。

  原先因為城外那個不知所蹤的殺人魔王,導致生意蕭條的店面,再一次熱鬧起來。

  數十人,將李家布莊圍了個水泄不通。

  只是這些人,並不是布莊的客人。

  他們手中握著棍棒,甚至有幾人還提著短刀。

  在一名管事裝扮的中年男人帶領下,封鎖了整個李家布莊。

  昭武姬被僅剩下的一名護衛護在身後,目光卻依舊不露緊張擔心之色。

  擋在她身前的護衛,頭上豁著一個口子,胸口上有一處明顯的凹陷。

  李家布莊的夥計拉著掌柜的,想要將這位嚴厲的頂頭上司給拉到後院去,好躲過這場衝突。

  只是,掌柜似乎還算公正正直,站在自家布莊門前,讓外面的人一時僵持不知到底要不要衝進去。

  在雙方之間,先前那個出口成髒的公子哥,已經像是一隻蝦米一樣蜷縮在一起,渾身一顫一顫的,地上暴露著一灘血漬。

  管事滿臉陰沉慍怒,看向擋在店門口的李家布莊掌柜,發出最後的通令。

  「李掌柜,你我兩家在這碎葉城中交往數十年,抬頭不見低頭見,你又何必為了一個不知哪裡來的胡女,惡了兩家的情誼!」

  李家掌柜苦笑著搖頭:「主家的規矩不能壞在某手上,凡是進了李家產業的客人,都受李家庇護。」

  「那我家小郎君的事情,誰給交代?你們李家嗎!」

  李家掌柜心裡已經連連喊冤,低頭看了一眼縮在地上的貴公子,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鄙視,再回頭看向被那打退眼前數十人,護著另一個同伴離去的護衛,及其身後的那個胡女,他又只能無奈的接著苦笑一聲。

  「李家在碎葉城的規矩,立了數十年,絕無壞掉的可能!」

  「那我家就只好親自討要公道了!休怪某去將軍府請人!」

  那管事明顯動怒了,開口威脅起來。

  於是,李家掌柜愈發的苦澀起來。

  對方和李家都是碎葉城中的大族,產業無數,僕役無數,家資豐厚。

  但是對方這些年和碎葉將軍府走動的很是親近,這兩年在城中已經隱隱有壓過李家的勢頭。

  此時拿將軍府來說事,不過是為了讓自己主動將那因色生事的胡女趕出去。

  可是……

  李家的規矩絕對不能壞!

  對方管事見李掌柜態度強硬不願趕人,只得緩和語氣勸說道:「李掌柜的,眼下與你交底,若是往日尋常事,我家敬重李家的規矩,便是如過往一直等在外面也是未嘗不可……

  ……但今天!這是我家太爺最寵愛的小郎君,太爺一刻不願等!誓要將那胡女帶回家中,做成蠟人!」

  「那就讓他去死!」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從街道上傳來。

  管事震怒:「是誰!大膽!」

  這碎葉城中,竟然敢有人讓安家太爺去死。

  當成是活膩了!

  就在安家管事回頭用目光搜尋狂放厥詞之人時。

  高水寒已經帶著人,緩緩的走了過來。

  他看了一眼將布莊堵得水泄不通來勢洶洶的人群,再看向布莊裡面受傷的護衛,和正對著自己擠眉弄眼的昭武姬。

  「你家要將某的婢女做成蠟人?」

  高水寒無懼周圍數十名持械歹人,徑直走到安家管事面前,目光冷厲的詢問著。

  安家管事嗤笑一聲,不屑的看向高水寒:「你小子又是何人,敢觀安家的事?哪裡來的,勸你滾回去!」

  高水寒充耳不聞對方的叫喊,沉聲喝罵:「犬吠!」

  罵完,他就往布莊裡走去。

  途中高水寒微微低頭看了縮在地上的那浪蕩子一眼。

  自家護衛當真是說的收斂了。

  這哪裡只是傷了對方,明明是將對方的命根子都踢斷了。

  也難怪對方會如此的強硬。

  然而。

  這與他何干?

  高水寒走到了護衛面前,無視了昭武姬投來的誘惑眼神。

  「如何?」

  護衛當即抱拳:「回郎君的話,屬下並無大礙。若非要護住姬娘子,外面那些人一個都跑不掉!」

  幸虧現在不需要交稅!

  高水寒拍拍護衛的肩膀,這才看向生出事端的昭武姬,嘆息一聲:「所以說,女人不能長得太好看啊,套路永遠都是一樣的……」

  昭武姬看著對方從進入人群後保持的沉著冷靜,心中不由一陣火熱,只是聽到後半句卻是有些迷惑起來。

  套路是什麼?

  高水寒也不管女人聽沒聽懂,重新轉過身走到李家掌柜面前。

  「李家厚道,這份輕易,某記在心中,日後必定相換!」

  李家掌管眼看高水寒一直無視外頭安家的人,只以為是安西軍中的將門子弟或是有旁的能讓他有恃無恐的身份,自然也不敢怠慢。

  他客套恭敬的抱拳施禮:「我李家的規矩,凡在店中的客人,無論在外有何恩怨,都由我李家庇護,出店則與我李家無關。老朽見小郎君器宇不凡,但碎葉城,安家不好惹。不知小郎君出自何方,尊姓大名?」

  高水寒微微一笑,撒撒手。

  「微末小民而已,不敢尊姓,卻也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安西尚羅利是也!」

  「原來是尚郎君!」

  尚羅利:???

  【章節開始的時候讓你默唸三遍STO520.COM還記得嗎?分享臉書可能有驚喜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