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夢到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中原腹地,呂博承已經幾天沒睡好了。思兔閱讀www.sto520.coМ

  不知為什麼,這幾天明明戰事對他們很有利,王湖被他們圍得,幾乎就要斷糧了。只要再圍他幾天,範圍再縮小一圈,長安定能不攻自破。

  這幾天軍中從上到下,就等著王湖自取滅亡。

  他也終於能鬆口氣了。但不知為何,這些天,他每晚都會做夢,夢裡總會出現被他扔在楓亭鎮上的娘子。夢裡娘子也總是對著他,一臉的控訴。

  夢裡,她好似很痛苦,似乎在煎熬,他仿佛聽見她說,她好害怕,她等著他去救她。

  好幾個夜裡,呂博承都從夢中驚醒。醒來後想著蘇青媖可能會遭遇到的不測,心裡就跟長草一樣。亂亂地想著她的處境。

  現在中原這麼亂,家裡不知道好不好,不知她好不好。

  他要快些把長安奪回來!

  等他把長安奪回來,他就向上鋒請個長假,他要回鄉去看她。

  呂博承把對娘子的思念化為滿滿的戰力。而崔晟和木從珂兩路大軍圍剿了齊軍數月,終於勝利在望。

  呂博承帶著諸潘鎮所集結兵馬,向京師會集。木從珂率河東府和陀陀一族悍將從北路往長安夾擊。王湖則親率大軍於渭橋迎戰。

  朔朝官軍和齊軍一日三戰,戰況異常激烈。

  呂博承、崔晟、木從珂都是在朔皇面前立了生死狀的,不奪長安誓不回還。受主將影響,底下眾將士也是戰力拉得滿滿。頻頻告捷。

  而王湖所率齊軍則連戰失利。其他隨風搖擺的諸多藩鎮見王湖不敵,也乘機向王湖發起攻擊。

  齊軍大敗。

  王湖力戰不勝,連夜撤離長安。此時他手中尚有十五萬兵馬。他一邊撤離,一邊命烏炎率五萬大軍繼續迎敵。

  怎奈烏炎也是被朔軍打得連連撤退。遂向逃到蔡州的王湖求援。

  王湖派孟楷前去支援他。怎奈孟楷與烏炎有過節,拖延發兵。而烏炎那邊,左等右等,都沒等來孟楷的援軍。眼看著他所余兵馬就要被朔軍殲滅了。

  烏炎咬碎了後槽牙,轉身就帶著殘部降了朔皇。

  崔晟和木從珂都對朔皇說此人不可用。

  但朔皇已被連番大捷沖昏了頭腦,也可能是想向其他齊軍將領,和諸多還在搖擺的藩鎮做個表率,不但給烏炎賜了個漢名「全忠」,還封他為河南中行營招討副使。

  後來見他又打了兩場勝仗,一高興,又加封他為宣武軍節度使,還把整個河南都給了他。

  烏全忠,得了河南,勢力迅速擴張。又得了齊軍降過來的眾將士,漸漸與河東節度使木從珂,鳳翔府節度使崔晟勢力不相上下。

  三路大軍夾擊之下,王湖退出長安,帶著手下驍將孟楷及所余兵馬逃往陳州。

  在撤退時,齊軍把輜重珍貨遺棄於道路兩旁,藉此拖延朔軍的追擊。

  朔軍將士大部分也不過是普通老百姓,誰見了被棄路邊的珍貨不想要,不眼紅?

  於是一路上,眾將士爭先拾取財物,這撿啊撿的,亂做一團。對王湖所率齊軍竟不再追擊,王湖最後得以整軍而去。

  而朔皇呢,可能對王湖及他所余那幾萬人,也不怎麼看得上眼。一聽王湖撤出長安,立刻下令拔營。心急要帶著一眾妃嬪和親近臣下,重回京師長安。

  進宮後,重坐皇座,大手一揮,大封有功之臣,大宴賓客,把酒與眾同歡。

  呂博承也升任正四品的忠武將軍。

  烏全忠更是各種榮譽加身。這人呢,也有點膨脹。得了封賞,便在家大宴賓客,還宴請崔晟及木從珂。

  崔晟和木從珂也是欣然應允。有好酒好菜,白吃一回,不要?遂都親率部下前往烏家赴宴。

  這席間也不知是喝大了還是怎樣,木從珂也飄了起來。

  席間竟手舞足蹈,大罵烏全忠是亂臣賊子,區區一降將,不配與他平起平坐。讓他的手下想拉他都來不及。

  烏全忠一口老血湧上心頭。

  他自身降將的身份本來就有些尷尬,想藉此設宴,與一眾同僚來個手足情深的。怎料這二傻子木從珂竟然借酒裝瘋,罵他是亂臣賊子。

  這烏全忠能忍?

  席間還有那麼多妹子瞧著他呢,他的臉是用來踩的嗎?

  這一口怒氣就一直憋著,一直憋到木從珂率眾要回河東府。

  一天夜裡,木從珂率部眾夜宿在一家客棧。半夜他摟著小妾睡得正香,烏全忠就派人悄咪咪到客棧放了一把火,想把他燒死在客棧。

  哪想到,木從珂運氣暴棚,才火起,就大雨傾盆,一下子把烏全忠剛燒起的火苗子給澆滅了。讓他逃過一劫。

  而這雨夜縱火案,也燒出了木烏兩家世仇。

  也讓崔晟和呂博承後面憑添了許多奔折。

  朔皇重新回朝,摟著妃嬪在雕龍畫鳳的宮裡睡了幾天,就開始清算了。

  之前倒向齊軍的,被齊皇封了這個觀察使,那個經略使的,得了這般重用,那般重用的,自然是帶著隊伍貓了起來。

  開始往深山老林里躲藏。就怕一個不慎被朔皇算後帳,被朔皇抓到後恐怕會剝皮抽筋。

  一支野路子隊伍也隨著齊軍倉惶逃離。

  在經過仁州時,發現仁州竟比之一些州府有著意想不到的繁華。遂留在仁州補了幾天元氣。

  後面被人發現舉報,被江西觀察使楊畢新任命的仁州刺史驅逐,於是便帶著隊伍繼續逃亡。

  路上但凡有些什麼值錢的,有些好看的女人,也一併掠走帶上,隊伍里光棍且多著呢。

  蘇青媖就那麼倒霉地被他們套了麻袋。

  等她醒來時,頭還是暈得厲害,一晃就犯嘔,她都懷疑是腦振盪了。

  待緩過來,就急著找小寶。發現小寶正縮在她身邊睡得正香,長長舒了口氣。兒子在就好。

  只要你在,娘便什麼都不怕。

  蘇青媖把她和小寶手上的安全牽引繩解了下來。無比感謝它。要不是這根別人看不見的牽引繩,可能半路上小寶就被人扔了。

  蘇青媖四下看了看,見她和小寶正被人關在一處木屋裡,屋裡堆著一些雜亂的木柴,不知是不是一間柴房。門關著,只有一個小窗子,幾縷陽光正通過它透了進來。

  蘇青媖起身走到窗前,扒著窗欞,往外看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