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後天境界,肉身錘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蘇羽咬了咬牙,閉上眼睛,在心中暗道,相信小愛,然後默念一句,

  「蘇木,轉換。」

  這一刻,蘇木突然感覺整個人蒙了一下,等清醒過來,他就發現,他的老大居然被綁在了他的眼前,而自己要去解開繩子的手,居然僵在了半空中,一直沒有動。

  這下反應過來了,他急忙蹲下去解開繩子。

  而蘇羽視角。

  重重打來的手掌沒有出現,蘇羽小心翼翼地睜開了眼睛。

  看見的是一臉滑稽相,但是卻諂笑著的蘇木。

  蘇羽似乎懂了什麼,這是星圖發威了啊!

  這就把一個想要殺,…咳,對我有殺意的表哥變成了我的小弟。

  為什麼這一刻,我覺得自己怎麼那麼爽,有點像夏至日,吹著空調,吃著冰鎮西瓜一般。

  感應這意似海中,星圖上的身影消失了,蘇羽有些感慨,眨眼間就成功了,星圖真棒。

  星圖,我愛你!

  嘿嘿,以後有的你受的,蘇羽啊,蘇羽,真相定律你也逃不過啊!

  然後蘇木幫他接了綁,並且和那黑衣人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對方似乎有些不解,但是還是幾步就離開了兩人的視野。

  接下來兩人摟著肩,出了後山。

  牧山鎮,明月樓,一處包廂中。

  蘇木正在為蘇羽講解一些修煉基礎信息。

  「這個世界,第一層修煉境界是為後天境界。」

  「後天前三重稱為武生,喻為學武的學生,主要的修煉過程是,修煉各種基礎武技(又稱黃階下品武技),打磨肉身,壯大氣血。」

  「後天中三重,也就是第四重到第六重,叫做內息境界,修煉到了這個境界,肉身已經不弱了,氣血充足,足以誕生內息。」

  「內息一誕生,實力即產生質的飛躍。」

  「後天後三重,即第七重到第九重,被稱為武師境界,尊稱為武道大師。」

  「這個境界,肉身在內息的不斷蘊養下,變得越發強悍,內息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使得其爆發持續時間大大增加。」

  「後天境界的修士都以鈞作為評判戰力的標準。」

  「一般一重武生,運轉達到小成水準的基礎武技,全力一擊也就是一鈞的威能,至於其力量,也是一鈞,但是不用武技,武生發揮不出自身全部的力量。」

  「二重武生,運轉達到小成水準的基礎武學,全力一擊最高一般是二鈞,三重則是三鈞。」

  「但到了內息境界就不同了,誕生內息一般需要武者四重,當然一些差的要到五重武者境界,厲害的三重武生境界也有可能誕生。」

  「內息不能離體,其作用有三個,前兩個分別是增幅攻擊和防禦,增幅效果要看有沒有黃階中品的武技或功法來調動內息,第三個效果則是有些許的治療效果。」

  ……

  蘇木說完了,喝了口茶,然後就閉口不說話了。

  蘇羽則靜靜思考著,諸天星圖,小愛,蘇家,牧山鎮,修行,後天九重,真有意思。

  自己現在修為應該是一重武生巔峰,距離下次突破也不遠了,這得多虧了十年來打下的一個不錯的基礎。

  力量是三鈞,運轉大成的黃階下品武技,足以全部發揮出自身的力量,還有三成的增幅效果,還算不錯。

  接下來又問了蘇木一些事情,從他那獲得了兩門武技,黃階下品武技基礎劍法十三式,黃階中品武技影步。

  分別是一門劍法武技、一門步法武技,對於只有功法和一門拳法的蘇羽來說,學會了幫助很大。和順小說 .

  然後兩人商量好了一個關於今天的說法,便分開了。

  有時候,說真話,其實人們反而不會相信。

  這個說法是這樣的,兩個人打了一架,但是不打不相識,兩個人畢竟是親戚,兩人就和好了。

  回去後,蘇羽對外就這樣說,和表哥蘇木和好了,還可以稍稍透露出他的廢體,被打了一頓,居然就好了,現在修行速度比肩正常蘇族子弟了。

  蘇木也這樣說,和表弟蘇羽不打不相識,打完一頓,感覺手感很好,表弟還哭著喊著要他再打,就這樣和好了。

  信你個鬼哦!

  相信大部分人聽到這話都會說這個想法,但這樣就達到了蘇羽的目的。

  現在的他最好是安心修行,早日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人們並不傻,眾人的關注點大部分放在了蘇羽身上,少部分才放在兩人和好身上。

  蘇羽,

  原來是廢體,不能修行,或者說修行了接近十年,才達到了後天一重,可謂是資質差到了極點,這才被稱為廢體。

  現在被打了一頓,咳,是被人高馬大的蘇木給胖揍了一頓,然後廢體就好了,不再是廢體,修行速度堪比尋常蘇族修行者了。

  這可是千年的怪事!

  一看就是謊言。

  不少成年人都看出了。

  至於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許與他和蘇木打了一頓和好的事情有關,眾人猜測:

  一,兩人撿到一株藥草,蘇羽搶先一步服下了,改善了他的修行資質,然後兩人打了一頓,蘇羽被胖揍了一頓。

  蘇羽被胖揍了是真的,否則眾人如何相信。

  不過這是苦肉計,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蘇羽故意讓蘇木打的,那打得叫一個鼻青臉腫啊,怎一個慘字了得!

  二,兩人遇到了高人,也就是修為很高的人,然後高人出手替蘇羽伐毛洗髓通脈了,這才改善了他的修為,至於兩人都鼻青臉腫的樣子,眾人選擇性地忽略了,不就是打了一架嗎?

  ……

  正是紅日初降,晚霞叢生的時候,遠處天邊一抹晚霞漸漸擴散,繼而渲染整個天際。

  一片昏紅淡暮的光芒垂落而下。

  大長老的庭院中,此刻人流不少。

  原來是剛剛結束了一場談論,關於蘇羽和蘇木的,不過明面上都是些虛偽的套話,沒什麼有用的。

  待人走的差不多後,此地只剩下大長老蘇武和他的兒子蘇一意。

  蘇一意,先,恭敬說道:

  「父親,是不是要我派人去試探下蘇羽和蘇木。」

  蘇武,點了點頭,又搖了搖。

  略帶磁性的音質說道:

  「蘇羽可以試探一下,就派人暗中對他出手,看看他的實力就行,排除他拜師的這一個可能性。」

  「至於其他的不用在意,不管是藥草還是什麼,不用在意,現在最重要的是三個月後的考核,只要考核結果優於他們,他們這個家主之位就要讓出來了,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分支一脈。」

  「至於,蘇木,不要去試探他,萬一出了事情,我們擔不起責任,他父親可是主家的八重武師,主家的,八重武師,這遠遠不是我們惹得起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