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讀心術,恐怖的親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李園看著查爾斯,心裡在快速盤算。思兔閱讀520官網www.sto520.com

  這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壽命可能比朱林依良還要漫長得多,歷經了悠久的歷史,也掌握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秘聞。

  所以他不知道從哪裡得知了朱林依良和自己的關係,只是…...這個信息聖庭也知道嗎?

  「不,他們不知道!」

  查爾斯搖晃著酒杯,輕輕地喝了一口酒,但是動作的細微之處,總讓人感覺他在喝血。

  「還有大破滅之前的秘聞,漂浪者死亡的真相,如果你想知道,都可以算作附加的條件。」

  李園愣了一下,這是血族的讀心術,所以查爾斯能看穿自己的想法?

  那可真不錯!

  李園迅速在心裡說了老王八蛋四個字,然後饒有興致地看著查爾斯。

  查爾斯英俊如年輕人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笑容,「果然是個年輕的小子,我就權當是恭維吧,但是你想知道的事,都在我的腦子裡,」

  他用纖長的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腦殼,「如果你願意,現在都可以給你答案。」

  「空明藏裡面,到底有什麼?這個問題你還沒有回答!」

  李園立刻搖頭,把話題重新拉了回來,在確定自己要做什麼之前,肯定不能跟這隻吸血鬼有任何的交易,

  「值得你花費這麼大代價,當然50萬比特並不多,但勞動一個親王出面,這件東西肯定十分重要。」

  親王在血族的地位十分崇高,雖然一直沒搞清楚他們到底是什麼算的,有什麼樣錯綜複雜的關係,但,起碼也是相當於聖庭大主教的身份。

  「在此之前,我還想知道一點,我們之間如果要交易的話,要如何瞞過聖庭的耳目呢?畢竟作為身無分文的我,一下子多出了50萬,聖庭不可能會不懷疑。」

  「想知道我的手段?」

  查爾斯輕輕搓了搓手指,「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我找到你提出交易,你答應了,但是轉頭又跟聖庭出賣了我,在三天後的交易現場,製造了一場伏擊結果失敗,我全身而退,你得到了錢,以及其它想要的東西,這樣的故事你說聖庭會相信嗎?」

  嗯?

  李園沒想到查爾斯會想出這樣的辦法,有些出人意料,還是說血族的骨子裡就是瘋狂和嗜血的?

  可以想像得到,伏擊一位血族的親王,就算對聖庭來說,那也絕對是大手筆了。

  那樣級別的戰鬥,想一想都覺得熱血沸騰,讓人充滿期待。

  「你是說,配合我演這樣一齣戲,來取得聖庭的信任,以及後續行事的便利?但你真那麼有信心,能夠逃過聖庭的追殺?」

  「那是我該考慮的事吧?不過話說回來,這也是對你的考驗,假如不能在這次伏擊中活下來,那麼你……」

  查爾斯指著李園,「也就沒有利用的價值。」

  哦~

  李園哦了一聲,沒有立刻表態,跟聖庭告密的確是自己想幹的事,因為血族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聖庭和黑暗議會要是打起來,自己當然是喜聞樂見,只是沒想到,查爾斯會自己把這個建議提出來。

  竟然寧願以身涉險,看來查爾斯的圖謀很大,所以空明藏里到底是什麼東西值得他下這麼大的血本?

  「到底是什麼?」

  李園再一次把話題拉回來,如果查爾斯執意不說,那今天的談判也就到此為止了。

  「一把打開虛空之門的鑰匙,我聽說你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那這把鑰匙,或許也屬於其中的一種?」

  就算沒有讀心術,查爾斯也知道李園有些不耐煩,因此直接說出了答案。

  別人看不見的東西,當然是指善見果實,但是鑰匙就真的只是一把鑰匙嗎?

