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相遇,你小子在想什麼歪念頭!?【4k小章求訂閱,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京都。思兔閱讀520官網www.sto520.com

  飯館。

  梁度坐下之後,並沒有等多久,小廝就敲門進來,把菜送了上來。

  菜也不多,和平常家常菜差不多,四菜一湯,不過初步一看,就色香味俱全。

  梁度看到這,心裡頗有些期待,他和曹依依兩人打了一個招呼,就沒有客氣,直接夾起筷子吃了一口,而後閉目享受起來。

  就像是前世藍星有一檔紀錄片,就道出了美食真諦。

  這句話很簡單,美食往往取決於食材本身的味道。

  梁度這一次入口以後,便深深理解了這句話。

  好一個飯館,怪不得敢如此命名,可謂確切至極。

  因為這裡的飯菜味道,正如飯館這個名字,返璞歸真。

  一向吃的不多的曹依依,吃了第一口飯菜之後,眼睛不由一亮,接著她的手再也停不下來。

  任春生一直關注著梁度的表情,發現他對這表示滿意之後,心裡不由鬆了一口氣。

  這樣的結果,不枉他花費如此多的精力,只要梁度對此感到滿意就好。

  這一次,梁度三人吃的可謂盡興至極。

  任春生飯後也忍不住感嘆,「只可惜,這飯館想要吃一次,就得提前預約。

  而且,每吃完一次之後,就得等下一個月,才能再次預約,不然每天都能來該多好。」

  梁度聽後,沒有說話,但是卻點了點頭,表示對這句話非常認同。

  不過飯館這規矩也不冤,畢竟有這等神奇的廚藝,這樣的人的確可以這麼傲嬌。

  當然,這飯館背後的主人,他的能量肯定也不小,不然在偌大京都,就算有這廚藝,想要立起這樣的規矩,怕也是難上加難。

  畢竟,京都遍地是貴人。

  大夏子民對外,絕對是同心同德,可是,對於內部來說,他們總會有各自和算計小摩擦。

  簡單來說,大夏子民私德可能有虧,但是在大局方面,從來就沒有輸過。

  所以這飯館主人的能量,絕對不會比瑤王府的能量小,甚至還要更大。

  因為能傳承這份手藝,保持這個規矩,他們所需要的能量和眼光就不可能小。

  不過,梁度對此也不想深究,不管這飯館背後主人背景如何,對他來說,這也不過只是一個飯館而已。

  既然現在自己已經酒足飯飽,那麼自己也沒有再待下去的必要。

  畢竟就算是好東西,那也要懂得節制,事後再好好回味。

  梁度心中剛有這個念頭,就看到任春生站起來,走到梁度身後,準備拉開椅子。

  這份眼力見,屬實難得。

  梁度對此也沒有推辭,曹依依更不會對此有什麼反應。

  要是她這時候是邕城捕頭,恐怕對任春生溜須拍馬的表現,早已經皺起了眉頭。

  只能說,來到京都加入夜鎮司之後,曹依依終究也成長了。

  她已經知道了這個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有人在的江湖,總有灰色地帶。

  也許,這就是人性吧。

  梁度這時不再感慨曹依依的變化,站起身來,任春生已經打開了門。

  可是,一開門之後,他卻沒有想到,門外竟然站著一個儒雅至極的中年人。

  自己不認識他。

  這是任春生看到這中年人的第一個念頭。

  緊接著他卻忍不住感嘆,因為對方的氣質,儒雅至極,也不知道是何方人物。

  不等任春生仔細在記憶里搜尋相似人物,對方已然拱手行禮,「想不到貴客來臨,區區招待不周,莫要怪罪。」

  梁度看到這中年人,忍不住眼睛一眯。

  真人境界!

  而且聽他這句話的口氣,對方應該就是飯館的主人,梁度真的沒想到,這飯館主人竟然是一個真人境界的高手。

  不過,梁度對此也只是稍稍驚訝,就不再覺得奇怪。

  隨著梁度對自己的實力越發清晰,他對待外人的態度就越發淡然。

  因為,不管對方是什麼人,或者自己遇到什麼麻煩,都可以隨手解決。

  既然如此,那他又怎麼不可能淡然?

