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 因為他們是太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二一!」

  御花園的空地中,朱雄英背著手喊著口號。思兔閱讀STO520.COM

  他前頭,數個繃著臉的小太監竭盡全力的踢著正步。

  這是朱雄英打法無聊時間,想出來的兒戲之作。就按照當年上學時,軍訓時的方法訓練這幾個小太監。可也知道這種訓練方法對於這個時代來說,太過超前。還是這些小太監們悟性太低,總之他們走起隊列來,就四個字,慘不忍睹。

  他們也不是不想走好,而真是手腳不協調。因此走起來,好似一群腦血管後遺症患者似的,顫顫巍巍參差不齊。

  「小福子,你又順拐啦?」

  走著走著,隊伍中又有人順拐了。這些小太監各個分得清東南西北,但就是分不清自己的左右腿。

  聽了朱雄英的話,賈貴馬上拎著小棍跑上去。

  「殿下都說你多少次了,你就記不住?」賈貴一小棍,之家邦在了小福的小腿上,後者馬上呲牙咧嘴。

  「別裝,雜家沒使勁!」賈貴昂首說道,「真是的,皇太孫教你們,多大的造化啊?祖墳都冒青煙了你們!這兩步道,讓你們走的,那叫一個寒磣,雜家都替你們丟人!」

  「特別是你,小福子,就你順拐,邁的腿都跟別人不一樣!」賈貴開口教訓著,順便伸出自己的右腿,「先邁左腿知道嗎!」

  身後,朱雄英看到這一幕,無聲的捂住額頭。

  「賈公公!」跟小福要好的小順開口,有些畏懼的說道,「您老剛才邁的是右腿!」

  「嗯?」賈貴一愣,兩隻眼珠子湊在一起,看看自己的兩腿,似乎腿腳開始不麻利起來,「雜家的兩條腿,哪邊是左腿來著?」

  「行了,你一邊去!」朱雄英終於忍不住,開口道,「聽從我口令,全體稍息!」

  唰,幾個小太監站好,稍息。

  「立正!」

  唰,收腿的聲音響起,按個頭高低站好。

  「這還行!」朱雄英點點頭,起碼站著還像是那麼回事,比走強多了,隨後又喊道,「向右看去!」

  騰騰騰,全是跺腳小碎步的聲音。幾個小太監肩膀靠著肩膀,身體對齊。

  「別忘了間距!」朱雄英喊道。

  等幾個小太監又站好,朱雄英掃掃他們,「下面是隊列練習,一列橫隊變二列縱隊,走!」

  唰,有人準確的找到自己位置。

  有人懵圈,該動的沒動。不改動的,和別人撞上了。

  賈貴舉著棍子,「又出錯,信不信雜家抽你們!」

  「你別一驚一乍的,越是嚇唬他們,他們越聽不懂!」朱雄英開口道。

  「是是!」賈貴耷拉著肩膀過來,「殿下就是心善!」

  「重來!」朱雄英沒搭理對方的馬匹,對小太監們喊道,「全體都有,立正,開始報數!」

  「一,二,三,四!」

  ~~~~

  朱雄英以為是他的遊戲製作,可萬春亭中,朱元璋和一眾淮西勛貴們卻看得分外認真,有人眼中有驚愕,有人默默沉思,有人雙眼發亮。

  這些人雖然都出身貧寒,但打了一輩子仗,眼光最是獨到。一眼就看出,這等訓練方法的好處,還有實戰的用途。

  「咱看著,這有幾分像是練兵的法子!」朱元璋開口道。

  「臣看也是!」徐達皺眉沉思,「皇上您看,不過幾個小太監,按照口令就能原地列陣。咱們打了一輩子仗,哪次臨陣列陣不是雞飛狗跳的。若是有這個法子,豈不是上千人如一人?」

