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合作共贏 (為書友念年有餘慶加更2/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靜室之中,李肆的神情無比古怪。思兔閱讀www.sto520.coМ

  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牛逼的詭異,先是被雲華法印鎮壓,接著又被五個大羅天仙輪流開大招鎮壓,最後又被雲華法印鎮壓,結果仍然能興風作浪。

  簡直是詭異版的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幸好老子朋友多。」

  呼出一口濁氣,李肆意識到情況嚴峻了。

  如果現世里鑽出幾個這樣的天鬼,那日子也別過了。

  想了想,李肆覺得必須要和六大神魔開誠布公的談一談,嗯,相信他們會同意的。

  一念及此,李肆直接操控雲華法印,落在夏小婉的小院裡,然後仙風道骨的徐長生出現了。

  此時,夏小婉已經被搶救過來,紅蓋頭沒了,臉上的死人色沒了,坐在那裡,虛弱得我見猶憐。

  小院一角,灰影站在那裡,臉色鐵青,手持一個奇異酒樽,內有七彩流光,籠罩整個小院。

  疤面女子則在地面上憑空刻畫各種大威力的法則仙禁。

  粗豪大漢,背上多了十二口形狀各異的長刀,猶如殺神附體,周身布滿了黑白刀氣。

  中年文士則專注的在寫寫畫畫,這麼會兒功夫,一副山河社稷圖已經揮毫寫就,此圖內斂神光,讓小院內的空間變得相當詭異。

  至於老龍,早已穿上了真靈寶衣,左手一顆龍珠,右手一座寶塔,如臨大敵。

  毫無疑問,他們並不知道那天鬼九玄子已經被李肆的朋友幹掉,生怕這玩意捲土重來。

  眼見李肆的化身出現,六大神魔都心中鄙夷,你妹,你的本體早就被我們給推演出馬蜂窩了,到現在還想來糊弄誰呢?

  不過話雖如此,他們卻不敢再小看這個弱小的傢伙了,尤其今天的事情發生的太蹊蹺,憑什麼我們剛剛薅完羊毛,九玄子就異變成了無解詭異?

  「諸位,可以暫時放心了,那頭天鬼——」

  「住口!」

  「住口!」

  李肆剛剛說出天鬼二字,在場六大神魔統統跳起來大喊,中年文士和老龍甚至乾脆封印了自己的六識。

  不管有用沒用,他們都不想再聽到這兩個字。

  「——死了,我可以用我的名字發誓,它被我給弄死了。」

  李肆頓了頓,卻還是堅持把話說完。

  「你在開玩笑?你可知道那是什麼嗎?」疤面女子嚴肅的看著李肆。

  「當然知道,基本上是死去的世界之靈被污染後所化,也有的是天地怨氣所化,人帶著怨氣死去,可能會變成厲鬼,而一方現世里天地之靈若是死去,就會變成天鬼。」

  「理論上,天鬼不死,要死也會拉著足夠多的人一起死,任何只要被它標記的生靈,都會一同死掉。」

  「但是如果能在第一時間摧毀天鬼留下的印記,則不會有事。」

  李肆侃侃而談,畢竟現在他多了一個老爺爺,對這方面的信息比在場的神魔還要更清楚,當然,剛剛那頭天鬼到底怎麼死的,其中更詳細的細節他不便多說,

  「天鬼現,天地崩,此乃不祥之兆,這個現世,只剩下300年的光景了,李老闆,你可有什麼看法。」

  灰影開口了,沒有再糾結天鬼到底死沒死,顯然是默認了李肆的說法,至於誰弄死了天鬼,最好不要提。

  「諸位又是什麼看法呢?」李肆把皮球踢了回去,反正他現在一道劫氣都沒有,隨時可以拍怕屁股走人,而在座的各位,想走,根本走不了,帶著一身的劫氣在迷霧裡流浪,那就是等於告訴迷霧裡的那些虛空怪物,以及類似天鬼這種無解詭異,快來呀,一起來快活一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們需要開誠布公,也需要看到各自的誠意,我先來吧,李老闆,還有諸位,我可以在此承諾,我不會主動攻擊在座的任何一位,除非你們先動手。」