  「想不到是飯館東家當面,你實在是太客氣了,我還要感謝東家,讓我吃到了這世上絕妙美食。」

  「先生言重了,你喜歡我這裡的飯菜就好,這次因為招待不周,區區有一份歉禮送上,望先生莫要推辭。」

  說完,飯館東家就雙手奉送上一塊玉牌,其上條紋清晰,中間寫著饕餮二字。

  任春生看到這,瞳孔不由一縮,心中大為震驚,忍不住脫口而出。

  「饕餮牌。」

  「不錯,小友好眼力,先生,此後你只要拿饕餮牌過來,只要飯館沒打烊,無論何時,都有一間雅間為您準備著。」

  他這句話的意思,簡單明了。

  飯館在京都的規矩很大,可是這是對他人而言,有了這塊饕餮牌,飯館在梁度面前,就沒有這規矩。

  曹依依在一旁,聽到東家這句話,眼睛不由發亮,看著梁度越發驚喜。

  沒想到,當初看起來普通的漕幫家生子,已然擁有了如此地位,讓人無法忽視。

  這個男人無論走到哪裡,都像漆黑夜中螢火蟲,光彩照人,就連這京都,所有人都似乎在圍著他轉。

  梁度聽到飯館主人的話,只是轉念一想,就直接伸手收下了這快玉牌。

  飯館主人看到梁度如此直接,也是心中一喜,一臉微笑。

  此後,他便識趣地說了幾句話,就告辭離開,絲毫沒有拖泥帶水。

  此刻,只留下任春生一臉崇拜的眼神,看的梁度差點感覺到尷尬。

  主要任春生是一個男人,如果他是女人的話,這樣的眼神,自己恐怕就不會如此表情。

  不過,他這時轉頭看了一眼曹依依,好傢夥,她的眼神和任春生可沒差多少。

  不行了,自己得趕快撤,不然自己就要飄了。

  想到這,梁度不再猶豫,直接大步離開,根本不給兩人拍馬屁的機會。

  ……

  飯館後院。

  此時,一個中年男子佝僂著身子站立在一旁,飯館東家這時候坐在椅子上打盹。

  「主人,那位已經走了。」

  「嗯,記得吩咐手底下的人,下次看到這位先生,一定要客客氣氣,不然,不要怪我無情。」

  「是,主人,你儘管放心。」

  說完,佝僂著身子的中年人,看到飯館東家沒有其他動靜,就退了出去。

  不過他倒退著離開院子的那一刻,他心裡還是有些奇怪。

  剛才那位到底什麼來頭,主人為何會如此討好於他,就連饕餮牌都送了出去,何至於此?

  不過,躺在院子內的飯館主人,此刻卻是一臉微笑,根本沒有在意自己手下的疑問。

  畢竟和這位結下一份善緣,甚好不過,自己也算欠老神棍一份認清。。

  這一次能夠這麼順利,還要多謝他的來信。

  說實話,要不是老神棍來信,他還不知道世間還真有這種蓋壓天下之人。

  縱使他在京都,隨時能得到朝堂消息,但是就算是朝堂,恐怕還是有些小看了這位。

  這京都上下,恐怕也小看了踏天樓夫子的格局,不然夫子也不可能把令牌賜給這位。

  甚至可以說,大夏能有此人,可謂幸甚。

  他心中感謝老神棍提醒,也想補償一二,就是不知道老神棍的弟子什麼時候來京都。

  這樣一來,就可以通過他弟子作為橋樑,好好償還這份因果。

  就在飯館主人還在考慮方休到哪的時候,方休兩人此刻看著眼前瑤王府的牌匾,不由一陣愣神。

  他還特意打聽了一下,這才不得不相信,還真有這種王府名字的酒樓。

  這樣看來,這瑤王府的地位,恐怕不低。

  他進了城以後,一路憑著自己的感覺,找到了這裡,第一眼就看到這麼大口氣的招牌。

  不過,方休對此卻感覺有些親切。

  畢竟不愧是邕寧府出來的王爺,開個飯館酒樓,都是這麼霸氣隨意。

  所以,既然自己到了這裡,那就不可能離開,畢竟這也是家鄉的美食,不管如何,到了京都,都得嘗嘗這味道如何。

  畢竟,不管什麼東西,只要到了不同的地方,它們某些細節,都會有些改變。

  清清小狐狸對此可沒想這麼多,直接就跟著方休進了瑤王府。

  面對瑤王府抽籤做菜的規矩,小狐狸破有些好奇,也充滿了興致。

  這瑤王府點菜方式,有些意思。

  只是,只能三次抽籤機會的規矩,讓小狐狸有些不盡興。

  不過,等到後面上菜以後,她也沒有管這麼多,和方休一起吃的不亦樂乎。

  原汁原味,就是邕寧府的味道。

  這在京都吃到如此正宗的邕寧菜,可謂難得至極。

  一時之間,方休吃的盡心至極,對瑤王府更是滿意至極。

  酒足飯飽之後,方休開始考慮,自己該去哪裡去找梁度,不過到了最後,他卻決定什麼也不做。

  直覺。

  就憑自己的直覺,什麼也不要多想。

  自從方休晉升日游使之後,他的感知越發強大,第六感直覺也越發神奇。

  當時在邕城秘地出關以後,就連老神棍都忍不住在感嘆,他天生就是相門的人,活該吃這碗飯。

  清清小狐狸吃飽喝足,對此也不在意,反正只要跟著方休有吃有喝就成,她不想其他。

  「行了,既然咱們酒足飯飽,得去找個住處,不然今晚,咱們怕是要露宿街頭。」

  清清小狐狸聽到這,不由一癟嘴。

  你這傢伙,就知道嚇唬我。

  在京都,只要有錢,怎麼可能露宿街頭?

