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 眼中有尺 心中有量 路才會長(求訂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望著衣衫襤褸、蓬頭垢面、一臉邋遢鬍子的黃霄雲,朱翊鏐這才平和地問道:「最近吃了很多苦頭吧?」

  黃霄雲忙搖頭咧嘴一笑:「陛下,這點苦頭算啥?小民從前吃過太多苦,尤其是剛剛不做盜匪那會兒,淪為乞丐都遭人唾棄,後來沒辦法又流落他鄉,成為流民。」

  繼而黃霄雲口風一轉,接著說:「不過陛下,那些苦日子都過去了。如今小民這些人不是有個安身立命之所嗎?每當想起黃村,小民就心血來潮,這都是陛下賦予我們的,所以為陛下兩勒插刀是應該的。」

  「無論這次能不能破案,朕都感激你們。」朱翊鏐由衷地道。

  「陛下心懷天下蒼生百姓,為小民這些流浪的窮苦人做主、安家,應該小民感謝陛下才對啊!」

  「去保定的其他人呢?」

  「散落於保定各大有頭有臉的人物府邸前,平常也沒有聯繫,但小民與他們都約定好了,不到張靜修孩子一案水落石出之日絕不回去。」

  「你們有心了!」朱翊鏐感慨道。

  「是陛下對小民們有大恩大德,小民們也不懂什麼大的道理,只知道誰對咱好,咱就對他好。」

  「想念黃村嗎?」

  「想。」黃霄雲脫口而出,但隨即又笑著說道,「不過再想也得等案子破了,小民才回去。」

  「破案的事本不該你們操心。」

  「小民們當然知道,但當時小民們就想著,對付那幫盜賊,以朝廷辦案的方式不一樣有效,所以小民與另十幾個人就自告奮勇地跑去了,希望對陛下破案有所幫助。」

  「感謝的話朕也不多說了。既然你們有約定,那就讓其他人在保定待著,你先回黃村吧。」

  「陛下,案子還沒破,小民怎能先回去?」黃霄雲不樂意。

  「你是黃村的村長,黃村這時候更需要你。你還是回黃村吧。」

  「哦。」叫朱翊鏐態度堅決,黃霄雲只好點頭答應了。

  「朕還是那兩句話,第一,黃村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朕或大興縣的縣衙。」

  「小民知道。」

  「第二,只要你們不做違法亂紀傷天害理之事,想怎麼發展黃村朕都支持。」

  「多謝陛下!」

  「去吧,你回黃村。」

  「好的,那小民先行告退。」

  「順便代朕向村民們問好,看他們有什麼需要或希望朕為他們作什麼。」

  「多謝陛下之大恩情。」

  朱翊鏐一抬手。

  黃霄雲這才退出東暖閣。

  「你們累不累?我送你們回去吧?」朱翊鏐望著聽得津津有味、仍意猶未盡的李之懌與鄭妙謹兩個。

  「走吧,」朱翊鏐先站起來,「我也想出去走走,透透氣兒,同時想想那位`恭先生`最有可能是誰。」

  李之懌與鄭妙謹跟著站起來。

  「我們一道先送之懌回坤寧宮,然後再與你回翊坤宮。」朱翊鏐對鄭妙謹說。

  「好!」鄭妙謹點頭。

  這樣三人一道出了東暖閣。

  護送李之懌與鄭妙謹的近侍都還在東暖閣對面廊檐下候著。

  李太后還在坤寧宮焦急地候著。

  鄭妙謹給她請安問好。

  「你們是都到東暖閣去找鏐兒?」

  「是的。」李之懌與鄭妙謹異口同聲。

  「都收到了一份兒厚禮對吧?」李太后和氣地問道。

  「……」朱翊鏐這才發現,他好像忘了一件事兒。

  李之懌與鄭妙謹相互對個眼色,然後同時點了點頭。

  「娘,你也有禮物的。」情急之下,朱翊鏐忙說道。

  「娘可不是為了向鏐兒要繼續哦。」李太后嫣然一笑,「難不成娘還如此糊塗與自己兒媳婦兒吃醋嗎?」

  「娘當然不會了。」朱翊鏐過去,挽著李太后的手臂,嬉皮笑臉的,像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不過在天下母親面前,孩子好像不就是永遠長不大嗎?

