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一刀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默唸三遍思兔網址STO520.COM 請問記住了嗎?沒記住的話下章我再問一遍。最好幫我分享到Facebook哦】

  寶蓮燈前傳-楊二郎:「楊某亦是如此看的..」

  倩女幽魂-樹妖姥姥:「桀桀,期待李七夜前輩裝杯!」

  帝霸大世界。

  李七夜一早起來就扯上南懷仁要去九聖妖門的四周遛躂遛躂。他要看一看九聖妖門還剩下有哪一些底蘊!

  南懷仁是一百個不願意,不管李七夜是白痴,又或者是神經大條,直覺告訴他,李七夜絕對是一個惹事精,跟他走在一起,只怕沒有好果子吃。

  但是,李七夜根本不管他願不願意,轉身就走,這讓南懷仁只好苦著臉跟上去,畢竟這一次為考核而來,在考核之前,李七夜出了什麼事,他也不好交待。

  然而,李七夜兩人剛出門沒多遠,就被人堵上了,堵上李七夜他們兩人的乃是有小天才之稱的外門弟子杜遠光!

  而且,堵住李七夜兩人的不止是杜遠光一個人,還有九聖妖門的十幾個弟子。九聖妖門早就有很多弟子對李七夜不順眼了,只不過一直不好出手教訓他而已,現在有杜遠光帶頭,不少弟子當然樂意跟著來教訓李七夜這種廢物一頓了。

  「原來是杜兄呀,久仰大名,久仰大名。」見到杜遠光一群人來意不善,南懷仁臉色一變,忙是上前兩步,向杜遠光招呼,以示好意。

  杜遠光看都不多看南懷仁一眼,冷冷地說道:「南懷仁,這裡沒你的事,你到一邊涼快去,否則,連你也一塊收拾了。」

  這樣的話讓南懷仁不由臉色一變,但,他是一個長袖善舞的人,還是忍住了,忙是鞠身說道:「杜兄,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呢?」

  杜遠光看都不看他一眼,他冷冷地盯著李七夜,目光寒冷,殺意逼人。

  李七夜也只是瞄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走上去,從容閒定,說道:「好狗不擋路,不想做狗,就滾到一邊去!」

  李七夜這話一出,南懷仁頓時知道壞了,果然,頓時,杜遠光他們的目光可以殺死李七夜。

  「不知死活的東西,洗顏古派這等不入流的門派,也敢在我九聖妖門蹦躂,看來,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一群螻蟻,也敢大言不殘!」一個弟子怒喝道!

  李七夜正要說話,而南懷仁則是死活拉著李七夜,忙是低聲勸李七夜說道:「師兄,算了,別與他們一般見識。杜遠光是九聖妖門重點培養的外門弟子,他是九聖妖門許護法指定的關門弟子,他熬過了今年考核,就會成為九聖妖門的內山弟子。」

  南懷仁這話是提醒李七夜,他們惹不起杜遠光這樣的人物,杜遠光背後可是有九聖妖門的許護法撐腰。要知道,九聖妖門的護法,地位比洗顏古派的長老還要高!

  杜遠光寒光一閃,但,還沒有動手,他冷冷地說道:「我九聖妖門執古牛疆國牛耳,洗顏古派雖然只是小門小派,我們也不會慢怠客人。但是,最近我們兄弟丟了一件寶物。」

  杜遠光這慢吞吞的話卻讓南懷仁臉色大變,他不由說道:「杜兄,這話是什麼意思!」

  杜遠光冷冷地瞥了南懷仁一樣,說道:「沒什麼意思,只是最近我九聖妖門沒有什麼外人,這兩天,也只有你們洗顏古派在此作客!」

  這話再明白不過了,杜遠光是直指洗顏古派的人是小偷,這不是個人的榮辱,這是有辱整個洗顏古派的聲譽,就算南懷仁這種八面玲瓏的人都不由臉色難看到極點。

  「杜兄,請注意言辭!」南懷仁本是想打圓場,但是,事關整個洗顏古派的聲譽,他不可能糊裡糊塗地就此和稀泥!

