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爭渡吧,兄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友情提示,你的劫氣數量降低到五萬,你失去了應劫人皇的身份,你目前的身份是應劫人王。思兔閱讀STO520.COM」

  「友情提示,你的劫氣數量降低到三萬,你失去了應劫人王的身份。」

  「友情提示,你的劫氣數量降低到零,你順利渡過大劫,成功生還。」

  「由於你為這方現世理論上延長了1000年的時間,你達成了特殊條件,迴光返照,你獲得了一百份大道火種。」

  「說明,點燃大道火種,可以補全一種道心。」

  「特別提示,使用一份息壤之塵+一百份天地氣運+一份大道火種,便可傳承延續上一個現世的大道道韻。」

  「特別提示,大道火種只在現世即將滅亡時出現,觸發迴光返照的應劫者可以獲得。」

  ——

  「居然是迴光返照?」

  「我討厭傳火。」

  李肆愕然,他這麼努力的改善現世的環境,結果只換來一個迴光返照。

  這方現世,是真的撐不住了嗎?

  他低頭,手中出現一團溫潤的火苗,輕輕躍動著,像是一個初生的小生命,而這一團火苗,就正好包含了100份大道火種。

  也就是說,它可以受損99次,但只要有一次成功,就能延續這方現世的大道。

  這一刻,李肆相信了,這方天地真的有生命意識。

  用手觸及大地,他甚至能感應到在一瞬間裡天地的脈搏,就像是趙青榭之前感應到的那樣。

  那怕只有一瞬間,那餘韻都讓他受益良多,第三種道心馬上就要成型,連第四道心都形成了模糊的輪廓。

  假若他現在消耗兩份大道火種,這兩種道心幾乎就是唾手可得。

  但李肆什麼也沒做,只是喚出氣運熔爐,將那團火焰放入其中,然後,這團火焰居然在氣運熔爐里迅速擴張,從一開始非常弱小的一團,轉眼間就演變成了滔天大火,而在這樣的火海中,一條火焰通道被打開,通道的入口,就在氣運熔爐之中。

  李肆猶豫半響,最後試著一步邁出,結果神奇的是,他竟是真的進入了氣運熔爐,真的踏上了這條火焰通道。

  四周火焰熊熊,並未給他帶來任何傷害,甚至似乎還在鼓勵他。

  於是李肆大步向前走去,離開了現世,離開了虛妄,似乎是抵達了另外一個維度。

  不知走了多久,四周的火焰漸漸弱小,甚至只能勉強照亮前路,李肆很快發現,這條路開始變化,成了粗糙的石頭路,上面有厚厚的黑灰,路旁有乾枯的,扭曲的樹木,但更遠的地方卻看不清。

  回首來路,一條火線蔓延到盡頭,那種鼓舞,鼓勵的感覺還在。

  李肆試著在路旁折斷一棵樹,結果這玩意居然發出微弱的哀嚎聲,與此同時,他猛然發現,自己居然被吊在了這棵樹上,連神魂都釋放不出來。

  危急之際,李肆取出一張生魂紙錢,這玩意呼的一下燃燒了,而他也成功的從樹上掉下來,再看那棵樹,還是那種扭曲的樣子,仿佛什麼也沒發生。

  接下來,李肆不敢再造次,只能小心翼翼的上路,走著走著,他就覺得自己的身體有點沉,腳步在石頭路上發出沉悶的響聲,整個人的力氣都在快速消散。

  低頭一看,一雙黝黑的手臂壓在自己肩膀上,他不知什麼時候背了一個人。

  這特麼。

  沒辦法,趕緊取出一張生魂紙錢,那雙手臂接了生魂紙錢,消失了,李肆的力氣重新恢復,他很想回頭去看,但最後還是忍住了,不過他嘗試著開啟靈修天眼,結果只一秒就嚇得他趕緊關閉,因為他看到的是無數雙血紅色的眼睛,擠在這條路的兩邊,都在盯著他。

  「糟了!」

  李肆只能發足狂奔,不一會兒就覺得身後響起凌亂的腳步聲,還有什麼東西在拉扯他,丟出一張生魂紙錢後,也就稍稍緩解,但很快就再次纏上來。

  面對這種東西,他所有的神通,道術,好像都失效了,事實上李肆也不敢嘗試,只能用生魂紙錢來暫時買平安。

  終於,在他消耗了差不多一千張生魂紙錢後,前方出現了一座殘破的建築,似乎這條路就是通向這座建築的。

  李肆沒得選擇,只能一頭闖進去,結果剛邁過門檻,身後那混亂的腳步聲齊刷刷消失,也再沒有東西扯他的手腳。

  李肆驚魂甫定,快速打量這座殘破建築,發現已經難辨風格,說它是廢墟都要更好一些,他小心翼翼的向內部走去,突然,腳底下似乎踩到了什麼,低頭一看,是一個木牌靈位,上面什麼也沒寫。

  李肆沒敢仔細看,剛要走,一條手臂抓住了他的腳脖子,這把他給嚇得,靈魂都出竅了,結果下一秒就被什麼人給按了回來。

  「小兄弟,別緊張,自己人。」

  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帶著一股子發霉的味道,然後,李肆眼睜睜的看著那個靈位上,一個亂糟糟的老頭子從裡面爬了出來,一邊爬還一邊咳嗽。

