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鑑定結果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默唸三遍思兔網址STO520.COM 請問記住了嗎?沒記住的話下章我再問一遍。最好幫我分享到Facebook哦】

  說話間,刑事情報科的另外兩個同事已經是陪著一個白大褂,戴著一副眼鏡的女醫生走了過來。

  而看到這個醫生,林督察仿佛是老熟人一般的,揮了揮手的就打起了招呼來。

  「怎麼樣,聶醫生?有查出來什麼特別的線索嗎?」

  「怎麼說呢?可能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我也只能是得出這樣的結論了。」

  被稱作為聶醫生的女醫生摘下了手套和口罩,先是對著林督察這邊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就擺出了一副很是篤定的模樣來。

  「首先,這裡的屍體不是一個人的。而是兩個人的。雖然屍體被破壞的很徹底,基本上已經從外表上分辨。但從其中部分重疊的骨骼以及身體特徵來看,這的確是兩個人的屍體沒錯。」

  「兩個人?」

  捂著口鼻對著眼前這一堆稀里嘩啦的場景認真一打量,林督察忍不住就是質疑了起來。

  「聶醫生,不是我懷疑你。如果這是兩個人的話,眼前的這些東西...是不是有些分量太少了?」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了...」

  先是搖了搖頭,然後又點了點頭。聶醫生算是肯定了林督察發現的疑點,而她也是就此展開了解說。

  「大致的估算一下,眼下的這些屍體殘骸加在一起可能也就只有四十公斤到五十公斤左右,即便是算上流失掉的血液,整體分量也不會超過七十公斤。這顯然只和一個成年男性的體重相當,而想要和我這是兩具屍體的觀點相吻合,很明顯是有著誤差的...」

  「但這裡面有著兩個嚴重的疑點。首先,眼前這些屍體殘缺嚴重。」

  「除了眼前這些殘缺的骨骼之外,頭顱、內臟以及身體絕大部分的脂肪和肌肉都是缺失的。理論上來說,如果這是一具完整的屍體的話,那麼就算它被切成了幾十份也是可以拼湊起來的才對。但眼下這些東西,明顯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

  別看這個姓聶的醫生看起來溫文爾雅,一副知性大姐姐的模樣。可從她嘴裡說出來的話,簡直就只能用一句瘮人來形容。

  眼前這堆東西血呼流啦的,光是看到就能讓人做噩夢。可這個醫生非但面不改色,反而還能一本正經的想著要把它給拼湊一下。

  而且看她這模樣還不是說說而已,而是真就好像嘗試了一下,只是未果的樣子。這讓在場的這些個警察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忍不住變了顏色。

  林督察這樣的老江湖還好,多少還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而像是陳靜儀,臉色都忍不住的煞白。至於阿政這個新手,更是猛地一把搭住了阿城的肩膀,仿佛沒有他的支撐,他連站都要站不穩了。

  這個情況讓陳靜儀感覺到了羞恥。雖然說他們情報科不是一線幹警,往日裡也只是做一些證據收集研究以及籌划行動之類的工作。但到底是警察隊伍中的一員,她無論如何也不想在同僚面前表現得太過軟弱。

  所以也是努力的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她張嘴就是問了一句。

  「可是...如果這是兩具屍體的話。那麼剩下的部分到哪裡去了?按照目擊證人的說法,事發的第一時間他們就報了警,巡邏的弟兄也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趕過來的。在這樣短的時間裡,把屍體破壞成這個樣子恐怕都已經很緊迫了。兇手怎麼可能還有時間帶走缺失的那些部分?」

  「這位是?」

  聶醫生和林督察是老相識,但陳靜儀她還是第一次碰面。

  女警在警察隊伍里並不多見,而一個能在這種場面下還控制住自己情緒,並且理智做出這樣判斷的女警,則明顯更加少見。

  聶醫生顯然對她來了興趣,以至於當場就投來了詢問的目光。而見此,林督察則也是主動的為兩者介紹了起來。

  「這是陳靜儀陳督察,刑事情報科的。因為死者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我們需要情報科介入來收集一些資料。」

  「明白了。陳督察你好,我是法醫科的聶寶言。能在這裡看到女警察,可還真是一件稀罕的事情。一般人光是聽到這裡面的情況恐怕都要避之不及了呢?」

  「我是警察,碰上這種事情自然不能逃避。倒是聶醫生,從事法醫這種職業的女醫生才是真的少見呢?」

  「總要有人去做吧。我雖然不像你們能在第一線上拼命,但總歸是能在背後給你們一些幫助。這也算是變相的維護了社會正義了,不是嗎?」

  兩個女人稍微交流的一下,立馬就對彼此有了個初步的了解。

  總的來說,彼此印象都不錯。而這也是讓他們接下來的交流也變得更流暢了起來。

  「陳督察剛剛說得對。時間上的確是不容許兇手從容破壞屍體並將其中的這些部分帶走。但屍體是不會說謊的。眼前的這些殘骸給了我們一個很顯然意見的答案。只是這個答案,也就是我剛剛說它匪夷所思,不可置信的部分。」

