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遮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默唸三遍思兔網址STO520.COM 請問記住了嗎?沒記住的話下章我再問一遍。最好幫我分享到Facebook哦】

  泰安帝打量著程茂明神色,淡淡開口:「程卿,將軍府那邊該怎麼說,你知道吧?」

  程茂明立刻拱手:「臣知道。」

  「知道就好。」泰安帝緊繃的麵皮鬆了松,露出一絲笑意,「那你去忙吧,儘快把這個案子處理好。」

  「臣告退。」

  程茂明一走,泰安帝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剛才掛在嘴角的那絲笑意如一縷吹過的風,沒留半點痕跡。

  光線明亮的殿中,他久久沉默著,那些光亮絲毫照不進黑沉的心裡。

  劉川不敢打擾,默默倒了一杯溫度適中的茶放在泰安帝手邊。

  不知過了多久,泰安帝終於開口:「把太子叫來。」

  和掌握錦麟衛的皇帝比,太子的消息就滯後多了,到現在他只知道趙赫林辦事失利,卻不知人已經被一杯毒酒送走了。

  接到內侍傳話,太子心中就打起鼓來。

  小舅傳信說錦麟衛查到玄武營去了,父皇該不會知道了吧?

  太子忐忑著去見了泰安帝。

  「兒子給父皇請安,不知道父皇叫兒子來有何事?」

  泰安帝神情淡漠看著太子,內心卻波瀾起伏。

  這是他的嫡長子,一直以來毫無疑問的繼承人,卻沒想到越大越不像話,到現在竟令他產生了動搖。

  可如果不是太子,就是老四。

  泰安帝腦海中閃過魏王那張圓潤的臉,心情越發沉重了。

  比起發現繼承人無德無能,非此即彼的選擇更令他無奈。這種被動,比他初登帝位內憂外患時還要難受。

  「圓兒,你知道父皇最在意什麼嗎?」

  太子愣了一下。

  他以為父皇把他叫來是要罵他,怎麼聽起來像是談心?

  想了想,太子道:「父皇最在意大周安定,百姓和樂。」

  泰安帝笑了笑:「作為一國之君,這確實是我最在意的事,但作為一個父親,我最在意的是你和老四手足情深,相互扶持。」

  「兒子知道了,兒子會關照四弟的。」

  「你記住今日的話就好,回去吧。」

  「兒子告退。」太子雖一頭霧水,卻鬆快不少。

  沒想到這麼容易就過關了。

  太子離去後,泰安帝保持著握著茶杯的動作一動不動,整個人看起來仿佛老了數歲。

  劉川不放心,輕輕喊了一聲:「皇上——」

  泰安帝擺擺手:「讓朕靜靜。」

  他也想怒問太子這樣做的目的,劈頭蓋臉把這逆子教訓一頓,可在沒有換繼承人的打算前,就不能把窗戶紙捅破。

  他總要為老四留一條活路。

  廢太子立老四?

  泰安帝第一反應就是搖頭。

  因為從沒考慮過老四,加之老四自幼痴肥,他對這個兒子幾乎沒要求,很難相信老四有管好江山的能力。除此外,老四生母出身卑微,也是他不喜的。

  泰安帝頭疼揉了揉眉心,突然想到了先皇。

  父皇要是少生幾個兒子,他就不用把那麼多兄弟圈養在京城,還要費心防著了。而明明有這麼多兒子,卻不擇優而立,把皇位傳給了懦弱無能的長子。

  他要是有很多兒子——泰安帝遺憾嘆口氣。

  說到底,他對這個繼承人不滿意了。

  很不滿意!

  可不滿意又有什麼法子呢,總共就這麼倆兒歪瓜裂棗——

  泰安帝控制著自己別這麼想,吩咐劉川:「傳魏王進宮吧。」

  趙赫林身死的消息很快就會傳開,到時往趙赫林身上一推案子也就結了,他總要安撫一下老四。

  不久後,魏王到了。

  「兒子見過父皇。」

  泰安帝仔細看著躬身行禮的兒子。

  老四還真是一天比一天瘦,竟讓他覺得眉清目秀了。

  泰安帝的遲遲不語令魏王頗覺納悶。

  這個時候叫他來,難道不是為了林大姑娘被劫持的事?父皇怎麼一直盯著他看?

  「劫持林大姑娘的幕後主使查出來了。」

  「是誰?」魏王立刻問。

  「錦麟衛指揮使同知趙赫林。」

  魏王愣了愣:「他為何這麼做?」

  他和這個趙同知幾乎沒打過交道。

  泰安帝臉色複雜:「據他交代,是對你選妃心存不滿。」

  「啊?」魏王以為聽錯了。

  對他選妃不滿是什麼玩意兒?

  「父皇,這理由是不是太荒唐了?他有什麼不滿的,難道氣兒子沒選他?」

  泰安帝嘴角抽了一下。

  他就說,太子是個混帳,老四也不著調。

  「他女兒也參加了那場賞菊宴,回去後對你念念不忘……」

  魏王指著自己,嘴巴張得老大:「對我……念念不忘?」

  這不是諷刺人嘛!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魏王連連搖頭。

  那一日的情形他記得清清楚楚,那些遮掩不住嫌棄的貴女就不說了,就算為了王妃身份對他笑的貴女,也一眼看出假來,不然他也不會選中林大姑娘。

  要有對他鍾情的貴女,他把眼珠子吃了。

  「這是錦麟衛仔細調查的結果,怎麼不可能?」

  「父皇,賞菊宴的時候兒子還胖著呢,他閨女莫非眼瞎?」

  魏王說得隨意,泰安帝卻突然有些難受。

  這是他的兒子,就因為從小痴肥,如此看輕自己。

  而他何嘗不是忽略老四很多,就是現在,還為了替太子遮掩而哄騙他。

  泰安帝懷著內疚正了臉色:「怎麼能這麼說?你有你的長處,有人傾慕有何稀奇?難道天下女子都只看外表?」

  魏王抖了抖嘴角。

  他才不信!

  不過這是他皇帝老子,不信也只能聽著。

  「就算如此,趙赫林就要劫持林大姑娘?他真劫走林大姑娘,兒子也不會選他閨女啊。」

  「那可未必,你當初選中林大姑娘時怎麼說的?說她看你如常人。這樣你都願意選,要是趙姑娘跑來說心悅你,你能無動於衷?」泰安帝越說越篤定,「對趙家來說,這至少是多出來的一次機會。」

  「那可不一定,兒子現在瘦了。」

  近來他走在王府里,那些婢女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所以更值得一搏了。」

  魏王徹底閉了嘴。

  泰安帝一番安撫,送了不少寶物到魏王府,轉而吩咐劉川:「太子身邊那個王貴,悄悄除了吧。」

  【章節開始的時候讓你默唸三遍STO520.COM還記得嗎?分享臉書可能有驚喜哦】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