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血參丹,服用丹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那株九十年份的血參煉製出的丹藥到了。

  這一天,中午,蘇羽剛剛吃完午飯,正準備休息片刻,蘇木來了。

  他還帶著他的護衛孫三虎來了。

  蘇木是空手來的,不過孫三虎手中拿著一個古色生香的木盒子。

  一進門,看見蘇羽,這幾天不見身材越發壯碩的蘇木就說道:

  「表弟,好久不見啊,近來可好。」

  蘇羽沒有搭話,擺擺手讓其進來房間。

  蘇木也不在意老大的舉動,伸手從孫三虎手中拿過盒子,讓他留在外面,自己則屁顛屁顛的跟了進去。

  一進入,房間,蘇木則笑著說道:

  「老大,你猜猜裡面是什麼。」

  說著話,還舉高了手中的木盒子。

  看著他臉上遮不住的笑容,蘇羽猜測道:

  「莫非是那株血參煉製的丹藥。」

  「老大果然厲害,一下就猜中了,裡面正是咱們上次狩獵獲取的九十年份血參煉製出的丹藥——黃階中品丹藥,血參丹。」

  說話間,蘇木打開了這個不小的木盒子,內部是一小巧的瓶子,其內部裝著五顆紅色的丹藥。

  「老大,這血參丹幸虧是老大讓我去找人煉製,否則很容易煉製失敗的,我是靠我爹的關係,才找了一位天陽城蘇家的一級中品煉丹師華宇飛,幫我們煉製,價錢也不高。」

  「對方是個老手,多年給天陽城蘇家煉製丹藥,所以煉製的成功率還是挺高的,一爐成了八枚丹藥,其中三枚以及一百兩銀子作為他出手煉製的代價。」

  蘇羽點了點,還行,這九十年份的血參,品級上,大概是黃階中品,能值個三四百兩銀子。

  而煉製成了丹藥,黃階中品丹藥,血參丹,一枚就能值個一百兩銀子,也就是他們付出了四、五百兩銀子的本錢,換成了這五枚血參丹,價值倒也差不多。

  「這丹藥雜質含量多少啊?」

  蘇羽對蘇木問道。

  蘇木饒了饒頭,說道:

  「據,這丹藥附來的一張紙上,寫著,這五枚其中三枚是中等丹藥,兩枚是下等丹藥,具體的雜質含量,對方也不清楚。」

  多於一成少於三成雜質是中等丹藥,多於三成少於五成雜質是下等丹藥,這五枚丹藥中居然有三枚是中等的,那價格可不止一百兩,一百五十兩差不多。

  看來這位煉丹師華宇飛確實不簡單啊!

  想到這,蘇羽打開了瓶蓋,把那五顆丹藥都一一倒了出來,發現,其中三枚色澤呈深紅狀態,另外兩枚則要偏淡一點。

  隨手在桌上,拿來一個乾淨的瓶子,蘇羽把那兩枚下品的血參丹裝了進去,然後他決定還是問一問小愛吧。

  中品丹藥,他到底應不應該服用。

  集中精神,意識沉入腦海。

  蘇羽把自己的問題提出來了。

  只見一虛擬的屏幕出現,上面一行工整美觀的字出現。

  「蘇羽,你手中的血參丹,我可以感應到,中品的你可以一個星期服用一枚,有一個星期足夠你的身體排出藥毒了,不過最好不要連續服用太多,否則會微微影響你的潛力。」

  「謝謝你,小愛。」

  哦了。

  那就服用兩枚吧,蘇羽在心中做了決定。

  再放入一枚中等品質的血參丹進入剛剛隨手拿的瓶子,蓋好蓋子,將其遞給蘇木。

  看著蘇木有些不解的目光,蘇羽淡笑說道:

