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定紫微(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烏雲散去。記住本站域名STO520.COM

  天空放晴。

  雨終於停了。

  聖人駕崩的消息,在長安小規模傳播開來。

  現在還沒到國喪的時候,根據遺詔,七日而殯,正是留給太子回來的時間。

  不過君父同倫,臣子要為君王守孝,已經準備開來。

  前朝有李義琰和隨之趕到的郝處俊兩位宰相全權負責,武后安撫了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兒女,回到自己的寢宮內,默默端坐。。

  宮內的內侍和婢女噤若寒蟬,包括高太監在內,連大氣都不敢出。

  他很清楚,皇后即便狂怒,也不會如民間婦女那般大聲咆哮,摔砸器物……

  「砰!」

  武后將藥瓶狠狠地砸在地上,摔得粉碎。

  高太監:「……」

  好吧,看來以前怒得還不夠。

  不過武后確實遠非常人可比,她心頭暴怒到了極致,砸了一個瓶子,胸膛劇烈起伏後,就逐漸平復下來。

  沉默片刻後,她光潔的臉色全無戚容,也儘量壓抑住頹喪,恢復以往的語氣:「周國公府,可還留下人來?」

  高太監回答道:「稟皇后……」

  武后打斷:「太后!」

  高太監趕忙改口:「稟太后,周國公府除下仆外,都已去了東都。」

  武后蹙眉:「一個都沒留下?西京這裡發生的事情,他們就毫不關心麼?」

  高太監噤聲。

  以武承嗣為首的武氏子弟從嶺南回京後,武后特意召見過他們一回,然後就再也不見了,厭惡之色溢於言表,這樣的一家子,又怎麼可能有什麼政治敏感性?

  武后突然懷念起武敏之來,然後又意識到她落得這個下場,究其根本就是從武敏之開始,眼角抽動了一下,看向另一位蔡太監,吩咐道:「你去洛陽,讓他們統統回來,我很是想念他們。」

  蔡太監領命:「太后垂恩,奴立刻動身。」

  武后再看向高太監:「去太極宮看一看,那些賊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再督促李元芳,完成先帝遺詔,處決尚宮!」

  高太監瞳孔微縮,領命道:「是。」

  那群所謂的「賊人」,別人不知道,他不還心知肚明麼?

  但主辱仆死,何況目前的太監地位極為卑賤,跟了武后這位主子,更沒有選擇的餘地,立刻匆匆退下。

  高太監帶著幾位武后的心腹親信,抄小路來到太極宮,遠遠就見宮城之前,李彥正指揮留守長安的內衛來去,將梅花內衛一個個押上來,旁邊站著刑部和御史台的幾位官員。

  聞到味兒,李彥就知道誰來了,別的官員避到一旁,嫌棄之意一目了然,他則立於原地頷首道:「高內官。」

  高太監趕忙道:「拜見李閣領!」

  李彥聽了這稱呼,感覺有些奇妙,他當機宜使久了,都習慣了機宜的稱呼,閣領倒是吊了兩個,沒想到現在自己也成了閣領,微笑道:「你我是老熟人了,不必如此。」

  高太監有些受寵若驚。

  他是親眼見識,這位如何從李武衛,到李機宜,如今成為了李閣領,而無論身份如何,這位對待旁人的態度都差不多,這點太難能可貴了。

  別說年少輕狂的小郎君,即便是那些老邁的官員驟然上位後,都忍不住得意忘形,哪會如此平易近人?