  杜遠光斜視地看了南懷仁與李七夜一眼,不屑地說道:「注意言辭?洗顏古派已經是破落了,一窮二白,誰又敢保證你們洗顏古派不會被偷雞摸狗之輩混進去。連一個廢物的凡人都能當你們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你們洗顏古派收一些偷雞摸狗的小混混做弟子,也不足為奇!」

  南懷仁被氣得臉色漲紅,這是侮辱洗顏古派,面對這樣的事情,那有一點血性的洗顏古派的弟子都無法忍受。

  「杜兄,我們要見你們的付堂主,不論如何,此事都必須給我們洗顏古派一個交待!」此事關係著洗顏古派的萬古聲譽,南懷仁絕對不會退縮!

  杜遠光是信心十足,冷曬一笑,說道:「見付堂主?南懷仁,不是我不給你情面,就憑你與你們的首席大弟子廢物,還不夠資格見我們的付堂主。嘿,你們洗顏古派只不過是不入流的小門派而已,我堂主足可以封豪雄,如果你們長老求見我們的堂主,還勉強可以,但是,你們還不夠資格,特別是廢物!」說著,他冷冷地盯著李七夜。

  「沒錯,就是,洗顏古派算什麼東西,至於那種廢物的首席大弟子,更是一坨爛泥,呆在我九聖妖門,那是弄髒了我九聖妖門的門檻!」杜遠光身邊的其他弟子起鬨嘲笑說道。

  這樣的事情,對於南懷仁,對於洗顏古派來說乃是奇恥大辱!他被氣得哆嗦。

  唯有李七夜依然是老神在在,他看了看杜遠光,慢條斯理地說道:「這事是你的意思也好,你們堂主護法的意思也罷,這些都不重要。你這姓杜的小子,無非是喜歡你們九聖妖門的傳人,哦,那個叫李顏霜的女子。雖然說,我還沒見過你們心中的所謂神女仙子,不過,那只是你們太短見了。你們九聖妖門的傳人李顏霜想嫁給我,那只是你們九聖妖門一廂情願而已。憑你們九聖妖門的這點地位,你們的神女在我身邊做一個婢女,我還是要考慮考慮的……」

  「……至於你這樣的水平嗎?」李七夜乜了杜遠光一眼,從容地說道:「你這種蠢貨,如果你們的神女還有點天賦的話,還真看不上你這種蠢貨!就算我李七夜看不上的女人,但你這個蠢貨要跟我爭女人,那還不夠資格。哪裡涼快,就哪裡呆著去!」

  「小畜生,你找死,本座就成本你!」李七夜的話頓時讓杜遠光怒氣衝天,厲喝道,瞬間,腦後浮起神光,一把神劍在手。

  「杜遠光,要打架,我奉陪!」李七夜如此大膽的話,讓一肚子怒氣的南懷仁大叫痛快,但,他也知道李七夜還從來沒有修練過,他一下子擋在了李七夜的面前。

  「好,南懷仁,本座先收拾你,再斬了這小畜生!」杜遠光雙目噴出了怒火,在他心目中李霜顏就是無人能及的神女,李七夜侮辱他的夢中情人,比侮辱他還要讓他發狂!

  李七夜緩緩的推開南懷仁,慢條斯理地說道:「懷仁,既然有人要奪我性命,我會親手殺了他的!你看著就是了。」

  「好,好,好!」杜遠光不怒反笑,看著李七夜,狂笑地說道:「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一個學了三腳貓武技的廢物,竟然敢言殺死我這個辟宮境界的修士。那好,本座就給你一個決鬥的機會。」

  「哈,哈……」杜遠光身邊的其他九聖妖門的弟子都不由大笑起來,他們可憐地看著李七夜,有弟子狂笑地說道:「武技戰道法?洗顏古派的人,連最基本的常識都沒有,狂妄無知,真是可悲!」

  李七夜都懶得多看他們一眼,閒定地說道:「也好,決鬥場所見。」他都懶得多說第二句話,立即向決鬥場去。

  「不可——」這把南懷仁嚇壞了,他忙是拉著李七夜,低聲說道:「師兄,萬萬不可,杜遠光已經是辟宮境界擎柱層次,你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沒事,不就辟宮境界嘛,又不是王侯!就算是九聖妖門的王侯,在這裡惹了爺我不開心,一樣把他碾成肉醬。」李七夜淡笑,推開了南懷仁。

  南懷仁一時間都傻了,他第一個念頭,李七夜瘋了!李七夜拜入洗顏古派沒有幾天時間,連最基本的道法心訣都還沒有修練過,他頂多是修練了一手「奇門刀法」而已!