  「是藥三分毒,不可服用太多,我這裡留兩枚中等品質的就行,剩下的你和他們三個,你隨便分配吧,好好提高一下自身的修為。」

  老大這樣說了,蘇木只好收下,然後和蘇羽交流了一會武學知識和一些最新消息,便告辭了。

  蘇木走後,蘇羽坐下來,心中微動。

  剛剛蘇木說的最新消息,倒沒有什麼重大的消息。

  不過倒也不能說沒有吧,對別人來說,或許是個重大消息。

  內層排名靠前的蘇族子弟,最近有兩位都凝聚出了『武道內息』,分別是內層排行第二的蘇鎮和排行第六的蘇菲。

  兩人雖然還沒有立刻突破到後天四重,但有了武道內息,突破到後天四重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這樣一來,不到七十天後的家族考核,絲毫會出現些不一樣的情形。

  四大武者相爭。

  不對,還要加上蘇羽,至少是五大武者相爭。

  有點意思,同齡強者越多,蘇羽倒是戰意就越強,等那一天,將他們在擂台上都擊敗。

  一想到這一幕,蘇羽就有些激動,同時也感到些壓力,特別是那兩位一年前成為四重武者的內層排行第一蘇子期、第二蘇華羽。

  不過人有時候有些壓力,確實是件好東西,可以更好地激發一個人的潛力。

  晚上,小庭院,臥室中,蘇羽盤坐在床上。

  手中拈著一枚龍眼大小的赤紅丹藥,在燈光之下細細打量著。

  這枚丹藥通體赤紅,顏色稍稍深沉,鼻子微動,卻聞不到多少藥香。

  藥香不漏怪不得是中等品質的丹藥。

  細細看去,似乎還能看到丹藥表面之上的細小紋路,可謂是藝術品一般無二,這就是這個世界的丹藥。

  此丹,名為血參丹,黃階中品丹藥。

  一枚服下可平添大量氣血之力,甚至對於蘇羽凝聚元力也大有幫助。

  一枚價值大概在一百五十兩銀子,雖然比不得他從星圖商店中換取的兩枚寶丹,但是也算是難得的丹藥了,最起碼在這牧山鎮是不好買的。

  想起自己獲得的那兩枚寶丹,一為青木丹,黃階上品丹藥,藥性溫和,一枚下去足可增添他十年功力,只是不知到底如何增添他的功力,從氣血之力,還是元力,現在還是個未知數。

  另一枚也大同小異。蝶俠小說網 .

  不過都可以看出寶丹和這中等品質丹藥的差距。

  自己能夠擁有這等寶丹,那麼大宗門、皇城勢力等等的年輕一輩,是不是也能這樣。

  「一枚丹藥就能增益十來年的修行,這些名門大派皇朝的修行條件何其之優越?」

  端詳著這枚丹藥,心中不由的為同齡人感覺到一絲悲涼。

  辛辛苦苦修行幾十年,也就人家兩枚丹藥的事。

  不過他也知曉,無論是什麼樣的世界都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前世,多少人辛苦打工一輩子賺到的錢,也比不過某些人過年收的紅包或者說發出的紅包.......

  不過也正是如此,自己才要更加努力的修行,只求成為這個世界的強者,能夠把握自身的命運。

  蘇羽手一伸,丹藥入口。

  他的功法境界早已達到第二層,足以支撐他修行到四重武者,只是缺乏一些時間的沉澱,而這枚丹藥加上自己的寶丹,剛好能夠彌補自身所缺的時間。

  說起來服用了丹藥,自己也相當於修行了數年才有了如今的境界,畢竟丹藥相當於符印界版的時間加速器。

  口舌間生出津液,喉部蠕動了一下,包裹著這枚丹藥流入腹中,他並沒有嚼,這是服用這枚丹藥的方法。

  咕咚!

  如小石落入深井,濺起陣陣漣漪。

  丹藥入腹之剎那,蘇羽便只覺腹內似有烈火生出,絲絲縷縷的熱流自臟腑升起。

  一時間,體內一片暖洋洋的,不愧是黃階中品的丹藥。

  微微閉目,蘇羽想要感應的更加清楚,可惜,不如蘊靈境,誕生靈識,內視還是做不到,不能更加準確地調動藥力。

  這一枚丹藥蘊含的藥力作用之下,蘇羽感覺,體內的氣血之力在不斷地壯大。

  絲絲縷縷的藥力不斷沖刷著體內的氣血,也在被其吸收。

  氣血生成之速快了不知多少。

  蘇羽體內的氣血總量由原來龜速提升,變成了如今的高速電纜,真快!