  如此人傑,倘若願意相助太后的話……

  不過下一刻,高太監的腦海中,又浮現出關內大災時所見的悽慘,暗暗搖頭,還是罷了。

  李彥注意到高太監的神情有些不對,但主要的關注點,還在尚宮妹身上。

  洛陽那個聽到你醒啦就暈的,是尚宮姐,效忠與長孫氏,這裡的是尚宮妹,效忠於李治。

  雖然是孿生姐妹,但在氣質上還是有少許不同的,那個姐姐更苟,這個妹妹則更具威嚴。

  應該在宮內說一不二,養尊處優慣了,此時哪怕已經看出自己絕無幸理,被堵住了嘴的她也拼命掙扎,嘴裡唔唔出聲,眉宇間全是怒火。

  與她的姐姐抓捕過程驚險相比,這位尚宮完全是倒霉的,她萬萬想不到,「佐命」出去一趟,回來換人了。

  楊再威先把她給賣了,金智照再出手抓捕。

  無影針雖然陰毒,卻是暗器手段,論及正面戰鬥,她豈能招架得住習得百勝勁秘傳的金智照,直接被拿下。

  在尚宮眼中,自己是被「佐命」害了,豈能心甘,要將這位賊子乃至與其聯合的武后一起招供出去。

  「我……有……證……證……」

  「妖……妖婦……亂……亂國……」

  眼見尚宮不斷掙扎,口中一個個模糊的音節,還是能聽出些端倪的,武后的心腹內侍頓時緊張起來,生怕內衛故意讓她說話,爆出一些非議太后的話。

  刑部和御史台的官員也頻頻看向李彥,不知這位在遺詔中與武后並列,唯一有機會正面跟太后爭權的年輕四品,會不會先下手為強。

  但自始至終,李彥都很淡定,在他的監督下,內衛有條不紊地將尚宮及其心腹押到指定地點,一排跪好。

  近來處斬的人太多了,別說刑部,就連他們都熟練了。

  尚宮絕望,目光露出了極度的恐懼和哀求之色,口裡含糊不清地道:「明明是你……搶我的弟子……」

  李彥揮手:「斬。」

  刑部的劊子手舉起大刀。

  血光飛濺,人頭落地。

  高太監看著軟倒在地上,猶自噴血的無頭屍體,有些兔死狐悲,其他心腹內侍則如蒙大赦。

  尚宮被早早滅口,「佐命」肯定早就遁走,曾經的醜事總算可以揭過。

  李彥卻不這麼認為。

  他至今所有的案子裡,只有《問蒼生》是半結案狀態,關內大災最大責任人是誰,他不會忘記。

  當然,武后如果急流勇退,無欲則剛,安心在後宮裡當太后,以她的身份,還真的能渡過難關。

  可高太監一行前來觀刑,又匆匆離去的步伐,已經說明了武后的選擇。

  李彥掃了眼後宮的位置,再不停留,出宮安排太子回京之事。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

  五日後。

  從洛陽接到消息的太子李弘,匆匆回到長安,於聖人遺體前慟哭。

  七日後,聖人出殯,正式宣布國喪開始。

  唐朝皇帝駕崩後的國喪,遠不如後面明清那樣的儀式繁瑣,規模龐大。

  李治在遺詔里也說明了,園陵制度務從節儉,長安洛陽沉浸在悲痛中,各地民間則一貫的婚嫁不禁,勿驚擾百姓。

  而後李弘護聖人遺體,一路入乾陵,於廟堂內正式接過諸皇帝符璽,於柩前繼位,成為大唐第四任皇帝。

  國號改元嗣聖。

  嗣,繼承。

  聖,聖人、先聖。

  嗣聖之意,即繼承先帝遺志之意。

  消息公布天下,大唐各州縣的朝集使,盡數抵達長安,包括光復了沒有多久的安西四鎮,還有各大羈縻府州,西域吐谷渾新羅等眾多藩國,都派出使臣,來慶賀新皇登基。

  大明宮。

  含元殿。

  鐘鼓齊鳴,樂舞高奏,羽葆傘幢齊出,場面煊赫熱烈。

  李弘穿戴著皇帝袞冕,冕上旒珠垂遮視線,一步一步往帝座走去。

  他的動作很慢,因為袞冕實在是一套很複雜的服裝,穿起來比甲冑還要沉重,並且密不透風,就算是健康的人,都受不了那個罪,何況身體一向不好的李弘。

  但即便如此,他在十幾名內官的幫助下,花了小半個時辰穿戴,還是忍了下來,嘴唇抿著堅毅的弧度,耳中聽著鐘鼓的變奏聲,緩緩向前而行。

  「臣等恭迎陛下,吾皇萬歲!」

  「臣等恭迎陛下,吾皇萬歲!」

  「臣等恭迎陛下,吾皇萬歲!」

  萬歲之言不是從武則天一朝開始的,具體什麼時候已經不可考證,在君王出入禮儀中,唯有特殊時期才會以此賀言,平常不需要如此露骨。

  可此時此刻,群臣真心實意地高呼。

  因為這是一個仁德善良的君王,熱愛這個國家,熱愛他的臣民。

  也因為帝座的後面,沒有了那道垂簾聽政的身影。

  李弘聽到熱烈無比的高呼,精神一振,想要尋找那道熟悉的身影,卻又被旒珠擋住,根本看不見,只能目不斜視,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而李弘要找的人,正僅次於一眾紫袍大員之後,位於四品要員的前列,看著這位太子一步步往前,最終正式坐在了大唐皇位上。

  【事件:定紫微(結)】

  【成就點+500】

  【名望:蝴蝶翅膀(位面)】→【名望:引導歷史(位面)】

  【成就+1000,天賦欄上限+2】

  【成就點:2491】

  「老君當治,李弘當出!」

  看著這位從小活得辛苦,長大後也小心翼翼,少數幾次反抗帝後,要麼是為了那慘死的未婚妻子,要麼是為了受災百姓的太子,終於來到了本就屬於他的位置,李彥微微一笑。

  有欣慰,有祝福,有憧憬,有希望。

  他來到這個世界。

  引導了歷史的走向。

  一個更加輝煌的大唐帝國,將在他們的努力下冉冉升起,光照四方!

  ……

  ……

  「定紫微」結束,敬請期待「盛世唐」,也是大唐篇的最後一卷。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sto520.com 思兔閱讀,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