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雷霆出手,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表面沒動聲色,李敬保持著直視曲梁紅,借眼角餘光悄然掃視周邊。思兔閱讀520官網www.sto520.com

  酒吧里其他人,無人察覺異樣。

  該喝酒的喝酒,該閒聊的閒聊,該拍照的拍照。

  然而包括陸陽成和易修竹在內,酒吧里所有人的視線都像是黏在了曲梁紅身上一樣,無論做什麼都不會移開。

  此外他們的舉止隱隱被限定在了一邊干手上的事一邊欣賞歌曲,不斷重複。

  注意到這狀況,李敬心下微沉。

  事情有些麻煩了。

  不過單純就眼前來看,情況不算有多糟。

  非是攻擊性質卻能作用於他人的手段,通常是魅惑等會影響人意志的精神層面法術。

  此類手段以隱晦不可覺察著稱,令人防不勝防。

  曲梁紅所用的手段應該不會太高端,且熟練度不高。

  不然他這會,也應該中招了。

  曲梁紅是三境初期。

  大境界差下。

  如果是高端手段又擁有一定熟練度,尚還是二境的他未必抵禦得了。

  此時酒吧里的人群也沒說如何痴迷於曲梁紅,只是注目於她挪不開視線,談不上被魅惑還是怎麼的,更像是被下了某種暗示。

  心中迅速分析形勢,李敬最終選擇以不變應萬變。

  沒轍。

  此刻他稍有異動,就會被察覺。

  直接打開,不太科學。

  正面上,他不會是曲梁紅的對手。

  且酒吧里擠滿了人,一旦動手死傷不可估量。

  他現在能做的只有暫時按兵不動,姑且看看曲梁紅到底搞什麼鬼。

  至少照目前的情形來看,曲梁紅的手段並不是以害人為目的,而是出於預防與控制。

  只要他沒異動,後者應該不會傷害酒吧的人。

  畢竟類似的表演已進行好幾天,沒見出過什麼事。

  ……

  時間,過得很快。

  轉眼兩個多小時。

  曲梁紅很能唱,兩個多小時只停歇了三次,期間選定了三個「幸運兒」。

  在她的歌聲停歇間,酒吧里的人有片刻恢復清明。

  沒人意識到自己中了招,讚嘆曲梁紅唱歌好聽之餘,在其挑選「幸運兒」的時候爭相起鬨。

  李敬坐在舞台邊緣,有想過趁陸陽成與易修竹清醒時做出提醒。

  奈何曲梁紅每次選人都很快,讓被選中的人登台問過名字,立馬就又續上了歌聲。

  臨時深夜十點。

  曲梁紅歌聲停歇,擦了把額頭莫須有的汗水。

  「今晚的演出到底為止,感謝大家熱情支持。依照慣例我選出今夜最後一名幽會對象,退場前再為大家獻上一曲。」

  媚笑著說了句,曲梁轟隨手指了台下一人。

  被選中那人顯然對此有期待,面露出狂喜的神色。

  不等曲梁紅髮聲,他擠開台下人群往舞台上面來。

  曲梁紅見此也不介意,沖登台那人嫵媚一笑,順勢向靜待在舞台邊界的李敬等四名「幸運兒」招了招手。

  李敬見狀微愣,下意識起身。

  其餘三名「幸運兒」也是跟著站了起來。

  與此同時,曲梁紅歌聲再次唱響,往舞台後方退去。

  眼見曲梁紅臨走仍用歌聲迷惑酒吧里的其他人,乃至跳過了詢問「幸運兒」姓名的環節,李敬微微眯眼。

  視線不經意間瞥過又一次中了招的陸陽成與易修竹,李敬默然舉步。

  包括剛被選中的那名「幸運兒」在內,另外三人皆已邁開腳步尾隨曲梁紅往舞台後方去,他不動彈不行。

  ……

  很快,曲梁紅唱著歌引領五人來到舞台後方,通過酒吧後門進入到一條陰暗小巷,往巷子深處緩緩走去。

  她的歌聲,仍未停止。

  李敬跟在其身後,臉色有些難看。

  這曲梁紅當真是滴水不漏。

  她手中的無線麥克風,直連著酒吧內部的音響。

  歌聲不停,酒吧里的人便不會恢復過來。

  退出舞台時他有留意過。

  即使是曲梁紅已離開,酒吧里的人視線仍停留在舞台後方她離去的位置。

  尾隨著曲梁紅深入陰暗小巷,李敬沒有妄動。

  走出一段路,曲梁紅最後咬了個重音收起麥克風,口中歌聲改為輕聲哼唱。

  顯而易見,無線麥克風的極限距離到了。

  但這,並沒有改變李敬目前面對的現狀。

  曲梁紅最後的重音,他明確感受到護體靈衣凝結在耳部的靈力受到了些許壓力。

  毫無疑問,這重音是增強其手段的作用。

  看樣子,陸陽成和易修竹暫時指望不上了。

  也難怪網上有那麼多與曲梁紅大搞擦邊噱頭的討論,但卻沒有半點與她具體幽會地點有關的消息。

  這女人,行事很謹慎。

  ……

  約是在陰暗小巷中前進了三五分鐘,輕聲哼唱著的曲梁紅帶著五人拐出巷口,走向一棟民宅院落。

  隔著稍遠的距離,李敬在民宅院前看到了一道人影。

  人影面貌,他窺視不清。

  午夜裡的城郊,寂靜無聲光線極少。

  太黑了。

  也就在李敬看到人影的同時,走在最前面的曲梁紅抬手比劃了個手勢。

  佇立在院前的人影遠遠向她點頭,身形扭曲了下,化作一陣陰風遁入院中。

  邪修!

