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好奇心與正義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強勁的水流從高高的花灑沖在身上,衝掉仿佛鑽進毛孔的黑灰,順著槽道流淌到地下,匯入暗無天日的陰森管網。思兔sto520.com

  守護者公寓的水是溫熱的,一年四季,每天24小時。

  溫熱的水發掘出身體的疼痛和疲憊,一點一點地為尼爾回憶起這一整晚的驚心動魄。

  被殺死的狼人恢復了人形,尼爾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或許那兩頭狼人的本體是人,只是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才變成了恐怖的被毛的怪物。

  但舊印留在他們身上的傷痕卻依舊,就像被巨大的勺子剜掉了肉和骨頭,那兩具支離破碎的屍體讓哈瑞幾乎吐出了膽汁。

  然後尼爾就缷掉了皮卡的車牌,開著只剩下半副車架,但是車廂完好無損的破車駛進了義大利聯盟俱樂部的停車場。

  有趣的是波特羅居然沒有露面。

  尼爾本以為車子變成這樣一幅非正常的破爛模樣,必定躲在暗處觀望的波特羅或許會拒絕接收。

  可結果卻沒有。

  俱樂部燈火皆無,停車場了無活人,直到尼爾和哈瑞離開,他們都沒有見到任何一個義大利人。

  尼爾覺得……波特羅大概是知道狼人的。

  身體沖刷乾淨了。

  尼爾把熱水關掉,只留下冰刀一樣刺骨的冷水。那冷水揉著皮、剮著骨,毛孔在收縮中吐出最後的污穢,吸入新生般的活力,注入身體的角角落落。

  尼爾看到了胸口的舊印。

  或許是錯覺,他覺得那些圍成圈的不知何來的古老的楔形文字似乎有一星半點的殘缺。

  他想去找摩根。

  問清楚舊印的作用,問清楚胸前的紋身,還有祖謝坤、秘法師議會、窒息之手以及那個詭異的名為黑之束縛的儀式。

  然而他不能去。

  有朝一日他或許會配合密大教授們的調查,但絕不是今天,不是現在,不是他還背著瘋子的誣名,除了乖乖聽話,什麼都做不了的時候。

  奧班尼翁已經近在手邊。

  只要那些關鍵的報告還在那個黑幫頭子的手上,尼爾就一定會拿到,而且很快會拿到!

