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最慘的冠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第165章 最慘的冠軍

  在車上,陳山一臉詫異的朝身旁的李大力說道:

  「李叔,怎麼這個醫館的名字這麼奇怪?

  無為醫,無為而治,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說。思兔閱讀www.sto520.coМ」

  旁邊的李大力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我也是第一次聽說這麼奇怪的醫館名字,等我們到了就知道到底是怎麼樣了。」

  計程車隨後開了一個頗為偏僻的地方,陳山都有些奇怪:

  「師傅,這個無為醫是在這裡嗎?

  這個地方未免也太偏了?」

  在駕駛位的司機緩緩的點了點頭:

  「沒錯,就是在這時。」

  陳山打開車門便走了出去,這周圍都是一些破落的房屋,看起來有些已經沒什麼人居住了,一片荒涼的景象。

  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醫館,他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李大力也在尋找著無為醫這家醫館,不過兩人找了好一會,根本沒有找到這個醫館在哪。

  陳山看到那邊有一個大媽,來到大媽旁邊,問詢道:

  「大媽呀,問您個事,您知不知道這個無為醫醫館在哪?」

  「無為醫,你說的應該是那個老傢伙的醫館吧,你們一直往裡走,最裡面那個就是了。」

  大媽的臉上有著不屑,朝著一旁的陳山說道。

  看著這大媽的反應,陳山更加奇怪了,心中暗暗想著:這個無為醫的醫師再怎麼說,那都是當年省醫師大賽的冠軍呀,怎麼會淪落到這般田地?

  「李叔,別找了,這個醫館在最裡面。」

  他朝著那邊的李大力喊道。

  緊接著,兩人便朝巷子的深處走出,等他們來到巷子深處時,聽到了打鬥的聲音,陳山眉頭微微皺起,急忙跑了過去。

  而後便看到了一伙人正在打一個老人,陳山大喝一聲:

  「你們在幹嘛?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打一個老人?」

  為首的紅毛男子看著陳山,惡狠狠的說道:

  「小子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你就出來逞英雄,這個老傢伙可是欠了我們不少的錢,不然我們怎麼可能打他,你說是不是呀,兄弟們。」

  說著,朝著一旁的人哈哈笑著,陳山面色凝重:

  「那也不是你毆打這個老人的理由,說吧,這個老人欠了你們多少錢。」

  他看著躺在地上的老人,那老者癱在地上,懷裡抱著一個酒壺,看起來醉醺醺的,不時傻笑兩聲。

  「這個老人可是欠了我們三千多呢,你能還得起嗎?」

  那紅毛男沒好氣的說道。

  陳山手一伸,旁邊的李大力便拿過去一沓錢,陳山接過後,便扔到了那紅毛男:

  「拿上錢,給我滾。」

  紅毛男看著陳山,而後小聲道:

  「不知道這個老傢伙什麼時候有了這麼有錢的朋友?」

  而就在這時,李大力朝著陳山喊道:

  「陳山,你快來看。」

  陳山聽到聲音後,便來到了李大力的身旁,李大力指著那個牌子,上面已經被灰塵掩蓋的不成樣子了。

  但是如果仔細看的話,還是能看清上面寫了三個字。

  看著那三個字,陳山緩緩念道:

  「無為醫。」

  念完陳山的眉頭猛然皺起,他沒想到這個居然就是他要找的無為醫,而後看向了裡面的那個老者,心中暗暗想著:難道這個老者就是當年的省醫師大賽的冠軍:彭越。

  「彭醫生?

  彭醫生?」

  陳山緩緩的喊著那個老者,可那個老者半天都沒有回應。

  走近了才聽到了老者的鼾聲,原來是睡著了。

  他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朝身旁的李大力說道:

  「李叔呀,這也算是混的最慘的冠軍了,不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李大力看著躺在地上睡著的彭越,懷中還抱著酒壺:

  「還是等明天他醒了再說吧,現在先讓他睡好了。」

  兩人隨後便離開了這裡,找了個地方住下。

  清晨,陽光照在了陳山的臉上,陳山緩緩從睡夢中醒來,簡單洗漱過後,在早餐店吃了個早飯,一想到彭越估計也沒吃早餐,便多買了一份。

  陳山二人隨後便來到了無為醫,醫館的門已經打開了,一個留著山羊鬍,那鬍子已經是髒亂不堪,頭髮也看起來像是好多天都沒有洗的老者坐在了一個木凳上。

  而後陳山緩緩走了進去,進去後便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讓陳山有些詫異的是:在這個醫館裡面,居然真的是什麼都沒有,真是無為醫呀。

  那老者看到陳山後,緩緩睜開了一雙有些渾濁的眼睛:

  「昨天應該是你們幫我解的圍吧,你的那些錢我會還給你的,如果你們要是沒有什麼別的事情,就離開這裡吧。」

  說著就打算送客了,陳山急忙道:

  「彭醫生,不是這樣的,我來找您,是有事想要找您。」

  「找我?

  我不過是一個廢人罷了,一個連自己孩子都救不了的廢物。」

  彭越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緊接著陳山便將自己的事情給講述了一番,彭越的眼中有著思索的神色出現:

  「你想要讓我給你蓋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將我的兒子救好,說什麼都行。」

  「敢問您兒子現在在?」

  陳山面色平靜,緩緩看向彭越。

  「我兒子現在還在醫院昏迷著,唉,我真是,省醫師大賽的冠軍,連自己的兒子都救不了,我還當什麼冠軍?

  我沒資格當這個冠軍。」

  彭越低著頭,滿臉無奈。

  而陳山眉頭微微皺起:

  「這樣,您先帶我過去,我看看您兒子的病有沒有救,好歹我也算是省醫師大賽的冠軍了。」

  聽完陳山的話,彭越深呼了一口氣,而後點了點頭。

  隨即三人便趕向了一個小診所,診所裡面的醫生看到彭越後,笑著說道:

  「老彭你又來看兒子了,去吧,剛給他收拾完。」

  彭越點點頭:

  「謝謝你了。」

  「跟我還說什麼謝呀,行了,你進去吧。」

  說著那醫生便朝著外面走去,陳山三人也走了進去。

  彭越輕輕推開那扇有些破舊的門,在病床上面躺著一個男子,那男子閉著眼睛,就好像睡著了一般。

  李大力看著那個男子,小聲在陳山的耳邊說道:

  「陳山,這個男子是不是就是我們常說的植物人?」

  陳山點點頭:

  「沒錯,就是現在的這種情況,植物人的話,很難通過外力讓其甦醒過來,只能是依靠病人自身,才能徹底清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