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捉迷藏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林京倉促的看了眼盛況,發現他跟個沒事的人一樣,站起身單手持著手機往門口走去。思兔閱讀STO520.COM

  ……他整個人自然地好像完全忘掉了房間裡還有個她。

  林京連忙張口刷了下存在感:「盛況。」

  「嗯?」盛況扭了下頭,往門口那邊走的步子沒任何停下來的跡象。

  「……」

  嗯?

  他這是沒反應過來自己的暗示?

  他和她……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共處一室……這要是被蘭博文看到,擺明了怎麼講都講不清。

  林京眨了眨眼睛,想再開口提醒盛況,結果盛況的手已經搭在了門把上。

  門把旋轉,門下一秒就要打開。

  林京的心臟重重一跳,她慌張的四處看了一圈,然後就跟做賊的,抓著自己的手機,就近躲到了床的後面。

  門打開,蘭博文的聲音傳了過來:「給。」

  不知道蘭博文給盛況的是什麼東西,只聽到盛況回了句:「先幫我放桌上吧,我去個洗手間。」

  蘭博文:「行吧。」

  盛況沒說話,進了浴室。

  林京瑟瑟發抖的縮在床後面,聽著蘭博文越靠越近的腳步聲,緊張的吞了口唾沫,想都沒想就爬進了床底下。

  蘭博文沒在盛況的房間裡多逗留,放完東西就走了,經過洗手間門口的時候,他敲了下門:「我走了啊,你早點睡,別玩太晚,明天一天的訓練。」

  洗手間裡響起流水聲,夾雜著盛況漫不經心的回應:「知道了。」

  蘭博文的腳步聲,隨著門被他關上消失不見。

  緊接著,洗手間的門被拉開,盛況從裡面走了出來,他看了眼書桌前空蕩蕩的椅子,繞著房間看了一圈,沒看到林京的人:「林京?」

  沒人應他。

  盛況把手機放桌上,順手抽了兩張紙巾,一邊擦著手上的水珠,一邊拉開窗簾往陽台上看了看:「人呢?」

  他語氣裡帶著疑惑的嘀咕了一聲,折回到桌前拿起手機,翻出蘭博文的微信,按著語音:「蚊子——」

  他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感覺到自己的褲腿被一股很輕的力道扯了一下。

  他收住嘴邊的話,垂著眼往地上看去。

  一隻漂亮纖細的手,攥著他褲腿很小的一角。

  在他的注視下,她的腦袋一點一點的從床下探了出來。

  盛況:「……」

  等林京肩膀從床下露出來之後,盛況才取消了發給蘭博文的消息,把手機丟在一旁的桌上,垂著頭繼續盯著地上的人兒看了一小會兒,總算接受了眼前這個畫面:「大半夜的,你在我這兒裝鬼呢?」

  林京默了下,小聲說:「不是。」

  盛況看著她:「那你沒事幹,跑床底下幹嘛?」

  林京被問住了。

  她沉默了好一會兒,眨了眨眼睛,靈光一閃,仰著頭看著盛況,脫口而出了三個字:「捉迷藏。」

  盛況似是被她這個扯淡的理由雷到了,一時間沒說話。

  林京在地上趴著怪難受的,她看盛況沒反應,伸出手輕輕地戳了戳他的腳裸。

  盛況指尖猛顫了一下,眸光落在了林京的臉上。

  林京咽了口唾沫,「你能不能稍微讓開點,擋著我出去的路了。」

  盛況站在原地沒動,視線從她的臉上緩緩地落到了他的褲腿上,就在林京想要再提醒他的時候,他不動聲色的移開視線,往旁邊默默地挪了幾步,給她騰出了足夠的空間。

  林京從床底下爬出來,然後手撐著地板,慢吞吞地站起身。

  盛況這房間每天都有阿姨打掃,就算是床底下也是很乾淨的,但她這麼在床底下鑽了一遭,頭髮和衣服還是弄得有點亂。

  尤其是後腦勺里掛著一小片紙屑。

  盛況看她抓了抓衣服,又抓了抓頭髮,始終沒把那小片紙屑抓下來,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將紙屑從她髮絲之間捏了出去。

  她察覺到異樣,轉了下頭,她像是要問他怎麼了,剛衝著他動了動唇,視線掃到了他指尖捏著的紙屑。

  她張了下口,沒了聲音,只是盯著他指尖看。

  盛況手停在半空,捏著紙屑,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僵持了大概十來秒鐘的樣子,盛況眼角的餘光掃到桌上蘭博文送過來的東西,他慢吞吞地把紙屑搓成了一條,丟進垃圾桶里,狀似無意的對著她說:「你後面有甜品,剛蚊子送過來的。」

  林京往後看去,發現甜品有兩份。

  她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表情有點僵的扭著脖子看向盛況:「為什麼是兩份?」

  盛況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是我不是人,還是你不是人?」

  林京:「……」

  她不是這個意思。

  她的意思是蘭博文怎麼會知道他房間裡有兩個人。

  林京面無表情的看著拆甜品包裝的盛況,沉默了片刻,悄聲說:「你跟教練說了我在你房間?」

  盛況看了她一眼,「不是。」

  林京不解。

  不是他說的,那是誰說的?

  難道她來他房間的時候,有誰看到了?

  她記得沒有啊……

  盛況拆完甜品包裝,又說:「不是蚊子,是所有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