  「這東西有很多種不同的形態,鑰匙只是一個籠統的定義,實際上,它可以是一個物件,一種生物,或者一本書。而虛空之門,是不同空間之間的通道,比如網絡世界和現實世界,又或者,現實世界與修羅界,總之,這樣的東西,絕對不能落入聖庭的手中。」

  查爾斯說完這句話,就緊緊地盯著李園,眼中兩個紅色的光點,忽大忽小地閃爍,像是夜路上的兩盞燈籠,忽遠忽近,照的人心神恍惚。

  有一股力量隱隱透出,想要滲入到李園的意識中來,實際上也已經滲入了,只是它現在,甚至還想窺測到李園的深層意識,看一下行為模板和水面之下的內容。

  這個說實話,李園在異空間漂泊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聽說過有虛空鑰匙的說法,所以很顯然,這應該是聖庭設計的騙局,要誘殺黑暗議會,只是查爾斯也不傻,所以要用李園來試探個中的虛實。

  不過這一層意識翻湧著,浮現在意識淺表層的時候,就被李園用生命集群雜亂的思維遮掩了過去。

  查爾斯一瞬錯愕,牙齒磕到了酒杯的邊沿。

  他看到了龐雜的人群,好像來到了瘋人院,各種光怪陸離的想法,和宛如夢囈的呢喃,使得他高度發達和敏感的神經受到了震動,剎那間閉上了眼睛。

  「好混亂……這就是你生命的本質?」

  「講實話我也不清楚,」

  李園笑著喝了口酒,「出來這麼久,我該回去了,正如你所說的那樣,這件事我要向聖庭報備,這才符合邏輯不是嗎?」

  「好!」

  查爾斯放下了酒杯,「就先預祝合作愉快!三天後,我還是在這裡等你!」

  三天後,我還是在這裡等你……

  這就意味著,他要把戰場設在這家飯店?

  李園下意識地四面看了一眼,覺得這裡每一件裝飾品都很貴,所以有點心疼,「就不能挑個偏僻點的地方?」

  「不,我喜歡這裡的夜色,」

  查爾斯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當然你也可以不來,那樣就視同你成為了整個黑暗議會的敵人,我會把你身邊的人,一個個變成血族,讓他們體驗沒有靈魂的快感,和超越時間的永恆!」

  「你在威脅我?」

  李園眼睛眯了起來,如果不是關係到聖庭的布局,這時候漂浪者之翼很可能已經砍了出去。

  「不,不是威脅,」

  查爾斯十分坦誠地跟李園對視,「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你看……」

  你看這兩個字說出口的時候,他的人影忽然從原地不見了。

  就只剩下酒杯在桌子上打顫,因為消失之前,查爾斯在杯子上輕輕彈了一下。

  漂浪者之翼隨著李園的心意出手,瞬間劈出了三刀。

  夢幻一樣的光芒,閃耀在血色的結界中。

  朱林依良也同時出手,雪白的節肢刺穿了對面的椅背。

  所有人的動作都快得肉眼看不清,純粹是靠著戰鬥的本能,以及精神力量對環境和變化的掌控。

  在這個過程中,李園砍出了三刀,前兩刀擊碎了查爾斯的兩道殘影,第三刀改成向身後刺出,穿過腋下,發出了「叮」的一聲脆響。

  查爾斯的身影一顫,手上紫黑色的指甲快速退回成正常指甲的狀態,然後,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旁邊。

  李園的心臟開始劇烈跳動。

  剛剛的戰鬥仿佛電光火石,但凡自己和朱林依良慢了一絲絲,配合上有一點的失誤,查爾斯的尖指甲都已經刺穿了兩人的胸膛。

  只是這樣的站戰鬥如果延續下去,那兩個人誰都沒有把握,還能像剛才一樣完美地應對,挺過查爾斯的第二輪或第三輪攻擊。

  「你看,威脅是說空話、大話嚇唬人,而我從來都不屑那麼做。」

  查爾斯揮了揮手,血色的結界散開,

  「酒也喝了話也說了,兩位請便,不要妨礙我欣賞風景!」

  朱林依良和李園一前一後地走了出去。

  李園一直用全景視角留意著查爾斯的一舉一動,發現他就坐在窗前看著外間的夜色,好像變成了一尊雕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