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番外 小小的我(昕哥兒番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我叫趙昕,名字是祖母為我取的,聽說我降生那天,家門口圍了許多人,都在等待著喜訊。

  最著急的還是那時的太子,如今的聖上,我的父親魏元諶,父親緊握著我母親的手,恐怕母親與我有半點的閃失。

  不要問我為何我姓趙,而父親姓魏,並不是因為我們不是親生父子,而是我父親喜歡魏這個姓氏多過於趙,其中的緣由嘛,看過我父親、母親故事的人,都比我要清楚。

  話題扯遠了,還是重新拉回我的身上。

  之所以這麼多人關切我,自然是因為我的身份不同,我是太子和太子妃第一個孩兒,總之,光著屁股的我大聲啼哭,讓許多人紛紛露出了笑容。

  幸好我沒有那時候的記憶,否則想一想當時的情景……我就難免不失體面地尷尬一笑。不過二弟出生後,被人傳看屁股的場面,彌補了我這部分缺失的記憶。

  我小時候最喜歡的事就是賴在母親懷裡,讓母親為我穿衣、餵飯,抱著我四處走動,累了就睡在母親床上,母親也很嬌慣我,無論我提出什麼要求母親都會答應,不過我能感覺到在這個過程中,父親不太滿意,隨著我年齡增長,父親的這份不快表現的越來越露骨,尤其是母親生下二弟後,父親鄭重其事地將我叫到跟前,意味深長地道:「你長大了,現在又有了弟弟,以後不能總纏著你母親,你母親照顧兩個孩子太過疲累,你要懂得體諒你母親的辛苦。」

  我點了點頭,表示知曉了,與二弟相比我的確是個大孩子,我會幫母親照顧二弟,從那時候起,只要有時間我就會去母親屋子,坐在二弟小床旁邊,逗弄著二弟玩耍,有時候還會與二弟一起睡在母親榻上,母親也躺在旁邊望著我們兩個,母子三人度過許多悠閒的時光。

  不過我覺得父親對我這樣的舉動還是十分不滿意,我明明全都按照父親的期待和要求去做了,沒讓母親再給我穿衣、餵飯,也不會讓母親抱著我四處走動,我哪裡錯了嗎?

  隨著慢慢長大,我發現大人的思量並不像孩子那麼簡單。有一日,母親剝葡萄給我吃,我剛吃了兩顆葡萄就感覺到了正襟危坐的父親看向我時,目光略微帶著些許的威嚴。

  我不敢再勞累母親,便自己動手取葡萄,父親的神情因此柔和了不少。我長長地舒一口氣,我答應過父親的事不能忘,這麼大的孩子怎麼還能如此?我也為自己一時的任性感到羞愧,總覺得對不住父親。

  吃過葡萄,我和乳娘帶著十個月大的二弟去園子裡玩,走到半路我想起將做好的竹蜻蜓忘在了母親屋中,於是跑回去取竹蜻蜓。

  走到屋外順著窗子向裡面張望,屋子裡的情形讓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瞧見父親竟然靠在母親懷裡,母親拿起一顆剝好的葡萄送入了父親嘴裡。

  父親不是說……我年紀大了不能勞累母親嗎?父親難道年紀不大?我腦海中滿是裴少師教的聖人語,恨不得現在就走到父親面前,用這些言語捍衛我小小的自尊心。

  父親這樣表里不一,豈是君子?難為父親還被稱為是大周的中興之主,我正心中激盪,父親的目光看過來,父子兩個對視,父親依舊氣定神閒。

  我以為經過了這件事,父親在我面前多多少少會有些理虧,事實上當我摟著母親脖子撒嬌時,父親的威嚴一點沒受影響。

  我最終敗下陣來,乖乖地從母親懷中滑下來,穿好鞋向父親、母親告退。

  大人的話不可信,大約是成長的路上必須要明白的道理。

  父親對母親的深情很多人都知曉,光看那空蕩蕩的後宮就能明白父親的心意,但是母親呢?

  母親也應該是與父親一樣的吧?我之所以不敢下結論,那是因為母親仿佛有些不能讓外人知曉的秘密。

  比如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母親不在宮中,女官總會說母親在殿中休息,可他悄悄潛入殿中,卻沒有看到母親蹤跡。

  母親去哪裡了?父親可知曉嗎?發現異樣的除了我之外,還有舅舅。

  終於在舅舅九歲,我六歲這一年,我們決心要弄清楚這件事。

  每年的二月十五母親都必然不在宮中,我也早早向裴少師請求休息半日,前去懷遠侯府看外祖父。

  拜見了外祖父、外祖母,正當府中籌備宴席時,舅舅送回了消息,發現了母親的蹤跡。

  今日只有一輛馬車在宮門附近停留過,那輛車馬里坐的是上清觀的莫真人,莫真人是我母親的師父,不但為我母親開智,還傳給我母親醫術,母親經常將莫真人請入宮中,母親很有可能跟著莫真人一起離開。

  舅舅說,那輛馬車徑直去了上清觀。

  二月二十五是道德天尊聖誕,道觀之中有法會,難不成母親去聽法會了?如果母親想聽法會,不必這樣遮遮掩掩,以我對母親的了解,這樁事絕不簡單。

  我與舅舅決定瞞過外祖父、外祖母前去上清觀仔細瞧一瞧。

  坐在馬車中,我心裡忐忑不安,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仿佛那個熟悉的母親正在離我遠去,我開始質疑今日這樣的舉動到底應不應該?

  比起我的擔憂,舅舅表現的倒是萬分興奮,對此我並不詫異,舅舅從來都是這樣,對所有事都抱有極度的熱情,就像外祖母說的那樣,舅舅與母親的性情大相逕庭,我從前甚至擔憂,相比溫柔、賢淑的母親,我的調皮、好奇和想要涉險的心思有那麼一點點像舅舅。

  馬車道了上清觀附近,我下車與舅舅一起悄悄地摸上山。

  今日上清觀十分熱鬧,因為只有遇到這樣重大的節日,上清觀的主事坤道才會在觀中,這代住持坤道一心修行道學,若是能有機緣得到她點撥,將會獲益良多。我心中思量,也許我的擔心都是多餘的,母親不過是來見這位坤道住持罷了。

  「來人了,我們快走。」

  聽到舅舅的催促,我加快了腳步,既然來到了這裡,很快就會揭曉答案。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