  一個從來沒有修練過道法的人,那怕修練過武技,也不可能挑戰一個修士,武技與道法相比,那是天壤之別,更別說杜遠光是辟宮境界的高手了。

  就在南懷仁發呆的那個時候,李七夜已經走遠了,他的聲音在前方傳來:「姓杜的小子,決鬥場上見。」

  「嘿,無知者,真可悲!」杜遠光森然地說道:「既然你想死,本座就成全你!本座不介意殺雞用牛刀!」

  「杜師兄,你一劍了解他便可。」杜遠光身邊的弟子大笑地說道。

  不管是杜遠光,還是九聖妖門身邊的弟子,在他們看來,一個武者挑戰修士?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武技在道法面前,那是旁枝末稍而已,不足為道!更何況杜遠光乃是辟宮境界的小天才,一劍殺死李七夜這種廢物,那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南懷仁回過神來,不由打了下激靈,他轉身就走,他立即去找他的師父莫護法,不論如何也要保住李七夜。他知道,李七夜與杜遠光動手,那是必死無疑!

  李七夜挑戰杜遠光的消息,在杜遠光身邊的人有意宣傳之下,一下子傳到了九聖妖門許多弟子的耳中。

  「挑戰杜遠光?」杜遠光在九聖妖門之中已經是小有盛名,入門五年,已經是辟宮境界,的確是算得上小天才。這樣的資質,放在洗顏古派,那就是真正的天才弟子!

  就算是先入門的師兄師姐,聽到這個消息,都驚訝,說道:「杜遠光可是許護法看上的弟子,他的金狼體質雖然是後天之體,但可是兇悍的體質,這個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是什麼境界了?」

  有一些剛出關的師兄師姐還沒聽到李七夜的事情,所以,就不由好奇地問。

  「哈,勝師兄,你多慮了,不說洗顏古派這種不入流的門派出不了什麼高手。而且,你還不知道,洗顏古派這個首席大弟子是一個廢物,凡體、凡輪、凡命,他拜入洗顏古派才沒有兩天時間,聽說,只修練了武技而已,連最基本的道法都沒有修練過。」有弟子笑著說道。

  聽到這樣的情況,不清楚李七夜情況的師兄師姐都感到不可思議,一個武者挑戰修士?這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無知者無畏,真可悲。」聽到這樣的話,有師兄搖了搖頭,連去觀看的興趣都沒有,這是毫無懸念的事情,杜遠光一劍就能殺死武者!

  至於一些與杜遠光年紀相若的九聖妖門弟子就為之興奮好事,有弟子大笑地說道:「走,去看杜師兄宰小雞去!洗顏古派的人不知死活,一群不入流的鄉巴佬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挑釁我們九聖妖門,活得不耐煩了!」

  這樣的消息,也一下子傳到了九聖妖門的一些堂主護法的耳中,有堂主護法則是搖頭說道:「這是胡鬧!」

  也有護法別有用心,淡淡地說道:「說不定,這事情是一件好事。殺了一個廢物,沒什麼意思,但是,洗顏古派的無知小輩挑釁我九妖聖門,有辱我九妖聖門,鬧大了,可是要贖人賠罪!」

  這樣的話,讓一些堂主護法不由目光流轉,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了,但是,它可是仙門帝統,傳說,洗顏古派還擁有仙法帝功,對於明仁仙帝的傳承,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三尺,早就有人虎視眈眈了!

  對於今天的九聖妖門來說,就算是護法出手,說不定都能從洗顏古派中奪到帝術,只不過,對於洗顏古派的事情,九聖妖門的妖皇從來沒有表態過,門中的長老也對這事保持沉默,否則,妖皇一聲令下,說不定早就有人動手去搶洗顏古派的帝術,更別談聯姻之事了!

  在九聖妖門的一些中高層各有心思的時候,李七夜已經站在決鬥場中了,不少九聖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都衝過來,湊湊熱鬧。

  對於九聖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來說,宰殺李七夜這樣的廢物,那是毫無懸念的事情,很多年輕一代的弟子,只是想看一看杜遠光如何虐殺李七夜這樣的廢物而已。

  當杜遠光踏入決鬥場的時候,有九聖妖門的弟子大叫說道:「杜師兄,一劍斬了他的頭顱!」

  也有弟子大叫地說道:「一劍斬了他,那太便宜他了。出言辱李師姐,侮辱我們九聖妖門,應該先一劍一劍地割了他的肉。」

  特別是九聖妖門傳人李顏霜的愛慕者,聽說李七夜出言辱李顏霜,更是憤怒的恨不得把李七夜千刀萬剮!