  其速之快,其力之猛,即便是蘇羽此時的體魄,都產生了陣陣酥麻感,好似過電一般。

  好在他的體魄經過洗髓丹和星辰之力的淬鍊比之四重武者還要強健,方能承受得住黃階中品這等適合武者服用的丹藥。

  「這樣強的藥力,或許可助我再度凝聚出一縷元力,甚至不止......」

  蘇羽眸光微亮,心中微動,開始調動起地階功法初始黃階部分殺戮劍解(一)。

  嘩啦啦~

  一道道澎湃的星辰之力,從無限高的深空中,那巨大漆黑的星辰中落下,被他的功法吸引,慢慢進入他的身體,進入經脈,進入肌肉。

  這讓他的身體有一種極其舒暢的感覺。

  氣血之力按照功法的調動,緩緩運轉之中,和星辰之力結合。

  一縷,又一縷的元力誕生。

  足足四縷元力,依次誕生。

  蘇羽周氣血之力無比沸騰,混雜著自身的十四縷元力流起自腹部流經全身。

  之後通達四肢百骸,直到每一處細微之地,修復些許細微練功落下的損失。

  呼呼!

  吸吸吸!

  ……

  隨著蘇羽不斷使用功法配套的呼吸法,臥室之中氣流微微流動。

  他腸胃的蠕動也在不斷加快,絲絲縷縷的熱流不斷從丹藥中跑出,丹藥也越發細小,直至全部耗盡。

  藥力越發迅猛,繼而如無數條溪流一般融入氣血之力之中。

  五臟六腑,四肢百骸,繼而,在蘇羽自發的催動之下。

  他緩緩攤開掌心……一抹淡灰透明,帶著一絲精純殺意的氣機,輕輕流轉扭動,有一種朦朧模糊的美感。

  許久,感受著體內殘留的少部分藥力,蘇羽笑了。

  一枚丹藥僅耗盡大部分藥力,不僅讓他體內氣血之力近乎增添了五成,還誕生了四縷元力,真是窮文富武啊!

  有錢才能練得起武,自己又有天賦,搭配上星圖中的資源,符印界的強者之位,在等著我坐上去。

  ……

  又是一個星期後,五月(每個月都算三十天吧)四號,新的一個月,體內殘餘的藥力全部被蘇羽吸收了,又誕生了一縷元力,一共十五縷了,這個不多說。

  重要的是,體內的藥毒基本上都排出去了,可以再度擁有丹藥了,不過這一次蘇羽不打算服用血參丹了。

  雖然小愛說,只要隔了一個星期,而且不要聯繫服用超過三枚這個血參丹對於他來說就沒有什麼影響。

  但是細微的影響也是影響啊!

  若是他現在處於危機時刻,急需不顧一切手段來提升自己,這個狀況下,不要說兩枚,就是一次性服用三枚、十枚丹藥都行。

  但是不是,他現在倒是處於一個不太好的局面,但是還有時間,兩個月也足夠他翻盤。

  所以蘇羽不能損失一點點潛力,他要做到最好,因為他不知道,未來因為這一點損失的潛力,他要彌補多少東西。

  蘇羽手中的是一階上品丹藥,寶丹,木青丹。

  溫和藥力,服用可增添十年功力,適合普通人及後天武者修煉使用。兌換價格:兩點積分。

  至於另一枚,藥力暴躁,需要武師境界的身體才能抗住,或者煉體一脈的武者也許也行。

  暫時不適合他使用。

  這枚木青丹,不愧是寶丹,一個星期前那枚血參丹他細細聞著,還能聞到細微的藥香味,這一枚則是真正的一絲一毫藥香味都聞不到。

  蘇羽聞完後,又端詳著這枚丹藥。

  淡青色,較大,接近於前世的兵乓球大小。

  丹藥表面之上的細小紋路,更多了,也顯得更加精巧無雙。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