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四方來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默唸三遍思兔網址STO520.COM 請問記住了嗎?沒記住的話下章我再問一遍。最好幫我分享到Facebook哦】

  木葉村。

  一座高塔上,沒有穿平日的白色風衣,一身忍服打扮的猿飛默默注視著森林方向,有暗部忍者在塔中出現。

  「火影大人,前方來報,發現大量岩忍、砂忍、雲忍、音忍的蹤跡,是否要向大名府求援?」

  「呵呵,不必,記住,這是忍者間的爭鬥,不是國戰。」

  「明白。」

  「霧忍那邊的動向呢?」

  「還是老樣子,忙著內鬥。」

  「照美冥這小輩不錯,很沉得住氣,得提醒小綱手,要想辦法打壓打壓。」

  「綱手大人?您...」

  「下去吧,守護好村民,記住木葉的意志。」

  「是。」

  煙霧升起,暗部忍者消失,白髮老頭喃喃自語。

  「該來的終究要來,我這把老骨頭也是時候休息了...」

  楊逸影不再管什麼中忍考試順利進行的問題,運氣目力一通搜尋,看到了高塔上的老頭兒。

  連續兩個縱躍,楊逸影出現在高塔看台上,老頭兒背著手轉身。

  「月,有什麼情況?」

  「大蛇丸來了,就在森林中。」

  猿飛點點頭,直接從台牆邊躍下,他個人可以償還一些積年恩怨,可不願一輩子所守護的木葉遭受厄難。

  楊逸影向下望去,木葉村同屬執行者們基本都聚集在靠東邊,中忍考試最終本選考場就在那邊,這是前夜會面所得成果。相較於付出生命,扣除陣營貢獻值他們可以承受,面對難度上限都是問號的任務大家不敢怠慢。

  鐵之國,某村莊。

  木葉陣營的執行者風鷹杜克端起一杯熱騰騰的茶湯,愜意地呷了一口。

  主線任務和試煉支線都已完成,他沒打算繼續撈多少陣營貢獻值。在杜克看來,兌購了兩本中級忍術捲軸就已賺翻,眼下沒必要去冒風險幫忙鎮守木葉,那是風險大於回報的蠢事。

  和他想法類似的還有炎十九,這貨更消極,十天前就離開木葉跑到火之國首都去了,如今正和歌姬們醉生夢死,除了偶爾在公共交流平台冒個泡,根本不關心木葉發生了什麼。

  三界空間只是挑選有特質的人發出邀請,每位執行者都有自己選擇進入三界空間的理由,許多人是追求變強,也有不少人是因為好奇、無聊、對生活喪失希望等等,不一而足。

  下午兩點,中忍考試最終對陣決選環節開始。

  這個環節是由兩名下忍考生在比賽場內捉對廝殺,勝負不重要,一眾考官會以實戰表現進行綜合評價,最後由火影決定是否授予其中忍職階。

  作為受邀觀禮的嘉賓,砂忍村的風影正跟隨火影猿飛緩緩步向觀賽高台。突然,戴著「風」字斗笠的他上身向後傾倒,一枚澄黃的子彈帶著熱流從眼前飛過,射進一旁的石牆。

  瞥了眼石牆上的彈孔和其周邊裂紋,風影一把抓向回身關切看來的火影猿飛老頭兒,兩人很快從原地消失,出現在一座屋頂上。

  高塔中,楊逸影撇撇嘴,他知道這名所謂的風影大概率是大蛇丸所扮,還想嘗試著遠程狙殺一下BOSS,結果不出意外的失敗了。

  暗紫色結界升起,一把苦無被「風影」擱置在猿飛老頭兒的脖間。

  「猿飛老師,我馬上就會呈上一份大禮給木葉!」

  斗笠掀飛,大蛇丸慘白的臉露出。

  「呵呵...」

  受挾持的猿飛化作一灘褐色土流,十米外出現火影大人的真身。

  「不愧是老師,就算你老了,我也不會手下留情地...」

  「正合我意。」

  ...

  兩人在房頂上演師慈徒孝之時,有三伙忍者現身,開始猛烈衝擊木葉防線。

  「岩忍、砂忍和音忍嗎,還有一方雲忍哪去了...」

  一身綠袍的綱手佇立高台,金髮與衣襟隨風飄動,眉頭微微皺起。

  「那是友軍,偷襲岩忍老家去了。」

  冷靜的男中音響起,吊著繃帶的蒙面忍者卡卡西邁步走近。

  「哦?難怪老頭子一直帷幄在胸的樣子,可惡,竟然瞞著我!」

  美女忍者一捏拳頭,怪力查克拉在手中匯集。

  傷殘人員卡卡西立即向後退了兩步,然後低聲說了幾句什麼,在綱手驚愕的表情中消失於風中。

  砰!砰!