  「這隊伍齊整,列的快,每個人也都知道自己的位置,不會亂跑!」宋國公馮勝也開口道,「聽這口號,可比旗語和戰鼓好使多了!」

  朱元璋看著遠處的朱雄英,喃喃道,「咱大孫,這是在哪學來的?」

  「不管哪學的!」徐達小聲開口,「臣以為這等法子,應該記下來,用於軍中演練!」說著,又道,「試想一下,若是兩軍交戰之時。我軍一方只需數千通曉此法的士卒,就可在頃刻之間結陣!」

  「拍頭兵喊話,大家肩膀挨著肩膀,手持長槍如林推進是何等的威勢!」

  這時,遠處空地上,朱雄英又喊道,「向左轉!」

  簡單一個口令,頓時讓萬春亭中這些淮西軍功勳貴,又嗡的一聲。

  「這轉的太快了,嗖的一下就過來了!」

  「瞅瞅,瞅瞅,好幾個人一下都轉過來了!」

  「隊形還沒歪!真是奇了!」

  但接下來,他們馬上又陷入驚奇之中。

  朱雄英隨意在一處石凳上坐下,開口道,「現在開始,刺殺練習!」

  賈貴沖後面一擺手,自有兩個侍衛,送來齊眉的短棍,還有各種護具。

  數個小太監兩兩一組,手持木棍,相互而視。

  「殺!」

  小太監們一聲喊,按照朱雄英的教導,迅速的向前跨步,手中木棍對著對方的胸腹刺出。

  觀望的朱元璋眼睛一亮,「朴國昌!」

  「奴婢在!」

  「去把太孫給咱叫過來!」

  ~~~

  「孫兒見過皇爺爺!」

  「臣等見過太孫千歲!」

  朱雄英先給老爺子行禮,隨後笑著對眾位淮西勛貴說道,「諸愛卿平身,免禮!」

  朱元璋先把朱雄英拉到一邊,指著那邊還在練習刺殺的小太監們正色道,「大孫,這法子你哪學來的?」

  朱雄英想想,笑道,「孫兒無聊之下,自己想出來的!」

  朱元璋上下看看他,「真的?」

  「孫兒怎會騙您?」朱雄英笑道。

  朱元璋再次上下打量,狠狠的在朱雄英臉蛋上捏兩下,「你這小腦袋瓜子裡,長都是啥!」說著,又大笑的揉揉朱雄英的腦袋。

  朱雄英知道,這是無意間,他又露臉了。

  「你這法子,用來練兵好!」朱元璋笑道,「回頭,你寫下來,抄給咱成不成!」

  「這有什麼不成!」朱雄英笑道,「不過...........」

  「不過啥?」朱元璋問道。

  朱雄英先笑笑,「皇爺爺,孫兒想出的這個法子,人越多練起來越好。孫兒身邊的人太少了,您老能不給孫兒身邊,多派些人!」說著,指著小太監那邊,「都這麼大的最好!」

  「不成!」誰知,朱元璋卻鄭重的搖頭,隨後開口道,「他們是太監,這種法子不能教給他們!」說著,對徐達說道,「明日你看看,勛貴人家之中,多少年歲小的,挑幾十人出來,充做咱大孫的護衛!」

  「臣遵旨!」徐達笑道,「曹國公家的,潁國公家的,申國公,楚國公家的都是半大小子!」

  「嗯!」朱元璋點點頭,「就依你之言!」說著,又揉捏朱雄英一番,「以後咱大孫,在宮裡就是大將軍了!」

  勛貴子弟從小接觸軍事,訓練起來自然比那些太監要好用得多。

  就在朱雄英心中暗道之時,朱元璋的下一句話,卻讓他大驚失色。

  「朴國昌!」

  「奴婢在!」

  「去!」朱元璋牽著朱雄英,往酒桌那邊走,開口道,「把那幾個小太監,料理了!」

  料理,就是處死!

  他們犯了什麼罪,竟然直接處死?

  「不行!」朱雄英大喊,看著朱元璋,「皇爺爺,您為何要處死他們?」

  「他們是太監!」朱元璋正色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