  疤面女子率先起了個頭,現在這個情況,建立信任才是最重要的。

  她一說完,就看向灰影。

  結果灰影只是冷笑一聲,「你不必看我,我雖然嗜殺,喜怒無常,但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從前的事情,咱們一筆勾銷,我可以承諾,就算解決了此事,就算事後分道揚鑣,只要在場諸位,包括李老闆根本不在場的本體,你們只要不主動攻擊,我不屑與你們計較。」

  灰影這個最恐怖的大boss表態,現場的氣氛立刻緩和少許,至於說什麼口說無憑之類,反而無用,到了他們這個層次,一旦正式做出承諾,那就是承諾。

  「諸位今日援手之恩,我自有後報,我也可以承諾,永世不與諸位為敵。」夏小婉這時開口了,有些虛弱。

  「但關於九玄子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他怎麼會異化成了無解詭異,總之如果有機會,我會給大家補償一二。」

  此時三個最厲害的神魔錶態,粗豪大漢,中年文士,老龍自然樂得表態,畢竟他們相對來講,都處於弱勢。

  最後,六大神魔齊刷刷的看向李肆,其實他們最擔心的反而就是李肆,不是怕了他,而是怕他不相信。

  但李肆卻非常痛快,開玩笑,你們都被套牢了,我還會怕你們,有本事你們就先解套。

  「很好,雖然我的本體不在這裡,但我也可以承諾,今後,只要諸位不主動與我為敵,我也不會主動與各位為敵,那麼,我作為本地的東道主,就先做出第二個承諾。」

  李肆頓了頓,笑道,「那就是,我絕對不會放棄現世,要走,也是我最後一個走!」

  這個承諾對於六大神魔來說可就是最期盼的了,他們要想解套,光靠他們自己努力,合作是不行的,必須要李肆來配合,因為雲華法印在李肆手中,因為李肆是李老闆,現世鎮壓的近八成的天地氣運都在他手裡,他不承擔責任,那就真完蛋了,大傢伙就得全陷在這裡,死無葬身之地!

  「好!李老闆大氣!」

  中年文士擊掌讚嘆,真是由衷的讚嘆啊。

  「我承諾,我要在現世建立一座宗門,我要至少收十二個徒弟,每個徒弟都可以在百年內達到煉虛境界。」

  他這個承諾就有點務實了,而且很切入正題,現世的發展當然離不開人才的培養,他等於是給李肆承諾,要幫他培養十二個煉虛境修仙者。

  「五十個,你可以從金丹境修仙者里進行挑選。」

  李肆立刻給出他的要求。

  「好!五十個就五十個。」

  中年文士一口氣答應。

  有他做標準,接下來,灰影,疤面女子,粗豪大漢,老龍都承諾在百年內各培養五十個煉虛境修仙者。

  倒是夏小婉不知出於什麼目的,竟是一口氣包攬了一百名煉虛境修仙者的名額。

  至此,雙方第二個合作意向達成共識。

  「今後每個月,我都會發布一次狩獵任務,還是老規矩,每人一頭,我不管你們是從哪裡狩獵邪神級怪物,每頭只要帶回來,就給五十份天地氣運。」

  李肆拋出他的王炸,現在這幫傢伙已經被套牢,但是天鬼這玩意實在太嚇人了,為了防止這六位優秀的打工人寧願割肉也要逃走,他必須給些希望。

  果然,這一次,六大神魔的眼睛都亮了,這等於每個月都有五十份天地氣運入帳,這感覺當然好極了。

  但是,李肆接下來一句話,又把他們的高興心情給砸回原形。

  「每隔十二個月,我會嘗試狩獵一頭天鬼,還希望各位鼎力相助。」

  「當然,別忙著拒絕,我也不是強制,目前我正在制定一個計劃,若各位在聽了我的計劃之後,仍然不願意參與,也沒關係,但只要參與狩獵天鬼,各位手中的劫氣,我會回購。」

  微微一笑,不給這六大神魔詢問的機會,李肆嗖的一下就離開了。

  相信他們會同意的,因為回購劫氣,這就是救命啊。

  當然,李肆也是不怕虧本的,因為只要能減少天鬼的數量,現世的情況就能再次變好,此中奧妙,不可為外人道也。

  返回雲華宗駐地,李肆放出雲華法印,確保不會被推演,被窺視,這才激活氣運熔爐,將那塊冰冷的石頭老爺爺給扔進去。

  「是否消耗一百份天地氣運修復天地之靈?」

  一條信息浮現,李肆做出選擇,不一片刻,那塊冰冷的石頭被融化,之前那個髒兮兮,亂糟糟的老頭子老態龍鐘的走出來,有些感慨的看著雲華小鎮,最後找了陽光充足的地方,往地上一趟,就化身一棵枝繁葉茂的老樹。

