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拔劍四顧心茫然(求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要為師替你助陣嗎?為師覺得,親自到場為你吶喊的話,你能提升勝率。思兔閱讀www.sto520.coМ」

  太陽剛升起的文瑤峰,平日沒有白錦的叫醒服務,能睡到太陽曬屁股的歲命星今日一大早起來,滿臉雀躍看著自己準備亂殺的弟子。

  「請恕弟子無禮,容我拒絕.......」

  白錦滿臉嫌棄的擺擺手,自己一築基初級巔峰修士,去學宮裡欺負那些練體期鍊氣期的學生,本來就夠丟臉了。

  現在還有叫一地仙去壓陣,這是攻打萬花谷分閣,還是踢傀壘殿分店啊?

  「什麼嘛......虧為師起那麼早。」

  看到徒弟無情無義態度,雀躍的歲命星直接泄氣趴到桌面上,不滿的道。

  「告辭!」

  白錦抱拳作揖轉身往外走,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

  今日過後,我白錦將重獲自由,你們的合歡宗魔童回來了!

  接下來萬花閣里設宴三月,所有消費全部算在我身上吧!

  「早安,師兄們!」

  白錦從山巔走下來,抬手向其他文瑤峰記名弟子打了一個招呼,和他們結伴一同前往山門竹林里的學宮。

  今日所有人都顯得很興奮,都對學宮安排的演武充滿期待。

  星絡仙門弟子來自五湖四海,大多數都是凡塵俗世出家,並沒有見識過修真界拍賣會是怎麼樣的一個盛況。

  都對演武比試充滿激情,要知道演武比試並不是看勝負來選遊歷弟子的。

  只要演武表現的出彩,隨時都有可能被執事們選拔出來。

  「白錦!」

  白錦和同門一系師兄有說有笑,回答著他們關於修行上的問題。

  但一聲嬌斥,將所有人都驚住,下意識回頭看向喊出聲的人。

  入目發梢赤紅色,身著橘紅金絲錦繡道袍一少女。

  眾人一愣當做無事發生,轉頭就開始各自聊各自的問題,甚至不敢眼觀。

  生怕被祝扶拉出一頓噼里啪啦。

  「今日,我祝扶要替天行道,將你踩在腳下,我........」

  「請務必脫掉鞋。」

  白錦露出陽光笑容,嘴裡說出讓祝扶臉色漲紅的話來。

  修真界雖然沒那麼繁文縟節,但整體畫風都是偏向保守的。

  像白錦這類法外狂徒,無論放在什麼地方都要拉去浸一個豬籠先的。

  「死人!」

  祝扶氣的渾身顫抖,虛踢一腳,好似想讓白錦體驗男兒襠自強。

  「祝師姐,早安。」

  玩笑過後,白錦還是很正式的向祝扶道了一個早安。

  「?」

  祝扶滿臉驚疑看著白錦,下意識抬頭看向發現太陽照常的升起,並沒有出現什麼日月同天的異象。

  「你.....竟然會說人話了?說,你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我報告執法隊了啊!」

  白錦:「..........」

  你的第六感為什麼那麼准,你信不信我把你毒成漢子!

  祝扶被白錦春風滿面笑容嚇到,直接退避三舍打了一個寒顫。

  「早安嚴執事,我來報名參賽了。」

  進入學宮裡,所有學生都往位於學宮後方的演武道場走去,嚴執事坐在露天擂台道場門前長桌,和黃執事一起登記報名演武的學生。

  白錦來到長桌前嚴執事,開口讓老嚴替自己報名參賽。

  你......還要點臉嗎?

  嚴執事眉頭一挑,淡淡道:「誰說你能參加比賽的?你一個築基期修士,已經完全超出演武的上限了.......」

  白錦笑容逐漸收斂,面無表情的踮起腳尖在茫茫人海里尋找一抹白色。

  今日,我哪怕被歲命星拖走,和無情仙直面談心,我也要你老嚴頭蹲在學宮廢墟上口嚼百年丹參救心。

  金兄救我!

  「你負責擔任裁判!」

  嚴執事黑著臉,一眼就看出白錦墊腳尋找什麼東西,敲了敲長桌開口道。

  「以你的實力必勝,這樣的演武對於你來說毫無意義,既然是測驗,我身為你們的先生需要注意相對的公平。」

  「拿著點名冊,滾!」

  嚴執事一本書塞到白錦懷裡,抬起手一指擂台外一圓柱體岩柱,示意他不要擋住其他學生入場,去裁判席待命!

  「什麼玩意?我來擔任裁判?!」

  白錦滿臉木訥看著手裡點名冊,翻開第一頁就有一行注釋。

  作為裁判的白錦,想要獲取優勝需要將三十七場演武比試重傷率,維持十人內才能順利通過測驗。

  「金鱗對陣祝扶.....衛本良對陣雨雪晴.....赤玲對陣岩傑,夏禹對陣王曉。」

  白錦快速翻了一遍點名冊,心裡默默念了一遍對戰組合,發現其中規律。

  首席對陣首席,精英對陣精英,記名弟子對陣記名弟子。

  並沒有出現首席對記名,或者是精英對陣記名,哪怕每一組人數有缺,最終加賽的始終是同一組成員。

  「也就是我,我本來應該是蹲在首席組裡一直輪空的,你老嚴頭報復我聯合金兄爆破學宮建築,讓我去坐檯?」

  白錦合合上點名冊,饒有興致從儲物戒里掏出一把植物種子,抬手散向擂台的岩板地面上:「有點意思......」

  白錦等待了一會,嚴執事就收起擺在道場門前長桌,和黃執事一同坐在觀眾席上讓白錦宣布演武比試開始。

  「吉時已到,請柔相峰雨雪晴和地士峰的衛本良入擂。」

  「鬥法的規則如下,不得殺人,亦不得故意傷害同門,否則一律取消資格。」

  「第二禁制使用法器,請所有的參賽者自覺手搓法術。」

  嚴執事眉頭直抽搐的,看著大聲宣布新鮮出爐規則的白錦。

  嚴執事本意考驗白錦臨場應變,結果白錦來了一手風險轉嫁。

  「衛師弟.......」

  雨雪晴滿臉唯唯諾諾的神色,以極其狼狽的姿態摔到擂台里。

  她並不想上場進行爭鬥,但同門一脈師妹們抓住她的手腳,一二三,就直接丟到擂台上面去,開始了搖旗吶喊。

  生米當場給她煮成熟飯。

  「啊這......」

  衛本良一臉呆滯的看著雨雪晴,撓了撓頭不知道該如何進行鬥法。

  雨師姐性子一直軟綿綿的,從來沒有表現鬥爭心,就像一個深閨大小姐。

  和一個沒有戰鬥意志的人鬥法,衛本良只能直撓頭不知道如何是好。

  「雨師姐.....師弟多有得罪了。」

  衛本良想了想,還是快步跑向雨雪晴準備將其推到擂台外,結束戰鬥。

  「呀......」

  看到一台肉裝坦克朝自己衝來,雨雪晴被嚇了一跳,下意識雙手掐印,開啟抱頭蹲防模式瑟瑟發抖起來。

  這是柔相峰首座晨曦星教她的,如果在戰鬥里無法克服害怕情緒,可以直接抱著頭捂住耳朵蹲下來。

  敵人看在她可愛的份上,就不會過於為難她的。

  雨雪晴信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