  「尼爾。」浴室外傳來哈瑞的聲音,「尼爾,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談一談。」

  意料之中的談話。

  尼爾關上水,濕著身體套上浴袍:「稍等,蘿貝塔,我出來了。」

  哈瑞是第一個洗澡的。

  這會她披著濕漉漉堪堪及肩的頭髮,斜倚在門邊,端著兩杯濃香四溢的咖啡。

  她把大的那杯遞給尼爾:「不要奶,不要糖,煮濃一些。」

  尼爾笑著接過來,摟著哈瑞深深一吻:「謝謝。」

  哈瑞紅著臉,低著頭,輕輕靠在尼爾坦開的胸前。

  「你早知道我們會遇到那些……那些不一樣的東西,是麼?」

  「從沒有確定過,但確實有這方面的猜想。」尼爾老老實實回答。

  「為什麼要這麼拼命?還有……你不是撰稿人,是麼?」

  「這個問題有點複雜。」

  尼爾笑著把哈瑞拉到床邊,坐下。

  他捧著咖啡思索:「該從哪兒開始說呢?我的名字。」

  他決定了:「重新介紹一下,我是尼爾,尼爾.布萊克,一個考古學家,冒險家,還是一個博士,密斯卡托尼克大學的博士。」

  哈瑞的瞳孔一下子放大:「尼爾.布萊克?!你是那個……」

  尼爾笑著點了點頭:「我是個被認證的瘋子,幾天以前,你的報社剛剛把這一點公之於眾。」

  「怎麼可能!」哈瑞呼一下站起來,「你看起來一點也不像……」

  「一場卑劣的誣陷罷了。」尼爾笑得雲淡風輕,「我和我的經理在研究方向上發生了一點分歧,正巧阿卡姆療養院承接這一類的業務,他就把我送了進去,以避免無謂的爭吵。」

  「阿卡姆療養院承接這一類的業務?他們居然把正常人變成瘋子……」哈瑞的腦子突然接住了,「凱文.鮑曼!是他!」

  尼爾啜了口咖啡,回味著苦澀在味蕾炸開的馨香。

  「凱文.鮑曼一直在配合丹尼.奧班尼翁倒賣人口,他們把療養院裡無人問津的瘋子賣給邪教進行祭祀,五年賣出了57個,我是最後一個,大概也是唯一逃出來的一個。」

  「邪教……」

  哈瑞張了張嘴,顫抖著緩慢地扯開尼爾的浴袍,露出胸口那道純白的疤以及圍繞著那道疤的奇怪的圖案。

  「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我就想問,這道疤就是……」

  「是記號。」尼爾說,「我從祭祀中被解救出來,這道疤就是在那晚留下的記號。」

  「鮑曼說我是特別的,奧班尼翁要求我健康,由身到心都要健康,所以他的手上有對我來說至關重要的證據,精神診斷報告、身體診斷報告、常識鑑定……」

  「只有拿到那些我才能洗刷誣名,只有洗刷誣名我才能回歸正常的生活。這是我現在要做的事,也是我調查奧班尼翁的真正原因。」

  哈瑞久久無言。

  她放下咖啡,用柔軟的指尖輕輕划過傷口和舊印。

  皮膚的微癢讓尼爾想躲,但他一動不動,任由哈瑞描完全部。

  「我能幫你!」她突然說。

  尼爾皺了皺眉頭:「蘿貝塔,我以為經歷過今晚你應該知道要遠離哪些東西。你的好意我會唔……」

  哈瑞用嘴堵住尼爾剩下的話,兩個人相擁著滾倒在床上,滾燙的咖啡灑了一地,飄揚起沁人心脾的滿室馨香。

  漫長的幽長的深長的濕吻。

  哈瑞在尼爾的腰上坐起來,劇烈地喘息,撐落了浴袍。

  「來做記者吧,你那旺盛的好奇心和正義感需要發泄的地方。」她嫵媚地笑著,「這是我的主編在第一次見面時和我說的話,是他把我從電報局騙了出來。」

  「我會幫你的!在很多時候,記者比學者更有用,哪怕你們懂得更多!」

  ……

  12月3日晚上發生在鄧納姆廢磚場的黑幫火拼很快在平靜的阿卡姆捲起了風暴。

  12月4日,阿卡姆廣告人報在三版的角落報導了這則消息,聲稱奧班尼翁與警察因分贓不均爆發械鬥,至少有5人當場死亡,其中就包括奧班尼翁最得力的幹部博比.希爾斯和艾迪.利瑞。

  博比.希爾斯是幸運三葉草運輸公司的副總,艾迪.利瑞是保安隊長。

  他們在阿卡姆的上流社會或許只是不入流的小角色,但在阿卡姆鎮,他們大名鼎鼎,受人艷羨。

  這則報導掀起了軒然大波,當天的阿卡姆廣告人報在兩天內加印了四次,在銷量上第一次壓制了他們的老對手阿卡姆公報。

  12月6日,不甘心失敗的阿卡姆公報用整整三個版面詳盡地報導了整場火併的經過,警察被摘了出來,取而代之的是早已淡出人們視野許久的義大利人。

  朱塞佩.波特羅復出了!

  久負盛名的公報用一個聳人聽聞的標題宣告了兇殘而偉大的熱那亞劊子手的復出……

  《愛爾蘭末日?奧班尼翁全面潰敗,或將徹底銷聲匿跡》

  看著這張報紙,尼爾知道,哈瑞做到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