  然後,老樹開口了。

  「小兄弟,我見過膽子大的,但我從未見過你這般傻大膽的,你居然將一頭天鬼勾引了出來,若沒有氣運熔爐的誤導神通,一萬個你也早就死了。」

  「我想狩獵天鬼,你覺得此事可行?」李肆直接了當的問。

  聽到此話,那世界之靈直接嚇得一哆嗦,也不變樹了,重新化作一塊石頭,直嚷嚷著,「你要作死,不要連累我老人家,天鬼是無解的,你就算有氣運熔爐的誤導神通也沒用,上一任鎮世至尊就是被十二個天鬼圍毆致死,那是活活給打死的啊。」

  「我有六個大羅天仙做打手,上一任鎮世至尊有嗎?或者你來告訴我,上一任鎮世至尊能打得過六個大羅天仙麼?」

  李肆淡淡道,今天他親眼目睹,天鬼九玄子直接重創夏小婉,但在雲華法印的鎮壓下,灰影居然能將天鬼給從夏小婉的仙靈里逼出來,這實力著實可怕。

  另外,其他如疤面女子,粗豪大漢,中年文士,乃至最弱的老龍,都有能摧毀天鬼印記的能力。

  這是最難得的。

  所以他才有了想狩獵天鬼的想法。

  但這事兒吧,離不開天地之靈的信息情報支援。

  「六個大羅天仙,你在開什麼玩笑?」老頭子不相信,他只能了解李肆與氣運熔爐的信息,其他的事情卻不知道,尤其六大神魔,一個個賊得很,沒看到現在為止,他們都不透露自己的姓名嗎。

  「這是事實,而且今天我引出來的那頭天鬼,的確是被我用另外一種方法弄死了。」

  這一回,老頭子不說話了,良久,他才開口,「如果你能指揮六個大羅天仙,再加上氣運熔爐的誤導神通,的確有機會弄死天鬼,因為天鬼雖然無解,但其實還有一個特別的弱點,那就是,天鬼的印記,一旦被連續滅殺六次之後,第七次鎖定目標就會瞬間同歸於盡。」

  「上一任的鎮世至尊其實實力也沒有多強,也就大羅天仙的層次,他全靠著氣運熔爐來各種莽,各種誤導,他以為誤導無敵,結果最後栽坑裡了。」

  「但是,我要警告你,天鬼的可怕不是你能想像的,任何一個環節出錯,你們會全部死掉,天鬼這玩意根本不管你的實力有多高,只要條件判定成功,必死無疑。」

  「再高的實力也不行嗎?」李肆好奇的問,因為這樣很蛋疼,辛辛苦苦修仙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掙脫束縛嗎?

  老頭子秒懂李肆的心理。

  「沒有絕對的自由,修仙者也不例外,這是規則,除非,你能跳出這個規則,這也是為什麼我希望你能飛升去無窮大之地,爭渡,爭渡,跳出去,也許就能不受規則所限。」

  「當然了,我說的不是絕對,就我所知,無窮大之地,最厲害的那幾個修仙宗門裡,有一些老怪物,是可以秒殺天鬼的,是不受任何無解詭異影響的,但要想達到那個境界,你還不如去爭渡。」

  「最後奉勸你一句,狩獵天鬼沒有任何意義,由於它是被誤導出去,與第七個鎖定者同歸於盡,你連氣運柴薪都拿不到,何苦來哉?」

  「那六個大羅天仙,也不可能一直聽你使喚,做任何事情,都得有足夠的利益,你大費周章的狩獵天鬼,唉,我就不說不吉利的話了。」

  老頭子說完,再次化身大樹。

  而李肆則陷入了沉思,狩獵天鬼,勢在必行,因為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上一任鎮世至尊那麼牛逼,都死了。

  但如果當時他能有六個資深神魔幫忙,那麼肯定不會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