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破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默唸三遍思兔網址STO520.COM 請問記住了嗎?沒記住的話下章我再問一遍。最好幫我分享到Facebook哦】

  「這是哪?」

  柳夏子環顧四周,明白這應該不是任何一個隊友的房間,並且,從屋內的布置,這甚至不像是一個客房。

  「應該是吳廷的辦公室。」

  葉辛也打量著房間的環境。

  「吳老闆的辦公室?」

  柳夏子驚訝不已,壓低聲音,緊張而又急促:「你來這幹什麼?你這是做賊知道嗎?要是被發現怎麼辦?」

  「那就不被發現就好了。」

  葉辛回答得理所當然,讓柳夏子瞬間無言以對。

  他剛才敲門,恐怕不是禮貌,而應該是在確認吳廷在不在屋內。

  葉辛朝旁邊的臥室走去。

  柳夏子不知所措,只能緊緊跟在他的屁股後面。

  臥室很乾淨,並且整潔,不知道是不是有保潔天天打掃,床褥疊放得一絲不苟,不太像一名單身男士的房間。

  當然。

  也可能吳廷本身是一個精緻講究的人。

  「你究竟想幹什麼?」

  葉辛並沒有東翻西找,臥室不大,可以說一目了然,沒什麼好翻的,打量了一圈,很快又從臥室走了出來。

  柳夏子莫名其妙,不知道他葫蘆里賣什麼藥。

  「我們快走吧,要是待會吳老闆回來,那就不好了。」

  頭一次幹這種事的柳夏子很是緊張,有股做賊的感覺,催促葉辛趕緊離開。

  「剛才在吳廷的身上,你有沒有聞到一股特殊的味道?」

  葉辛神色自若,視線不慌不忙的打量著辦公室。

  「什麼味道?」

  柳夏子不明所以。

  「香燭的味道。」

  葉辛走向唯一可以藏東西的辦公桌,拉開抽屜,裡面都是一些工作日誌,沒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你是說那種祭拜用的香燭?」

  「能夠在身上殘留,說明人在環境中停留了不短的時間,才會染上味道。」

  柳夏子面露驚奇。

  吳廷昨晚顯然沒有離開酒店,他用香燭在祭拜什麼?

  又是在哪裡祭拜?

  一無所獲的葉辛關上抽屜,直起身。

  「如果設置暗室的話,你覺得會在哪?」

  這是酒店,而且是六樓,不可能出現迷瘴山村里老村長在兒子房間挖掘地下室的情況。

  柳夏子努力思索,開動腦筋,突然靈光乍現。

  「那!」

  她抬起手,指了指葉辛。

  或者更準確說,是葉辛身後的書架。

  「我的一些叔叔伯伯,甚至我爸,都會在書架後面藏東西,私人金庫或者保險柜什麼的。」

  葉辛轉身,直面只有咫尺之遙兩米多高的書櫃。

  「肯定有機關,我來幫你。」

  柳大小姐跑過來,踮起腳一通摸索。

  功夫不負有心人。

  一兩分鐘後,柳夏子不知道碰到了什麼東西,書架從中間一分為二,如兩扇門般向兩盤緩緩移動。

  「找到了!」

  柳夏子激動道。

  果然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

  葉辛一馬當先走了進去。

  幽暗封閉的空間充斥著香燭的氣息,供奉的神龕更營造出神秘陰森的氛圍。

  「他不是不信鬼神嗎?為什麼會在自己辦公室里放著一尊神像?而且還故意藏起來?」

  柳夏子跟了進來,看著半個人高的神龕,滿臉驚訝。

  葉辛也有點意外,或者說,有點失望。

  果然。

  他把事實想像得太簡單了。

  吳廷並不是在祭拜自己意外身亡的妻子,而是在祭拜一尊神。

  幾根香還在燃燒,聯想之前吳廷臉上的黑眼圈,他可能是在這裡待了一夜。

  一個對鬼神之說嗤之以鼻的人,怎麼可能會對一尊神像如此虔誠?

  言行不一,必有貓膩。

  「難道真被朱朝陽說中了,他妻子的死,真的有蹊蹺?」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眼前的景象,讓本來對吳廷觀感還不錯的柳夏子都忍不住開始產生懷疑。

  「葉辛,快走吧,他應該快回來了。」

  柳夏子拉了拉葉辛的衣角,他們已經發現了吳廷的秘密,當務之急,就是趕緊離開。

  「等一等。」

  葉辛突然上前。

  「你要幹什麼?」

  柳夏子目露疑惑,然後就看見了讓她瞠目結舌的一幕。

  「哐……當!」

  葉辛像瘋了一般,竟然一把把神龕給推倒在地,香火灑落,逼仄的密室頓時塵埃飄揚。

  柳夏子不可思議的上前,發現神龕已經摔出了裂紋。

  「葉辛,你這是幹什麼?!」

  她難以置信。

  在薪火遊戲開啟前,柳大小姐是堅定的無神論者,從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神,哪怕現在親眼見識過殘酷的厲鬼,但她對神佛這些依然不感冒。

  不過有句話說得好,有些東西可以不信,但一樣要心懷敬畏。

  摔壞神像,這可是大不敬,迷信點說,是要遭天譴的!

  葉辛像個沒事人,輕飄飄的說了句走吧,然後就走出了密室。

  柳夏子匪夷所思,看了看神像,猶豫再三,還是沒有將之扶起來,轉身追了出去。

  反正神像已經摔壞,即使扶起來,也無法恢復完好如初。

  出了密室,柳夏子沒忘把密室給重新關上。

  搞了通破壞的二人沒再逗留,迅速離開辦公室。

  「你為什麼要那麼做?」

  柳夏子難以理解,「損壞神像,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以我們目前的處境,有必要害怕什麼報應嗎?」

  葉辛雲淡風輕。

  柳夏子頓時語塞。

  聽起來,貌似也有道理。

  「可是……可是你把神龕摔了,不是等於告訴吳廷,我們進去過?」

  「他為什麼會覺得,有人進去過?」

  葉辛的反問有點莫名其妙。

  「因為神龕倒了啊,那密室又不通風,那麼大一尊神龕不會無緣無故自己摔了吧?」

  「神龕確實不會無緣無故摔倒,但吳廷不一定會認為,那是人做的。」

  柳夏子聞言一愣,終於意識到葉辛的用意。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換作正常人,肯定知道是人為破壞,但表里不一顯然隱藏秘密的吳廷,恐怕不會如此思考了。

  「……你是想讓他覺得,那是……鬼做的?」

  葉辛默不作聲。

  電梯口,一座電梯正從五樓向上運行。

  葉辛抓住柳夏子的手,迅速跑向與辦公室相反的方向,躲進拐角。

  「叮。」

  電梯門打開。

  出來的正是吳廷,他沒有發現葉辛二人,轉身朝辦公室走去。

  【章節開始的時候讓你默唸三遍STO520.COM還記得嗎?分享臉書可能有驚喜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