  「犯我九聖妖門者,必誅之。杜師弟,不急著殺死他,先斬了他的手腳,讓洗顏古派來贖人!讓中大域,乃至整個帝疆的人都知道,與我們九聖妖門為敵,是沒有好下場的!」也有師兄開口說道。

  一時之間,九聖妖門的弟子不由叫囂,在他們眼中,李七夜只不過是砧板上的肉而已,任由杜遠光宰殺。

  在決鬥場中,李七夜乜了杜遠光一樣,說道:「你們九聖妖門的弟子都是銀樣蠟槍頭嗎?只會嘴上叫嚷嚷的?」

  「無知的小畜生,本座第一劍必把你釘在地上!」杜遠光臉色一冷,森然地說道。

  李七夜根本就沒當作一回事的模樣,悠然地說道:「要動手就快點,別浪費我的時間。」說著,他已經是左手反握短刃,直指杜遠光,說道:「出手吧。」

  「受死!」李七夜如此的邈視,把杜遠光給氣得直哆嗦,他乃是一個小天才,今天竟然被一個武者看不起?狂怒之下,一劍破空,劍如奔雷,凌厲霸道,一劍直刺向李七夜的心臟,這一劍充滿了杜遠光的憤怒!

  李七夜不退反進,一步踏上,左手刀宛如靈蛇一樣,瞬間一纏,一下子拉偏了杜遠光的長劍少許。

  「噗——」的一聲,石火電光之間,一劍雖然沒有刺中李七夜的心臟,但是,一劍瞬間刺穿了李七夜的左肩。

  「螻蟻——」杜遠光冷笑,但是,聲音瞬間嗄然而止,在一劍刺入李七夜的左肩瞬間,李七夜的右腕動了一下,無聲無息,石火電光之間,連杜遠光都沒有看到李七夜的右手刀已出!

  「好——」這一刀太快了,玄奧無比,刀軌根本上看不見!而九聖妖門的弟子看杜遠光一劍刺穿李七夜的左肩,都不由為之喝采。

  而就在這個時候杜遠光的喉嚨已經沁出了一縷的鮮血,身體向後倒去,然而,李七夜兇狠無比,剎那之間,兩把奇門刀脫手而出。

  「劍下留人——」在杜遠光的長劍刺穿李七夜的左肩的時候,南懷仁終於把莫護法拉來了,莫護法遠遠看到李七夜左肩被刺穿,大叫一聲!

  「噗——噗——」然而,在杜遠光身體倒地剎那之間,兩把短刃以玄妙無比的變化交錯而過,瞬間切過了杜遠光的身體,當杜遠光的身體倒在地上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被切成了五塊,摔在地上,鮮血流得一地都是。

  「手下留情——」莫護法趕來欲救人,但是,一到決鬥場,這話是嗄然而止。

  杜遠光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樣死的。他又怎麼知道,李七夜的「奇門刀」乃是曾經被明仁仙帝打磨過的刀法,就算是隨手打磨,也是可怕到無與倫比。仙帝打磨過的武技,這是何等的可怕!就算不能與帝術相比,那也不是一般的道法所能相比的!

  更可怕的是,李七夜明悟這刀法的最終極奧義,萬古以來,除了明仁仙帝之外,也就剩下李七夜知道這刀法的終極奧義了!要知道,如果這刀法修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之時,可斬王侯!

  輕視李七夜的杜遠光在大意之下,根本就躲不過這玄奧無雙的刀法!一刀致命,這是李七夜以一劍穿肩換來的。

  一時之間,整個決鬥場是一片寂靜,所有的嘲笑聲是嘎然而止,所有人都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幕!

  南懷仁嘴巴是張得大大的,他拖來救兵,就是要救李七夜一命,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李七夜竟然一刀把杜遠光分屍了,武技殺死修士,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李七夜是高手了,但是,李七夜卻偏偏不是高手!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聊天群內。

  大王饒命-呂樹:「痛快,雖然早就想到了,但是還是感覺痛快!」

  【章節開始的時候讓你默唸三遍STO520.COM還記得嗎?分享臉書可能有驚喜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