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章還能再續前緣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不……」賀蘭夏崩潰的搖頭,「你們不能這樣對我,你們怎麼可以這麼殘忍?你們不可以……不可以的……」

  賀蘭寧譏諷的呵笑,「你都拿刀子捅我了,我還有什麼不可以的?你是想只能你負天下人,不能天下人負你?你多大臉?怎麼可能呢?」

  夜都的警察出警速度很快。思兔sto520.com

  幾人只是爭辯幾句的時間,窗外就響起了警笛聲。

  賀蘭夏嚇的雙腿顫抖,「噗通」一聲跪在了賀蘭寧腳下,抓住她的裙擺,仰臉哀求的看她:「姐姐,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你原諒我吧,我是你親妹妹啊!

  我不是真的想要殺你,我只是一時生氣而已,求求你,原諒我……」

  賀蘭寧一腳將她踹開,只說了一個字:「滾!」

  如果不是上官牧野及時救她,她這會兒已經是死人了。

  賀蘭夏居然有臉讓她原諒她?

  她想太多了,她賀蘭寧不但不是聖人,而且睚眥必報!

  賀蘭夏見賀蘭寧不肯原諒她,她父母也不肯幫她,爬起來想跑,被上官牧野攔住。

  賀蘭夏見自己跑不掉,回頭瘋狂的沖賀父、賀母大吼:「你們為什麼不救我?為什麼?虎毒不食子,你們難道比老虎還毒嗎?」

  賀母哀求的看向賀蘭寧:「寧寧……」

  兩個女兒弄成這樣,她難過的心都碎了。

  賀蘭寧無動於衷。

  賀父沖她搖搖頭:「行了,別再說了。」

  他們的小女兒已經長歪了,說什麼都沒用了。

  警察到了。

  了解到事情的經過之後,給賀蘭夏戴上了手銬。

  賀蘭夏被警察帶走時,像是瘋了一樣大吼大叫。

  她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

  今天是她取代賀蘭寧成為任家少夫人的日子啊!

  她距離她夢想中的一切只差一步而已,卻仿佛從山頂跌下,摔的粉身碎骨,一瞬之間,便什麼都沒了……

  看到賀蘭寧被警察抓走,賀母幾乎哭暈過去。

  賀父疲憊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也不想面對賀蘭寧,沉默的扶著妻子離開酒店。

  望著父母離開的背景,賀蘭寧嘆了口氣。

  她知道,她爸媽心裡其實是怪她的。

  怪她在賀蘭夏和任遠行的婚禮上放那種視頻,破壞了賀蘭夏和任遠行的婚禮,逼瘋了賀蘭夏。

  她父母想看到的結局,是她大方的成全賀蘭夏和任遠行,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以後繼續和賀蘭夏做好姐妹。

  但是,怎麼可能呢?

  她是個自私的人。

  所以,她做不到犧牲自己,成全別人。

  她必須搞事情,狠狠的報復那對狗男女,心裡才會痛快。

  可對她爸媽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和賀蘭夏都過的幸福,她爸媽才會幸福。

  她將賀蘭夏送進了地獄,她爸媽心裡的痛苦不比賀蘭夏少多少。

  雖然她爸媽嘴上沒說,但心裡一定是埋怨她的。

  埋怨她不夠大度,不能一笑泯恩仇。

  隨便吧。

  反正以後對她父母,她該有的孝順一點都不會少。

  但想讓她做個犧牲自己成全別人的人,不管是為了誰,這輩子都不可能!

  她嘆了口氣,將心中的鬱氣都吐了出去,對上官牧野說:「我們找個地方談談吧。」

  「你交給我們的委託,我們已經完滿完成了,」上官牧野說:「我們的合作到此結束,應該已經沒什麼好談的了吧?」

  他一張嘴就差點把賀蘭寧給氣死了。

  賀蘭寧肺都要氣炸了,在心裡咬著牙罵:死木頭!

  她咬牙切齒:「我要和你談新的委託!」

  上官牧野說:「什麼新的委託?」

  賀蘭寧張嘴就來:「我得罪了任家,我怕他們報復我,我想委託你保護我一段時間,咱們找個地方,談談價錢,順便吃點東西,我請你。」

  「應該不會吧?」上官牧野說,「你現在是顧家的合作夥伴,任遠行不敢動你的。」

  「誰知道呢?」賀蘭寧反問他:「在賀蘭夏拿刀子捅我之前,你能想到賀蘭夏有拿刀捅我的勇氣嗎?」

  上官牧野想了想,「我是沒想,但是認真想想的話,應該能想到,畢竟,你是真的夠狠的,一點情面都沒留,一夕之間就讓她身敗名裂,失去了一切。

  你把她害成那樣,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仇恨讓她一時失去了理智,想要拉你一起去死,是有可能的。

  不過,她今天的行為屬於激情犯罪,等她冷靜下來,她會後悔的。」

  「什麼叫我夠狠的?你會不會說話?」賀蘭寧氣的想踹他:「如果是你,難道你會手下留情?」

  上官牧野想了想,「應該不會,畢竟,是她不仁不義在先,就不能怪我報復回去了。」

  「就是,這還像句人話!」賀蘭寧哼了一聲,「我不管,我惜命,我就要委託你保護我!

  今天任遠行丟人丟的也夠大,萬一他被人嘲諷了,懷恨在心,想要弄死我呢?

  反正我有錢,我有錢,我任性,我就要委託你保護我!」

  上官牧野:「……行吧。」

  廣廈事務所的宗旨之一:在不違背原則的情況下,有錢不賺是王八蛋!

  當然,這不是他們老闆的定下的宗旨,這是唐無憂的宗旨。

  聽他答應了,賀蘭寧特別高興,把他去了一家她常去的私人會所,要了一個包間。

  包間裡有酒櫃,客人自助,離開時會有服務生過來清點結帳。

  賀蘭寧拿了好幾瓶酒,隨便選了一瓶打開,給她和上官牧野倒滿,「乾杯!」

  不等上官牧野回應她,她一口乾了。

  上官牧野:「……你悠著點,還沒上菜呢。」

  「悠不住,」賀蘭寧又倒了一杯,又一口乾了,「心情不好,一醉解千愁。」

  上官牧野:「……」

  行吧。

  他抿了一口酒,「那咱們先談正事,省得待會兒你喝醉了,什麼都談不了。」

  「行,談正事,」賀蘭寧給自己倒了第三杯酒,依舊是一口乾了,把空酒杯滿上,直勾勾的盯著上官牧野的眼睛說,「我先和你談一件最最正經的事……」

  上官牧野點頭:「說。」

  賀蘭寧湊近他,直勾勾盯著上官牧野的眼睛裡已經有里些許朦朧的醉意:「上官牧野……」

  上官牧野仍舊點頭,示意自己在認真聽。

  「如果……」賀蘭寧說:「我是說如果……我爸媽同意我不招贅了,我們之間還有可能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