  「怎麼說?總不能說這些缺失的部分是人間蒸發了吧。」

  林督察嘟囔了一句,顯然有些想不太明白。

  作為老警察,他總會習慣性的假設。把自己代入到兇手的身份上,以兇手的角度去考慮,該如何造成眼下的這種局面。

  可他不論是怎麼想都想不明白,兇手要怎麼才能做到這一步。他甚至都想不到兇手的動機。

  如果僅僅只是暴起殺人也就算了,有必要做到這麼離譜,幾乎是碎屍萬段的地步嗎?殺父奪妻之仇也不過如此吧。

  「不,比那還糟糕。這些缺失的部分,我認為是被什麼東西給吃掉了!」

  「吃掉的?」

  一聽這話,林督察立馬瞪大了眼睛,其他人臉上也是一陣驚疑。他們的視線在屍體殘骸上來回的掃視,而也是半晌之後,林督察這才謹慎的張開了口來。

  「聶醫生,你說這話的理由是什麼?我想你應該知道,你這話到底有多不切實際吧。」

  「我知道,但我還是想要實話實說。因為我是法醫,我不相信常理推斷的東西,我只相信醫學鑑定出來的結果。」

  聶寶言語氣平淡的給出答覆,隨即她招呼了一聲,就領著眾人來到了一塊大約有半個胸脯大小,裡面隱約可以看見破碎肋骨的殘骸面前。

  「你們看這裡的傷口形狀。是很明顯的貫穿和撕裂性傷口。肌肉、筋膜組織的斷裂方式,還有創口邊緣的不整齊形狀,都可以佐證我的這個觀點。尤其是你仔細看一下這個創口的切面,是不是有著很明顯的弧度...」

  「嘶...這要是個嘴巴,那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和阿政阿城兩個人看的相繼腿軟,連道都有些快走不動的架勢相比。林督察倒是面不改色,甚至還伸手去比劃丈量了一下。

  「這要是一張嘴,幾乎都能把一個人的腦袋給塞進去了。尋常野獸能有這麼大的嘴巴嗎?」

  「沒有...只有最頂級的獵食性野獸才能有這樣的特徵。」

  說話的不是聶醫生,而是一個剛剛走進來的警察。看到眾人都是疑惑的看向自己,他也是立馬的自我介紹了起來。

  「軍械鑑證科董岸風。上級命令我來進行取證,我是來做彈道勘查的。正好聽到各位在聊這個,而我恰巧又對動物感興趣,所以就忍不住插了一句嘴。抱歉...」

  「你來的正好。董sir是吧,我來問你,如果這是野獸噬咬造成的傷痕,你覺得要是什麼樣的野獸才有可能?」

  作為鑑證科的專家,董岸風本身就是技術性人才。再加上他涉獵甚廣,博學多才。所以只是看了殘骸一眼,他就不加多想的回答道。

  「可能的答案並不多。人類在自然界裡其實並不弱小,作為標準的中大型生物,敢於主動襲擊人類的只會是體型相仿或者更大的動物。看這種形狀,如果兇手真是一隻野獸的話,它一定有大腦袋,而且咬合力一定也非常驚人。」

  「獅子、老虎、棕熊,或者體型在四米以上的鱷魚...除了這些之外,我想不到什麼其他的野獸能有這個本事。」

  「阿明,去查一下海關還有動物園,有沒有野獸走失或者非法入境的情況...」

  陳靜儀聽到這話,立馬吩咐了一聲。當然,她本人倒是對此並不抱任何的希望。

  以她的觀點看來,與其說眼下的這種情況是什麼野獸造成的,她寧願相信是那些所謂的魔界妖獸。

  畢竟當初黃永年那個造型,你別說是個人了,估計就是頭牛他也能把它給弄成這副德行。

  可話雖如此,她卻不好明說。畢竟你猜測是一回事,說出來別人信不信又是一回事。況且,那個所謂的特警隊也應該不是吃素的。聽到風聲,難道他們還能無動於衷不成?

  陳靜儀有自己的想法。林督察自然也是,別忘了,他可是幹了二三十年的老刑警。香江就這麼大點,他怎麼可能一點關於特警隊的風聲都聽不到。

  只是和陳靜儀這種把事情交給專業人士來解決的想法不同,他對於那些藏頭露尾的貨色可沒有什麼好感。

  所以即便已經意識到這個案子可能已經超出了他們所能應對的範疇,他還是堅持著,想要繼續調查下去。

  【章節開始的時候讓你默唸三遍STO520.COM還記得嗎?分享臉書可能有驚喜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