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兩百三十五章 另一個郝說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無恥!下流!」

  江珊臉色一紅,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思兔閱讀520官網www.sto520.com

  在靈隱門,大家都叫她魔女。

  魔女的意思,就是殺人不眨眼,沒有感情。

  江珊很喜歡這個稱號。

  可現在,居然有人敢調戲她?

  這麼久以來,還從未有男人敢對自己說不正經的話。

  江珊感到很生氣,可卻還有另外一種感覺。

  明明她要立刻殺了對方,但下手的時候,總感覺用力不足。

  力道不夠猛。

  「姑娘,你發怒的樣子,也很好看,但遠沒有你開心的時候好看。」郝說話連退十幾米,輕輕合上手中匕首,放在腰間。「我對姐姐從來沒有殺心,你看,這就是誠意。」

  「少放你的臭狗屁!我非要打碎你的牙齒,再割掉你的舌頭!」

  江珊整個人懸浮在空中,手裡的白綾不住像波浪一樣抖動。

  七擰八擰,但只要被碰到,絕對有死無生!

  郝說話彎下身,攥起一個雪球。

  輕輕朝著江珊扔過去。

  砰!

  雪球瞬間炸開!

  濺出的雪花,像是一把把鋒利刀片,居然割碎了白綾!

  江珊失去手中白綾的牽扯,忽地向後閃了閃。

  她眼睛裡雖然有詫異,但還是迅速反應過來,袖子裡另外一條白綾扔了出來。

  「姐姐,你這到底多少存貨啊?」郝說話瞪大眼睛,天真的看著那白綾,頗為無奈道:「女人的身上,是真的能藏東西。」

  他深吸一口氣,雙手合十,向前緩緩斬出!

  咔嚓!

  白綾再次崩碎!

  遠處的蚩尤驚了。

  就連放到嘴邊的肉,都忘了往下咽。

  「我的天,這是什麼手段?」

  作為一名遠古帝王,他本事自然遠強過郝說話,但是這樣的手段,出現在一個少年手上,還是忍不住讓他驚嘆。

  尤其,這少年看上去很年輕,手段卻非常狠辣!

  每一次,都在殺人與傷人間無形切換。

  他出手時,殺氣滿滿!

  鋒芒畢露!

  可真當男子逼近對方時,這殺氣開始消散,到最後,幾乎就是傷人了。

  必殺的手段,卻帶著一點溫柔。

  「這小子,是你什麼人?」蚩尤看向李十二。「邪門的很,我練武這麼多年,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真奇怪了,有趣。」

  「他是我保鏢,你信嗎?」李十二端起酒杯,和蚩尤碰了碰。

  「信,當然信。哪有小弟坐在這裡喝酒吃肉,大哥出去打架的。」蚩尤輕笑一聲,喝光了杯子裡的酒。

  經過幾次交手,他大概看出來了,江珊傷不到那個姑娘。

  既然這樣,自己也沒有必要擔心了。

  「那你覺得,我厲害不厲害?」李十二忽然開口問著。

  蚩尤愣了愣,很嚴肅的問道:「你是認真的?」

  「當然,認真的。」李十二點了點頭。

  「那我說實話,你可別生氣。」蚩尤舉起杯子,旁邊的殷間給他滿了一杯。

  「你說,實話實說!」李十二也很好奇,蚩尤想說什麼。

  時間真的能改變一個人。

  原來的蚩尤,滿身殺氣,崇尚武力!

  他帶著他的部族,到處征戰,說過之處,血流成河。

  但現在,這位曾經的帝王,就像一個憨厚的漢子一樣。

  坐在這裡笑嘻嘻的,喝酒吃肉,渾身上下早已沒了半點殺氣。

  用蚩尤自己的話講,重活一次,死了一次,整個人感覺都不一樣了。

  難得糊塗,難得平淡的每一天。

  「要我說,你啥也不是。」蚩尤哈哈笑著:「一般來說,厲害的人都不需要親自動手,你有這樣厲害的手下,還需要自己練習武功嗎?有這時間,規劃一下,謀略一下,做個一方梟雄,綽綽有餘。」

  蚩尤聳了聳肩,坦誠的說著:「我一開始,小瞧你了。抱歉,我幹了!」

  他一口白酒喝下去,絲毫沒有醉意。

  「兄弟,你這是喝了我的好酒,我心疼啊。你好歹,自己帶點酒來,再說賠罪的話。」

  李十二大聲小聲。

  而遠處,郝說話處處躲避,就是不打。

  江珊有點著急了,用了很多手段,但始終沒辦法殺死郝說話,或者突破封鎖。

  兩人就這樣耗著。

  「老哥去哪?」李十二和蚩尤喝了半小時,那邊打了半小時。

  「隨遇而安。」蚩尤站起身,看了看天空,笑道:「謝謝你的酒,我走了。將來有緣再見,我請客。」

  「去靈隱門?」李十二一句話,讓蚩尤忽然緊張起來。

  之前的友善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警惕。

  「你是誰?」他看了眼江珊,又看了眼李十二,忍不住眯起眼睛。

  「說說,你去靈隱門幹什麼?我們喝過酒,也算是朋友。靈隱門,是我的敵人,你有什麼需要,我幫你。」李十二倒背著手,風輕雲淡。

  「我早說過,你有心計。但今天,若我就這樣走了,該是多麼美好的回憶啊。」

  蚩尤抬頭看著天,自言自語道:「為什麼。一切都要這麼複雜?」

  「沒什麼複雜的。」李十二走過去,距離蚩尤很近。「我知道,你不屑於和他們同流合污。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你的坦誠,和那些人不是一路。我是真的想幫你,不介意吧?」

  「哈哈。我現在有點懷疑,你是不是在這專門等我。但我的路線,沒人知道,我的身份,也沒人知道。罷了,酒都喝了,不差這一句話。我要找回自己,夠嗎?」蚩尤看著李十二,很嚴肅。

  不是開玩笑。

  「你迷失了自己?」李十二反問一句。

  「是的,只有靈隱門,能從我身體內,真正拿走那個不屬於我的東西。我很累,我每天都會做夢,我體內還有另外一個人。他沒有被殺死,只是被壓制,隨時都有可能占據我的身體,左右我的思想。」

  蚩尤說完,似乎意識到自己說多了:「我估計你不信。」

  「信,我相信,但靈隱門有什麼東西能幫你?我給你搶過來。」李十二擺擺手:「趕走!」

  「是。」郝說話沒有了之前的退讓。

  他解開胸前的一個按鈕,整個人的氣場,無比恐怖!

  呼啦!

  郝說話猛的砸出一拳!

  直接將江珊震飛!

  「玩真的了?」蚩尤眼睛微眯,感到意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