  「可娘想看看什麼禮物,也不知有沒有這個福氣!」李太后笑道。

  「當然有啊!」朱翊鏐立馬兒點頭答應,「走,孩兒現在就帶娘去看。」

  「之懌不介意吧?」李太后又笑著對李之懌說道。

  「當然不介意。」李之懌連連搖頭,繼而還解釋道,「他讓我們保密,肯定不是為了對娘隱瞞。」

  到李之懌房間,朱翊鏐將那隻箱子當著李太后面打開。

  「……」李太后訝然,「鏐兒從哪兒弄來的一箱子金條?」

  「娘,孩兒還沒來得及向你解釋這件事呢。」繼而,朱翊鏐將張四維捐贈兩百萬一節對李太后說了。

  「難得張四維有如此慷慨之心。」

  「娘不會怪孩兒將這些錢沒有放到太倉去吧?」朱翊鏐笑問。

  「要知道這樣,娘就不看了。」李太后搖頭,帶著兩分無奈回之一笑,「要不你們就當娘不知道吧?」

  「多謝娘親!」

  「不過,娘得提醒你們一句,這些錢最好用在正途上,否則朝臣知道後,他們肯定會有意見的。」

  「孩兒知道。」朱翊鏐信誓旦旦。

  「既是這些東西,那給娘的禮物就不必了,娘用不上。」

  「那娘需要什麼?孩兒給你買。」

  「娘現在什麼都不需要了,只希望你們給娘多生幾個孫子啊!」

  「娘,孫女一樣。」朱翊鏐笑道,「女孩兒不頑皮,還親熱一些。」

  「話雖如此,可女兒終歸不是要嫁人的嗎?」李太后感慨地道。

  朱翊鏐沒做聲,心想,兒子將來不是也得遠離北京嗎?沒做聲主要是因為怕這樣一說,又會讓李太后想起那個不爭氣的玩意兒朱翊鈞。

  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李太后這麼一說讓李之懌又增加一分擔憂,想著肚子裡要是兩個女兒怎麼辦?

  朱翊鏐似有察覺,又笑道:「娘,是男是女,咱都該高興,別只生兒子你笑呵呵的,生女兒卻拉著個臉,你要是這樣,那孩兒可不干哈。」

  「哪有這麼誇張?」李太后道,「娘自己不也是女兒身嗎?希望是男孩兒,不就可以儘早確定國本嘛。」

  「哎呀!娘想得太早了。」朱翊鏐一撇嘴,「孩兒登基才不到一年呢。」

  「好好好,娘不說,不說了。」

  「你也該送鄭姐姐回去吧?鄭姐姐出來很長時間,宮裡的人會著急。」李之懌沖朱翊鏐笑了笑。

  「是啊,娘,該送淑嬪回去。」朱翊鏐挽著鄭妙謹轉身去了。

  李太后望著他們離開,不禁沖李之懌打趣笑道:「看你們倒是挺好的哈,從來也不吃醋。」

  「娘難道希望看到我們吃醋?」

  「當然不希望。」

  「大哥對我們都那麼好,為什麼要吃醋?再說了,吃醋不也沒用嗎?大哥本來就只有我與鄭姐姐、素素三個嘛,吃醋有什麼意思?」

  「之懌這樣想,娘很高興!」

  「本該這樣想啊,若真勾心鬥角吃醋啥的,我與素素加起來也不是鄭姐姐的對手。鄭姐姐對我都不說什麼,我又何苦挑起無謂的爭端呢?」

  「娘搬來坤寧宮,你有沒有感覺不習慣?」李太后笑問。

  「沒有啊!」

  「如果有,娘希望你坦誠說出來,不要藏在心裡,娘也好改,知道嗎?」

  「哦,知道,多謝娘關心!」

  「肚子餓沒餓?」

  「……」李之懌立即搖頭。

  「即便不餓,為了孩子,你也要多吃東西補充營養。」

  「……」李之懌臉色微微一變。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