  此起彼伏的狙擊槍聲在高塔和略矮一點的水塔上響起,冷漠小狙王似乎和楊逸影較上勁,兩人的射擊間隔基本一致,每次高塔上開出一槍,水塔這邊的射擊聲也會緊隨而來。

  這副有趣的場景並未持續太久,楊逸影一槍開出後,發覺另一邊沒再有槍聲響起,頓時偏頭望去。

  埋伏在一旁的死亡宣告已與一道矯敏的身影交上手,小狙王則正朝台下的隊友方向撤離。

  楊逸影觀察了高台戰況片刻,認為交手雙方勢均力敵,恐怕一時分不出勝負。

  正意欲繼續持槍射擊時,他驟然伏下上身躲過一發子彈,並一腳踢向右側塔棱。

  「不~~」

  塔棱上剛浮現出的身影被踹飛,一顆子彈追擊而來,頭顱在空中炸開,放出血腥而美麗的煙花。

  這名音忍致死都搞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被發現,他從頭到尾沒發出一絲聲響。

  事實上,音忍一開始爬塔時楊逸影的確未發現,可他的感知何等敏銳,在音忍迅速攀爬至距高塔四分之一處時就已察覺。

  聲音,並不是唯一的暴露線索。

  敵方的執行者開始重點關照狙擊點位,煙霧彈連續拋下,楊逸影后翻出塔,臨近地面時蹬住塔體一個翻滾,僅花四秒就從塔頂轉移至冷漠小狙王身邊。

  叮~

  急射而來的子彈被一刀劈飛,小狙王長期冷漠的表情被打破,目瞪口呆地看向收回短刀的楊逸影。

  「走了,別愣神。」

  通過短暫開啟的白眼,楊逸影發現溺紫那邊陷入苦戰,被手持長槍的男人壓製得很狼狽,不久就會敗下陣來。

  高塔距賽場不遠,楊逸影撂下提醒後沒再等冷漠小狙王,他必須前往支援,溺紫不可能是突破至技法大師的孫岩對手。

  冷漠小狙王平時自恃眼力優秀,結果一道殘影閃過,大佬瞬間消失在眼前,這讓他略有點沮喪。

  又一顆子彈破空襲來,這次無人幫他劈子彈了,小狙王悶哼一聲,險之又險地躲過被爆頭的下場,卻也付出了一隻耳朵的代價。

  腦中立刻判斷出來彈方向,小狙王翻身躍進一扇窗戶,將狙擊架起。

  喜歡射擊?那咱們就剛一下槍法。

  「土遁,加重岩之術!」

  疾馳中的楊逸影感覺身體一沉,腳步瞬間變換調改了前沖方向,成功避免被帶著風聲的重拳擊中面門。

  麻煩了...

  儘管暗影能在體內瘋狂運轉,可楊逸影還是感覺到自己的速度降低了四到五成。

  又一記力量驚人的踢腿襲來,楊逸影勉強轉身躲過,石塵濺起,不知誰家的院牆直接被踢穿,其上裂紋擴散的趨勢預召著牆倒已經不遠。

  這力量...恐怕比自己強出近一倍了,幸好對方敏捷不算太高。

  楊逸影在心中默默評估敵人實力。踢穿這麼厚的石牆和踢倒、踢碎可不一樣,腳又不是什麼尖銳物,只有力足夠大才能產生如此高壓強效果。

  「哼,不愧是情報里擅長體術的忍者,別躲了,咱們對上一拳!」

  藉助忍術增強身體力量猛搞破壞之際,欲為前幾天陣亡的文牙報仇雪恨的岩隱村上忍黃土一聲冷哼。

  嘣。

  一口鮮血噴出,楊逸影被覆蓋著岩殼的一拳擊中腹部,還好側身動作已做出一半,力道未吃全,否則他都懷疑自己要被打趴下。

  一腳側踹踢中黃土堅如磐石的胸膛,楊逸影藉機拉開距離。

  必須想辦法破局...

  抹下嘴角誕出的鮮血,楊逸影平復體內涌動的暗影能,他已發現那沒有任何意義。

  趁此機會,他腦中飛快思索對方的忍術原理,很快分析出,其應是通過查克拉改變目標周身的引力場來達到加重效果。

  想通關竅,騰挪閃過暴烈一拳的同時,楊逸影手中的幻影雙刃黑芒附著,開始沖身周的空氣劃切。

  果不其然,在暗影能的噬滅效果下,土屬性查克拉被切割得支離破碎,能量架構被破壞,加重效果立刻消失。

  遲鈍感消退,幻影之刃半旋至正握,恢復輕盈的楊逸影側身讓過蹬擊,瞳中寒光閃過。

  不知為何,黃土強健有力的心跳驟然漏跳了半拍。

  【章節開始的時候讓你默唸三遍STO520.COM還記得嗎?分享臉書可能有驚喜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