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神乎其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替……替我準備的?」

  沈前第一次體會到了「受寵若驚」的感覺。思兔sto520.com

  「我知你比較拮据,但直接給你現金不合適,乾脆就幫你裝修了,收你為徒之後還未贈你什麼,這個便算小小禮物吧。」

  高文遠又轉過了目光,注視著遠處縹緲的雲霧,淡笑道。

  ……我覺得給現金挺合適的。

  沈前吐槽了一句,但心中也著實感激,他大概能聯想到是大佬高知道了那天柳長青曾邀請沈前高考完來通天塔住一段時間的事情。

  99層少說也有三千平,讓沈前自己掏錢那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而有了這個「居處」,沈前對於通天塔也終於有了一種歸屬感,不再是那種隔著什麼的感覺。

  至於禮物不禮物什麼的……其實安全感才是大佬高給予沈前的最大禮物。

  系統在某種意義上終歸有著局限性。

  「多謝老師。」

  沈前誠心實意的說了一句,才問道,「那日老師曾讓我要突破武者之前來尋您一趟,不知道老師有什麼教導?」

  「你暫時無需我教什麼,該告訴你的,長青都已經告訴你了。」

  高文遠搖頭,「我讓你來,是給你一點突破必要的東西,若你自己買,花費不值。」

  沈前一怔,正要詢問是什麼東西,眼角餘光一瞥,卻發現桌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個葫蘆。

  ……好吧,現在玩魔法都悄摸摸的了。

  沈前拿起來看了看,葫蘆就是普通的葫蘆,裡面也是空的。

  沈前正不明所以的時候,高文遠開口了,「把瓶塞取了。」

  沈前依言取掉了葫蘆的瓶塞。

  高文遠一揮手,「藥來!」

  好似潑墨畫一般,眼前的空間一陣漣漪閃過,隨即一株株藥草就憑空浮現出來。

  沈前震撼的看著這一幕,此刻漂浮在半空之中的藥草,超過了五百株,布滿了半個天空,蔚為壯觀。

  以沈前的半吊子煉藥知識,卻也還是認出了其中幾種藥草,比如說「黑白蟲草」以及「百年靈參」等等。

  這些藥草倒是有一個共性,那就是都受了大量靈氣滋潤,藥性大補。

  難道……

  粗通藥理的沈前心中一動,好像已經知道大佬高要幹嘛了。

  雖然有些心理準備,但接下來的一幕依舊震撼。

  「此處應有火。」

  高文遠雲淡風輕的指著虛空說了一句。

  轟!

  一人高的熊熊大火燃燒了起來,熾烈的溫度撲面而來,但在近前的時候卻又轉瞬消弭。

  「再大些。」

  火焰暴漲,到近乎兩人高才停了下來。

  「蟲草入火。」

  「靈參入火。」

  「凝元草去。」

  「多了,再減三分。」

  「火降半米。」

  「靈氣來。」

  「百解石入火。」

  ……

  高文遠就站在原地,不斷的輕聲開口,半空之中的藥草按照順序投入了火焰之中,多的又被丟出來,少的又自己撲進去,七彩的天地靈氣不斷匯聚,香氣四溢。

  約莫五分鐘過後,隨著高文遠大手一揮,火焰和藥草殘渣驟然消散一空。

  虛空之中,只剩下了約莫百來顆乳白色的渾圓丹藥。

  隨即,那些丹藥旋轉著排隊而來,一顆顆落入了沈前手中的葫蘆。

  當最後一顆丹藥也進入了葫蘆,沈前張大的嘴巴終於勉強合攏起來,看向高文遠的眼神十分複雜。

  ……大佬啊,你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我?

  沈前已非小白,但這種煉藥的手法卻是聞所未聞。

  神乎其技。

  大概,也只能用這四個字來形容沈前的感受。

  也不知道系統能不能學會這種手法?

  不過沈前估摸著希望不大,畢竟,這裡面肯定有精神力的運用。

  可惜了。

  這要是拿去人前顯聖,簡直是必殺技啊!

  「這些融元丹你拿著,想來應該夠了。」

  高文遠坐了回去,解釋了一句,「你是圓滿軀,突破所需的靈氣勢必遠遠多於常人,若無融元丹相助,雖也可勉強突破,但元氣質量會下滑。」

  沈前這才明白高文遠的苦心,趕緊又鞠了一躬連連道謝。

  融元丹他本來也有兩顆的,一顆是在衛思鑒的實驗室撿的,另外一顆是當時在集訓班柳長青給的獎勵。

  不過他賣了一顆給鄭少陽,所以還剩下一顆。

  而沈前本來以為一顆就夠了……因為大家都只用一顆。

  此刻聽高文遠說完,才明白了其中的差別。

  一顆融元丹按照最低的市價十萬計算,一百顆就是一千萬!

  沈前自己一個區區百萬資產的「窮逼」,是肯定掏不出那麼多錢的。

  高文遠雖說沒有直接給沈前現金,但這些饋贈卻遠勝現金。

  沈前感動之餘也有些感慨,大佬高對自己也太好了,好得像親兒子一樣……嗯?

  沈前偷偷打量了一下高文遠,隨即有些自慚,從顏值來說,兩人應該是沒有什麼血緣關係。

  「若無其他事,你就去吧,在城外小心些,有些地方我未必能看到。」

  高文遠的聲音打斷了沈前的胡思亂想。

  然而沈前卻沒急著走,而是有些欲言又止。

  「是想問我高考之後的選擇嗎?」高文遠淡淡道。

  「是。」沈前點頭。

  「你自己拿主意。」

  高文遠頓了頓,臉色平靜,「去軍武不輕鬆,去北方也一樣。」

  在沈前疑惑抬頭的時候,高文遠淡淡一笑道,「忘記北方有誰了嗎?」

  沈前先是迷惑,但很快想到了什麼,心中不禁一凜。

  燕山公!

  北都有燕山公……他差點都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聽柳長青的口氣,雖然燕山公和高文遠不會有什麼生死之爭,但一些矛盾是少不了的。

  到時候高文遠遠在靖城,他獨自在北都,大概就跟王朔之前在靖城的處境差不多吧,如果沒有師兄幫忙,就只能靠自己。

  「我知道了。」

  沈前又恭敬的行了一禮,這才離開了頂樓平台。

  走進電梯,沈前按下了一樓的按鈕,琢磨著回家一趟稍微準備一下,就出城去突破初武者。

  叮咚!

  電梯突然停了下來。

  沈前感覺不太對勁,因為到一樓不可能這麼快。

  他抬頭看了一眼,電梯停在了33層。

  33?

  這個數字怎麼有點熟悉。

  沒等沈前細想,電梯門已經打開,首先進入沈前視線的……

  是一雙幽深如潭水卻又異常好看的眸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