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托人買火車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124章托人買火車票

  下午又去了趟城中村,到幾家關係不錯的人家裡拜年,王姐和張嬸還給了三孩子紅包。思兔sto520.com

  許久不見的張小曼拉著陸寧春到外面說話,羞羞答答的說自己戀愛了。

  陸寧春被迫聽她說了半天她男朋友多好多好,忍不住道,「這事張嬸知道嗎?」

  張小曼搖搖頭,紅著臉道,「只是男朋友,還沒到見家長的時候,不過快了。」

  陸寧春想著張嬸是個精明人,肯定不會讓張小曼吃虧,就不多說什麼了。

  回到家,三孩子興致勃勃的的拿出今天收到的紅包數,拆開何校長給的紅包,看見裡面十張嶄新的十塊錢,都驚呆了,拿來給陸寧春看。

  「大姐,何校長給了好多錢。」

  三孩子的紅包里都是一百塊錢。

  陸寧春也有些驚訝,像王姐他們都是給五塊錢,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陸小姑是她們親姑姑,才給了二十,陸大爺爺也給了二十,建華叔給了五十,這一下給出去四百塊錢,算是大手筆了。

  陸寧春剛躺進被窩裡,「沒事,收著吧,有機會,咱再還禮好了,你們自己玩,我先睡一會兒。」

  三孩子聽說紅包不用上交,高興的不行,乖巧的從房間裡出去,關上門,為了不打擾大姐和顧哥哥睡覺,連電視都沒看,坐在沙發上玩跳棋。

  大年三十那一晚的營業額頂得上幾天的營業額,可家裡的食材用完了,總不能光閒著,這幾天街上的餐館都關著,正是生意最好的時候。

  陸寧春坐不住,次日,她和顧崢商量去其它遠一點的地方進貨,深市這麼大,總不能所有賣菜的地方都關門了。

  兩人兵分兩頭,她騎摩托車,他騎自行車,本來她讓顧崢騎摩托車,自己騎自行車,但是他死活不答應,她只能作罷。

  兩人到處打聽哪裡有能買食材的地方。

  還真讓陸寧春找到一處農貿市場,這裡看著有些冷清,不少店關門了,但是還有一小部分沒關門,陸寧春包下了他們所有的菜。

  他們也高興,早點賣完他們也能早點回家,所以在陸寧春還價的時候,他們痛快的讓了些。

  還是比平時的價格貴了不少。

  她買到的都是蔬菜一類,顧崢卻拉了一車的雞鴨魚還有豬肉回來。

  「你哪兒買到這些的?」

  「我去了一家肉聯廠,花錢買了兩條煙,兩瓶酒送廠里的小領導,才拿到這些東西,就都是冷凍的,可能達不到你要的新鮮。」

  陸寧春道:「特殊時期特殊處理,買菸酒的錢多少,我給你報銷。」

  「沒多少錢。」顧崢不以為意道。

  「一碼歸一碼,不能讓你辛苦一趟還自掏腰包,等會兒和買肉的錢一起報給我。」

  「行吧。」

  兩人開始盤算今天的進貨成本,比平時高太多了,顧崢提出給盒飯漲價,過年什麼東西都漲價,他們漲點也不算過分。

  陸寧春想了想,還是沒答應,本來就是用著不新鮮的食材,哪還能漲價。

  顧崢無奈道:「你呀,就是死腦筋。」

  中午開始張羅著開門,生意好得不得了,學校和工地雖然放假了,但是醫院這邊生意好,加上一些散客,扣掉成本,他們還是比平時多掙了不少。

  初三菜市場的小攤陸陸續續開門了。

  附近餐館的老闆好些還沒從老家回來,春風餐館的生意好得不像話,每天訂單不斷,門口客人排著長隊,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元宵夜過後,大街上的小餐館全部開門,路邊攤也又重新出現。

  靠著這段時間,餐館比平時多掙了幾個月的錢,大家也是真的累壞了,陸寧春大方的給每人發了一個大紅包,包括三孩子也有。

  大人忙起來的時候,他們也有幫忙。

  餐館漸漸又恢復了往日的樣子,幾個一直訂餐的工地還沒開工,見店裡不是那麼忙,陸寧春計劃著回老家一趟,看看老人,祭拜父母。

  老家的習俗,除了清明節,大年初一也要祭拜祖先,今年過年她們沒回去。

  現在手頭寬鬆了些,她不想讓三孩子受罪,打算買兩張臥鋪票,可她沒想到年都過完了,火車票還是那麼難買。

  她想到了威爾克餐廳的一位老同事,對方家裡有親戚在鐵路局工作,去年就托她買票了。

  對方也沒因為她辭職了就不搭理她,聽說她要買兩張臥鋪票,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過了一天就拿來了兩張臥鋪票和兩張硬座票。

  她當時正在店裡忙活,電話響起,她還以為是訂餐的,沒想到是那個老同事,「寧春,我在上班,沒時間給你送,你自己來取吧。」

  「好,我就過去,麻煩你了。」

  她摘下圍裙打算出去,顧崢見狀問道,「你去哪兒?」

  「我托人買了幾張火車票,現在過去取。」

  「你買火車票幹嘛?」

  「打算回老家一趟,過年都沒回去,總得回去看看,正好趁著這段時間閒點回去。」說著她已經跑出去,騎上三輪摩托車走了。

  威爾克餐廳門口。

  「得虧現在是年後,要是年前,我也不敢應承你,那會兒太難買了,站票都賣光了,現在好點,就這也是我親戚好不容易拿到的。」

  「謝了,有時間請你吃飯。」

  前同事道:「吃飯就不用了,你以前也幫過我不少忙,何春花當上主管後,我們一天到晚忙死了,連口喘氣的功夫都沒有,我好久沒出去逛街了,聽說你現在開餐館自己當老闆?」

  陸寧春笑道:「啥老闆,一家連正兒八經的店面都沒有的小餐館。」

  「那也比我們強,天天累死累活拿那麼點工資,還要忍受有些不講理的客人和何春花的欺負,想想就憋屈,你早走了也好。」

  「林大廚最近咋樣?」

  「還不是和以前一樣,除了李經理,餐廳沒人敢惹他,何春花面對他也得夾著尾巴做人。」

  陸寧春笑了笑,「有空來我家餐館嘗嘗我的手藝。」

  「行,我進去上班了,時間長了,何春花又要說我偷懶。」

  前同事朝她揮手告別,跑進了餐廳里。

  陸寧春看了眼威爾克餐廳的牌子,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轉身離開了。

  (本章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