  「抱歉,抱歉,這裡年久失修了,小兄弟是財主,不如接濟一下兄弟我。」

  「你是誰?這是什麼地方?」

  「這裡?你猜。」

  老頭子呵呵一笑,就在李肆面前坐下,但很奇怪,他明明近在咫尺,明明看著很熟悉,也有五官,但李肆就是記不住他長得什麼樣子。

  「我不知道。」

  「呵呵!你確定,你開啟靈修天眼的時候,不是已經看過這裡嘛,你還說我這裡像個爛土豆,所以,你猜我是誰?」

  老頭子笑眯眯的開口,李肆則嚇得一哆嗦。

  「你並沒有去到什麼神秘的地方,你只是來到了我這裡,我,算是這方現世在生命盡頭所誕生的唯一的靈,很遺憾,我不是萌萌噠的妹子。」

  「你能看到我心中所想?」李肆雖然震驚,但已經冷靜下來,並且意識到自己真的沒有危險。

  「能,我甚至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但那都不重要,是氣運熔爐選擇了你,我們也只能接受。」

  「你們?」

  「當然,你看!」

  老頭子起身,從廢墟里一口氣掏出幾十個空白的靈位,但上面這回都有畫面,只是看不懂。

  「這是這方現世的天地之靈誕生時的各個階段,不過它們都死了,我也要死了,這次請你過來,是為了道謝。」

  「謝我?你在開玩笑。」李肆想到他來時路上遇到的那些玩意,若不是他手中的生魂紙錢足夠多,這一刻早就死翹翹了。

  「不管你信不信。」老頭子一本正經起來,「你至少給我們爭取了一千年的時間,讓我們有機會料理自己的後事,不然,我們也會變成外面那些東西,別生氣,我知道你有生魂紙錢,所以才決定請你前來。這不是因果關係。」

  「外面那是什麼?」

  「不知道,我們只管那玩意叫那東西,就是它們把迷霧給引過來的,它們追逐著每一個現世,沒有哪一方天地能逃脫掉。」

  「好吧,我接受你們的道謝,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當然,你隨時可以走,但請帶走我們的忠告,如果未來有機會,請飛升到無窮大之地,那裡才有救贖之路。」

  「什麼?」

  「你一定聽說過爭渡,爭渡這個說法。對吧。」

  「那麼你以為,爭渡,爭渡,爭的是什麼?」

  「爭的是資源,氣運,還是其他?」

  說到此處,老頭子嘴角忽然流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大家爭的,是一個渡河的名額。這才是爭渡的本來真相。」

  「從無窮大之地出發,才能找到渡河的口岸,才能渡河,永遠的離開這裡,這裡,已經沒救了,就算你擁有鎮世至尊神器,也沒有用,你看,它都殘破成什麼樣子了,幾任鎮世至尊都不得好死,你,也不會例外。」

  「當然,你也可以去試試無窮小之地,但那裡就是一個封閉起來的桃源,嗯,用你故鄉的說法。」

  李肆聽得頭髮根都豎起來了,毛骨悚然,然後他忍不住問道,「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知道,誰也不知道,情況在一點點的變壞,迷霧來了,我們死了,死了又活過來,帶著無解的力量,我們不是對手,我們只能死去。但死亡也不是終點,這就像是瘟疫,在瘋狂的傳播。」

  「上一任鎮世至尊試圖改變,然後他死了,這個爐子都破損成了這個樣子,然後又不知怎麼,把你給卷了過來,它應該希望你成為新的鎮世至尊,但那就是在做夢。」

  「我們告訴你,那個爐子瘋了,它不想你去無窮大之地,它會影響你,讓你留下來死戰到底,你可以帶著我們的大道火種,飛升到無窮大之地,爭渡,爭渡,徹底逃離這裡。」

  說完此話,老頭子的身影一下子模糊了起來,然後好像被一種力量,給從靈位里一把拽了回去。

  李肆此時忽然一把掏出一百張生魂紙錢砸過去,結果靈位中的那種力量立刻遲疑了一下。

  有戲,李肆當即又砸了一百張,那靈位中的力量終於放手了,他拉上老頭子,掉頭就衝出大殿,身後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哭聲,像是在靈魂深處響起。

  李肆完全不在乎了,一把一把的生魂紙錢往外撒,終於,前方火焰道路在望,但已經衰弱了很多,似乎有無形的力量在瘋狂碾壓。

  李肆凌空一躍,把最後一把生魂紙錢丟出去,火焰道路猛然收縮,急速回歸,可就算這樣,仍然有一道令人頭皮發麻的哭聲強行追上,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下一塊肉。

  「轟!」

  火焰散去,李肆重歸於現世,他還是坐在靜室中,氣運熔爐內的那團火焰只剩下一個小豆豆。

  而他肩膀上,少了一塊肉。

  至於那個老頭子,則是變成了一塊石頭,冰冷。

  「致死警告:你被不可說的詭異之物鎖定,你被迫獲得了它的友誼。」

  「你謙卑的將這份友誼轉增了你的朋友九玄子。」

  「九玄子原地爆炸,化身不可說之物,虛妄界被攪動,迷霧涌動加速,現世只剩下300年苟延殘喘的時間。」

  「你搶救了一個瀕死的世界之靈,可惜他是個老爺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