  京都客棧酒樓無數,自己還怕沒住的地方?

  不過,她對此也沒多說什麼,和方休多加接觸以後,就可以知道這傢伙,只要爭吵起來,等待自己的就是喋喋不休。

  方休看到清清小狐狸竟然不和自己拌嘴,也沒多少興趣,直接結帳,而後帶著小狐狸出門。

  他前行方向明確至極,這不禁讓小狐狸有些好奇,這傢伙不是第一次到京都嗎,怎麼如此熟悉?

  方休卻沒有管清清小狐狸的疑惑,他就憑著自己的直覺,不管不顧,一直順著一個方向走。

  這就是自己的天賦,旁人羨慕不來。

  他們兩個人,從瑤王府出發,不知道拐了幾個小巷,終於在一個小客棧前面停了下來。

  小狐狸心裡第一個反應,就是心裡直呼好傢夥。

  京都那麼多大客棧,最後你竟然就找了這麼一個破爛的小客棧?

  這種本事,只能說佩服佩服。

  方休一看到小狐狸笑眯了眼睛的樣子,立刻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可是他也沒有開口解釋。

  這是自己的直覺帶他到的地方,所以別看這裡破小,恐怕這個小客棧不簡單。

  居安客棧。

  方休小心念叨客棧的名字,不由希望自己這次獨自來京,在這裡真的可以安心下來。

  但不管怎麼說,這名字一看就是好兆頭。

  所以,不管小狐狸在一旁笑的多開心,想看他的笑話,他還是直接一步跨入客棧。

  只不過,他一進客棧臉色就直接一變,就想提醒身後的小狐狸暫時別進來。

  可惜小狐狸身手不慢,直接就跟著他一起走了進來。

  小狐狸看到方休這個神色,以為他在惡作劇,剛要說話,卻被方休眼神制止。

  我現在不是開玩笑。

  小狐狸現在對方休也了解得差不多,一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這一次他是認真的。

  因此,她心中雖然疑惑,卻不再說話,反而暗中防備,以防不測。

  方休這時候心裡就念叨著兩個字——陣法!

  這是方休踏進客棧後的第一反應,他沒想到外表平平無奇的小客棧,內里卻是另有乾坤。

  只能說,不愧是京都,隨便轉個圈,就能遇到驚嚇。

  作為大夏相門唯一傳人,卜算陣法對於他來說,可謂就是他的老本行。

  而客棧掌柜錢伯看到他們兩個人走進來,心裡也不由得驚嘆一聲。

  不是因為他們俊美的容顏,只是因為他們的修行境界。

  好厲害的兩個年輕人。

  想不到年紀輕輕就已經是日游使境界。

  實在是了不得。

  不過,有些可惜的是,他們其中一個竟然是妖。

  在他精心布置陣法之下的客棧,他對異族氣息,可謂敏感至極。

  所以,雖然縱使小狐狸遮掩了氣息,可是他還是在第一時間,就認出了小狐狸的真身。

  不過,他對此也沒有太過在意。

  因為這小狐狸隱匿氣息的手段,一看就是大夏高手的正統手段。

  再說這幫助隱藏她氣息的高人,特意還留下了他的氣息。

  這就是明明白白告訴所有人,這小狐狸也是自己人,大家不用擔心。

  堂堂正正,煌煌大氣。

  這就是這高人的陽謀,不然,這小狐狸恐怕一進京都,就被夜鎮司包圍了。

  對此,錢伯沒有多說什麼,也不想揭穿自己已經看出小狐狸的身份,只是照常問了一句。

  「兩位客官,需要打尖住店嗎?」

  方休初始對安居客棧布滿陣法感到非常震驚,不過接著他就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恐怕這是隱藏在京都的高人前輩,自己這抱大腿的靈覺,既然讓自己到了這裡,其中肯定有好處。

  所以,他聞言直接點點頭。

  「掌柜的,幫忙開兩間上房。」

  「好嘞,兩位客官運氣不錯,我這裡剛好就剩兩個房間。」

  緊接著,方休二話不說,直接付完押金,他們剛要跟著錢伯上樓,卻聽到一陣腳步聲。

  他回頭一看,眼中不由滿是驚喜。

  怪不得自己會找到這裡,原來這都是最好的安排。

  因為剛剛進客棧,站在他面前的還能有誰?

  赫然便是梁度。

  「梁兄!」

  梁度看到方休不禁也有些驚訝,不過心裡更多的卻是驚喜。

  畢竟他鄉遇故知,自然喜不自勝。

  不過下一刻,方休就看著梁度,一陣擠眉弄眼,可謂一臉猥瑣。

  「大小姐,好久不見啊。」

  看到方休這嬉皮笑臉和自己打招呼,曹依依不知為何,直接臉色一紅。

  這方休,還是沒變。

  這眼神是什麼意思!?

  不知想到什麼,曹依依心裡輕啐一口。

  啊,呸!

  這小子,又在想啥歪念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