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你說什麼?他是秦漢?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名護士推著一名患者來到秦漢的身邊。思兔閱讀520官網www.sto520.com

  在護士看來將最嚴重的患者交給秦漢才是最正確的,因為在秦醫生這裡,患者的生存機率將會大大的提高。

  不是對其他醫生的不信任,而是對患者的負責。

  秦漢上前查看了下患者的身體,又為患者診脈後,拿出隨身攜帶的針囊,熟練的抽出金針,在患者的胸口三針落下。

  只見患者突然劇烈的咳嗽,隨即睜開雙眼,在看見秦漢的第一時間,患者問道:「醫生,我還有救麼?」

  「放心吧,沒什麼事的!」秦漢安慰患者說道,這名患者的身體情況其實已經非常糟糕,秦漢只是不想患者的心態崩潰安慰他,而且在秦漢看來,雖然麻煩些,但是他還是可以醫治好的。

  「醫生,你要救救我,我還有一家人要我養……」患者眼角留下了眼淚。

  有多少人對生命的留戀,僅僅只是因為家人需要自己養!

  如果沒有身後的責任,可能很多人都不會毫不猶豫的放棄自己的生命吧!

  秦漢點了點頭,說了句放心後,示意席若雨將患者扶起來,將患者的衣服撩起,秦漢飛快的在患者的後背穴道上拍點著。

  隨即放下衣服後,秦漢回到問診台前,寫下一張藥方交給席若雨,說道:「若雨,馬上通知負責靜點的護士,給患者用藥!」

  「好的,秦醫生!」

  這個患者剛走,另一名患者就來到秦漢的身邊。

  秦漢在治療著每一個患者的同時,也在仔細的記錄著每一個患者發病的特徵和時間還有症狀。

  有了秦漢的加入,急診室里的醫生感覺到壓力驟減,畢竟他們看一個患者的時間,秦漢可以看完三個患者。

  和上次一樣,幾乎所有患者來到秦漢的問診台前,查看患者的臉色,診脈,針灸,開藥,四個環節下來不會超過兩分鐘,這就大大的減少了患者的積壓。

  終於在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急診室里的患者開始減少,所有醫生都鬆了一口氣。

  帶著崇拜的眼神看向還在為患者診脈的秦漢,要是秦醫生的加入,估計今天他們又是忙碌的一天。

  不過,即使有了秦漢的加入,急診室的醫生們中午還是沒有吃飯的時間。

  見患者減少,秦漢站起身,對席若雨說道:「帶我去看看反覆發作次數多的重症患者!」

  對著眾醫生點了點頭,秦漢馬不停蹄的和席若雨趕到了住院部,住院部里孫平會和鍾美美正在照看著患者。

  「不是說讓你去休息了麼?怎麼又跑到住院部來了!」秦漢看著忙碌的孫平會皺著眉頭說道。

  「我呆在辦公室也睡不著,心裡總惦記著這邊,這裡沒有急診室那麼忙,還好!」孫平會笑著說道。

  秦漢跟著孫平會查看了幾個重症患者的症狀,翻看著患者的眼皮還有起色,又診了脈,秦漢皺著眉頭說道:

  「我看著這次的病症不像是瘟疫,而且可能不具備傳染性!」

  聞言,孫平會立刻急聲說道:「你說什麼?不具備傳染性?那為什麼每天增加的患者會這麼多?」

  「很可能是這些患者都和一個感染源接觸過!」秦漢說道。

  隨即對身邊的鐘美美和席若雨說道:「若雨,給我採集十名重症患者的血液!美美,給我準備一台血液分析機!」

  「是!」

  說完兩人立刻轉身開始籌備秦漢交代的事情。

  等到血液採集完畢,秦漢帶著血液樣本走進血液分析室。

  一進分析室,一名醫生站起身來對著秦漢說道:「秦先生,您來了!」

  「我用一下血液分析機,我懷疑這次患者的病情不具備傳染性,而是同時接觸了感染源!」

  「不可能,怎麼可能這麼大面積的同一時間接觸感染源!」這名醫生還未說話,在醫生旁邊一個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急聲說道。

  看了一眼身穿防護服,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工作人員,秦漢淡淡的說道:「就算是唾液傳播的疾病,在分析室里也不用防護成這樣吧!」

  旁邊的醫生聞言,想笑又不敢笑,這名防疫署的工作人員,聽說是署長的親戚,這次來第一醫院本來就是抱著鍍金的想法過來的。

  所以才會呆在安全的血液分析室里。

  「你是幹什麼的?對疾病太不認真了吧?萬一要是瘟疫我這樣的防護級別有錯麼?未雨綢繆是我們工作的準繩……」

  「閉嘴!」這名工作人員的話還未說完就被秦漢打斷,「我沒工夫聽你在這講官話!」

  「血液分析我們已經做了幾會,根本看不出什麼!還要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防疫署的人說道。

  「這是我們第一醫院的醫生秦醫生!」分析室的醫生說道。

  秦漢沒有理會防疫署的工作人員,直接坐在了血液分析機前,將十名患者的血液樣本分別放在的載玻片上,就低下頭看向觀察鏡。

  「你這樣就是在浪費時間,我們已經查看不下十幾次,根本沒發現異常!」防疫署的人說道。

  「那為什麼直接定性為傳染事件?」秦漢頭也不抬的說道。

  防疫人員一時語塞,「這個……」

  「我為什麼要跟你說?這是防疫署的決定,你,現在給我出去!」防疫署的人員因為秦漢的問話自己解釋不出來,有些生氣的說道。

  「把他攆出去!」秦漢淡淡的說道。

  分析室的醫生一聽,立刻走向防疫署的工作人員,連推帶攘的就給『請』出分析室了。

  這幾天防疫署的這個人在這裡整天牛哄哄的跟自己說話,一副看不起所有人的樣子,他早就受夠了,現在秦醫生發話了,不慣著他了!

  室外,防疫署的人氣急敗壞的說道:「我要投訴你,你有什麼權利讓我出來,這麼粗暴,你就不配做一個醫生!」

  「如果他不配做一個醫生,你連做人都不配!」一道聲音在防疫人員的背後響起,回頭看去,原來是孫平會。

  「孫老,這人是誰啊?怎麼這麼牛?」見是孫平會,防疫人員不敢再發脾氣,而是問道。

  孫平會在中州的威望,就是防疫署的署長見到孫平會也是畢恭畢敬的!

  「知道江城瘟疫事件嗎?」孫平會淡淡的說道。

  「知道啊!」

  鍾美美見防疫署的人打擾秦漢研究,沒好氣的說道:

  「江城瘟疫就是秦醫生找到的治療方法!」

  「你說什麼?他是秦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