  李敬身子一僵,腳下步伐不變。

  邪氣,他已然感受過。

  人影施展遁法,不可避免透露出了一絲出來。

  悄然往曲梁紅背後瞄了一眼,李敬瞥過同行五人,繼續跟進。

  很快,一行人來到民宅院前。

  曲梁紅口中再次咬了個重音停止哼唱,止步望向另外四名「幸運兒」,展顏笑道。

  「幾位先在這等著,陸先生是今晚第一個被選中的,我們按順序來。」

  迎上其話音,四名「幸運兒」相繼點頭,視線死死黏在她身上。

  李敬將這一細節看在眼裡,不動聲色。

  如他所料,曲梁紅的手段影響力比較有限,僅類似是施加暗示。

  想來中招者恢復會雖察覺不到異樣,但會有自己經歷過什麼的記憶。

  不然她在咬重音增強手段後,沒必要特意交代說明要按順序來,讓其他人在此等待。

  曲梁紅得到四名「幸運兒」回應,目光漫不經心著掃過四人。

  確認沒問題,她拉過李敬就往院子裡走,徑直推門走進民宅也不開燈直接往樓梯口走。

  沒有燈光,民宅內部黑燈瞎火。

  李敬無法確定,屋裡有沒其他人。

  不過至少屋裡聽不見有動靜。

  沒有放過難得的機會,李敬指尖輕動取出重案六組的通訊耳機連線戴弘,在曲梁紅拉著他拐上樓梯之際輕放在樓梯口的鞋柜上。

  曲梁紅並沒有察覺異樣,拉著李敬進入到一間臥室里關上門。

  黑燈瞎火中,她極具魅惑力的話音響起。

  「陸先生,你應該是一境修為?」

  李敬聞言順勢點頭,眼底閃過一絲冷色。

  在院外見到有邪修望風,他已篤定曲梁紅與邪修團伙有關聯。

  再有曲梁紅在酒吧里選擇性挑選「幸運兒」的可疑行徑,眼下已能明確至少有一部分違禁品是從她手裡流出。

  眼前曲梁紅這一嘴,顯然是要化身潘某蓮,借著暗示誘使他來上一出大郎吃藥的戲碼。

  這招,很髒。

  有暗示影響,受害者根本不可能出於不甘平凡,自願犯險。

  但事後不出意外,他們會認為自己是自願的。

  「當個普通人一定很辛苦吧?你……想不想突破一境?」

  黑暗中曲梁紅低語,湊近過來以近乎臉貼臉的方式到李敬面前,吐氣如蘭著取出一顆藥丸遞過來。

  「這是我用靈藥製成的一種破境藥物,吃了它你便能突破到二境,擺脫社會最底層往更高處走。」

  李敬見著藥丸,緩緩抬手接過。

  藥,他是不可能吃的。

  但送到面前的樣本,沒道理不拿。

  「被選中,你很幸運,今晚是你改變人生的日子。」

  曲梁紅如水的雙眸直勾勾看來,輕聲言說。

  「你可以儘管放心,這藥絕對安全。吃過以後就當我們從沒見過,我不會強求你做任何事。等下你離去時,另外會有人跟上你,送你一隻人工培育經過馴化的鼠妖。只要你好生飼養,將來它會成為你修行路上的助力。」

  說話間,她似是有些等不急,伸手握住李敬拿著藥丸的手往他嘴邊送。

  李敬很配合,順著她的動作將藥放到嘴邊,隨後止住動作另一手攀上後者胸口。

  ???

  曲梁紅。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她有點懵。

