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世界氣運,中原龍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廣袤天穹,烈日之側,仿佛有第二顆烈日與一條背生雙翼的百米巨蟒相撞。思兔閱讀www.sto520.coМ

  爆炸產生的璀璨光芒照耀天地,炫目至極。

  而爆炸過後,是漫天血肉如雨般落下。

  「叮!」

  「你已擊殺羯族圖騰大妖:騰蛇。」

  【必選任務3:擊敗羯族部落,擊殺羯族部落圖騰大妖(√)】

  「騰蛇已死,羯族高層將領死傷過半,首領石勒身死,判定部落敗亡!」

  長陽關城頭之上,齊宣單膝跪地,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面色慘白。

  「原來一次性耗盡全部罡氣……是這麼……難……難受……」

  而此時,他背上,一頭血色的饕餮虛影似想衝出體外,卻沒有得到他的允許。

  齊宣猛然驚醒!

  對了,還沒吞噬!

  他強行撐起身子,直接跳上了一匹長陽關的戰馬,離開長陽關,朝騰蛇四散的那片血肉策馬而去。

  不多時,濃郁的血腥味兒撲面而來。

  「吼……」

  齊宣翻身下馬,身後血色的饕餮虛影浮現,環顧四周張嘴咆哮了一聲,卻是沮喪地搖了搖頭。

  「……」

  齊宣無奈。

  騰蛇被遠距離擊殺,身軀成了一地碎肉,體內妖氣早就隨著身死而潰散流失。

  「可惜了。」

  齊宣滿臉遺憾,而饕餮虛影卻是聳了聳鼻子,忽然轉頭看向一個方向。

  齊宣心有所感,朝這個方向走出一段距離。

  只見滿地血肉中,有一條背生雙翼,數米長的淡藍色蛇軀不斷掙扎。

  它扇動羽翼似想飛起,可卻有一層金光將它死死包裹在內,禁錮在地。

  「是騰蛇的神魂。」

  一陣馬蹄聲踏來,許諾竟是也來到了此地。

  她乾脆利落地翻身下馬,走到齊宣身旁,靜靜地看著那條被金光禁錮的淡藍色蛇軀。

  「吞噬氣運而崛起,最終也被氣運斷絕了最後的生路。」

  許諾指著那層包裹騰蛇神魂的金光,「那就是氣運,在這個世界的原住民口中,則是被稱為中原龍運。

  包括騰蛇在內,五胡部落的圖騰大妖幫助胡人侵略中原,就是為了吞噬這些龍運,吞噬得越多,力量就越強。

  但這也是有代價的,吞噬龍運之後,這些大妖便無法化霧,也無法附身他人。

  神魂也會被龍運包裹,一旦失去肉身,神魂便會被龍運禁錮,就像騰蛇現在這樣。」

  許諾說著,神情平靜。

  齊宣忍不住問道:「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

  「因為我認識一個行走朋友。」許諾指了指這片天地,「他曾來過這個世界。」

  齊宣聽得此言,卻是想起了上一個大漢世界的衛青。

  還有那個與他合葬在一起的太玄行走,陳沐沐。

  「這些世界……」

  齊宣看向許諾,「這些太玄世界在我們走後,會怎麼樣?」

  「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許諾轉頭遙望遠方,好像看見了此方世界裡的芸芸眾生,「每一個太玄世界,都是真實的世界,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人生。

  我們太玄行走離開之後,這個世界依舊會照常運轉,只不過這個運轉的軌跡……會被我們這些外來客改變。」

  「嗯?」齊宣投來好奇目光。

  「還記得我剛才說,我認識一個曾來過這個世界的行走朋友嗎?」許諾面帶微笑,「他來的時候,是十年前。

  那時候,這個世界正處於司馬家八王之亂的開端,他接受的事件,也正是【八王之亂】。

  而這次事件,他們那批太玄行走全部失敗,最後的局面便是司馬王侯全部落敗。

  勝利者,是在歷史上本該早就死去的賈南風,也正因如此,我們現在才會是這般和歷史全然不同的局面。」

  齊宣眼眸微眯。

  難怪,難怪這個世界的歷史從八王之亂那時候就變了。

  「砰。」

  這時,禁錮騰蛇的金色龍運已經開始潰散,化作點點金芒流失。

  齊宣見此一幕,忽然想起上個世界,那個被他殺死的半面骷髏西蒙。

  太玄行走在太玄世界裡,除了完成任務,最重要的就是掠奪氣運,從而在世界結算時獲得獎勵提升傳承覺醒度!

  而在這個世界,世界氣運就是中原龍運!

  「我們不做點什麼?」

  齊宣看了眼愈發流失的金色龍運,不由得看向許諾。

  「做不了啊。」許諾無奈地攤了攤手,「想吞噬氣運,首先得身具氣運。

  我們得先遵循這個世界的規則,獲得一份世界氣運,成為【氣運擁有者】,方能加入世界氣運的爭奪之中。」

  齊宣皺眉,「遵循規則?這個世界獲得氣運的規則是什麼?」

  此言一出,許諾轉頭望北,「凡是戰亂世界,規則基本都是涿鹿天下。

  我推測,只待劉雲占據龍陽,以滅羯之功績稱帝之後,他就可以聚攏氣運了。

  然後再讓他給我們封官,我們便能獲得一些氣運,接著才可以正式爭奪更多的氣運。」

  齊宣聽罷,看著已經潰散大半,只剩一層朦朧金光的龍運,滿臉惋惜,「所以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騰蛇的龍運流失?」

  許諾嘆了口氣,「雖然可惜,但事實如此。」

  她轉身朝戰馬走去,「走吧,任務提示羯族已亡,雖然不知道究竟為什麼,但龍陽那邊肯定是守下來了,該回去看看了。」

  然而齊宣沒走。

  許諾回頭看了他一眼。

  只見齊宣身側,一頭血色的饕餮虛影面露貪婪之色,口水不斷滴到地上。

  「龍運吞不了,騰蛇的神魂我總可以吞。」

  齊宣咧嘴一笑,「可不能浪費了。」

  許諾見此,眼神微凝,喃喃自語:「饕餮的傳承……是覺醒的吞噬之力麼?」

  禁錮騰蛇神魂的龍運還在流失,只需片刻便會徹底消散。

  那時,便是饕餮,也是齊宣大快朵頤的時刻。

  「對了,你們這些有等級的行走是不是能直接觀察到我的傳承?」齊宣好奇地看向許諾。

  他指的觀察,是數據面板。

  「這種同行者的團體事件才可以,其它類型的事件只能看見問號。」許諾回答道。

  「我的傳承你看見了,還不知道你的呢?」齊宣笑了笑。

  然而許諾卻是翻身上馬,擺了擺手,「有機會給你看。」

  見此,齊宣也沒再追問。

  數息之後,禁錮騰蛇神魂的龍運徹底消散!

  騰蛇神魂雙翼一振就想起飛逃離。

  「吼!」

  然而在旁垂涎多時的饕餮虛影哪會給它這個機會,直接高高躍起,一口吞下!

  吞噬!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