  正常來說,李敬應該乖乖吃藥才對。

  然而他不僅沒吃,還給她來了個黑手。

  這……

  啥情況?

  沒等曲梁紅想明白怎麼回事,黑暗中「轟」的一聲巨響。

  無比璀璨的雷光,在她胸前炸響。

  曲梁紅根本來不及反應,悶哼一聲彈飛出去「砰」一下撞到牆上,生生將牆體撞裂。

  黑暗中,李敬目光如電掃過曲梁紅頭頂血條。

  數值3312的血條。

  空了一塊,顯示2570。

  一擊未能清空血條的情況,李敬是第一次碰到。

  不過他很清楚。

  縱使是趁其不備全力出手,自己能對三境造成的損傷相當有限。

  沒有任何猶豫,李敬揮手取出輔查制式鋼刀。

  靈力灌注!

  刀芒顯現。

  李敬二話不說甩手猛力將鋼刀擲出。

  「噗!」

  血光乍現。

  鋼刀劃破黑暗扎在曲梁紅胸口,給她來了個透心涼的同時,將她釘在了破裂的牆體上。

  血條再減,顯示2346。

  見著血條削減,李敬神色不變,斷然抬手。

  此時的曲梁紅已反應過來,可她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

  若有防備,李敬的掌心雷傷不到她。

  可惜她沒防備。

  這會她渾身麻木,一身妖氣完全調動不起來。

  至陽至剛的雷法,一定程度上也遏制了她的妖氣運轉。

  見著李敬抬手,曲梁紅本就已是慘白的臉上瞬間失色。

  「不要!」

  李敬可能理會她嗎?

  當然不會。

  解決了這一個,外面還有一個。

  這會不是留情的時候。

  掌心雷!

  火力全開,連發!

  「轟!」

  「轟!」

  「轟!」

  一連三道全力轟出的掌心雷,前赴後繼精準命中曲梁紅胸口鋼刀。

  狂暴的電流,順勢湧入她體內。

  摧殘了她的所有,震碎了她身後牆體。

  其頭頂原本很是「堅挺」的血條,如流水消退,眨眼間徹底清空。

  「經驗+3312。」

  「等級提升,14。靈力強度+28,技能點+2。」

  「等級提升,15。靈力強度+30,技能點+2。」

  「警告:制式鋼刀(凡品四級58%),損毀。」

  無感情的提示音,在李敬耳邊接連響起。

  同一時間,他體內因跳級暴漲的靈力像是跨過了某一個門檻,一口氣濃稠了不下十倍。

  有此感受,李敬頓時明了。

  自己這是成功步入了三境。

  不像此前與稀里糊塗步入二境,他甚至不知是何時晉升。

  這一次,他的感受尤為強烈。

  感應中,由須臾空間創造的儲物空間也拓寬了三倍有餘。

  三境。

  李敬單手虛握。

  正想體會下因產生質變不太適應的靈力,耳邊「轟」的一聲巨響,一個巨大的黑色手印拍碎樓層屋頂,重壓下來。

  「艹!」

  李敬只來得及罵上一聲。

  黑色手印壓身,將整棟民宅拍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