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7章 勸架(11)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李興安伸手撓頭,「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接生過孩子?」

  「你那時整天只知道玩,連娘的生辰日都玩得忘記過,你記得什麼呀?」李玉竹無語。思兔閱讀STO520.COM

  李興安不好意思說道,「就別提過去了。」

  李玉竹又看向陳家人,「雖然我答應前去,但診金還是照收,我也不要多,你們給村里人多少,我收多少,藥品錢另算。」

  老陳頭有些著急,「先去看了再說,我們家不缺錢。」

  「行,那事不宜遲,就快走吧。」李玉竹道。

  陳家人坐上他們的騾子車。

  李玉竹和李興安坐進了他們的馬車,穆元修趕車,田大旺也要跟去看看,必竟李玉竹他們只是幫忙的。

  他將田娘子也拽了過來,「一起去,你惹的事,還想躲起來是不?」

  田娘子縮著頭,不肯去,她擔心陳家人會打她。

  田大旺怒了,「你不去的話,老子將你拿去抵債!」

  這下田娘子害怕起來,硬著頭皮跟著他坐進了李興安李玉竹的馬車。

  去田娘子村的路,有三里來路。

  一路上,田大旺都在罵田娘子。

  「你怎麼就招惹了那家人?你要害死全家是不是?」田大旺恨恨說道。

  田娘子低著頭,一聲不吭。

  李玉竹說道,「行了,田大哥,事情都發生了,你罵她也於事無補,眼下看怎麼和陳家緩和關係吧,白紙黑字的借條,這錢是一定要還的了。二百兩銀子,他們家又沒有收利息,咬咬牙關,總能還清的。」

  田大旺瞪著田娘子,「我可還不起!我還要養娃子們,你借的錢你自己去還!還不起的話,將你娘家的田地和房子賣了,將幾個侄兒送人,總能還得起的。」

  田娘子抿了抿唇,抬頭說道,「我沒讓你還,這三年來,我可沒找你要過錢去還債。」

  「你借了村里人的五十兩,你悄悄借,悄悄還了,三年來沒往家裡拿一文錢,你還有臉提?」田大旺更怒了,「我說呢,這三年來你怎麼老是往娘家跑,我娶了媳婦跟沒娶一樣,我既要種地還要燒飯洗衣餵豬餵雞!趕情是你到娘家幫著做事還債去了!」

  田大旺越說越惱火,眼看就要打起來。

  李興安按著田大旺的胳膊,「大旺哥,家家都有困難的時候,好好商議著過吧,別動武。」

  「日子沒法過,老子想休了這婆娘!」田大旺怒道。

  「休吧休吧,我也不想活了。」田娘子捂著臉哭了起來。

  「哭什麼哭?你還有臉哭?」田大旺罵道。

  「我怎麼不能哭了?我嫁給你的時候,你家住草棚子,一下雨屋裡就漏雨,我都沒嫌棄你。我生孩子坐月子,沒人安置我,全是我娘家人來幫忙,因為我沒有婆婆相助,你又不看孩子。你家沒有地,我娘家送,你家這房子為什麼柴家大老爺會免費幫著找人蓋?還不是我娘家兄弟幫了柴大老爺的忙,柴大老爺還恩呢,你當是你的能力不?明明是我娘家出的力。我弟弟和我侄兒出了事,你什麼都不管,你還罵我,你這個忘恩負義的人!」田娘子說著說著,反罵起了田大旺。

  田大旺被罵得臉色難看,一句話都反駁不了。

  李玉竹看看他倆,說道,「你們互相嫌棄,是真的不打算過下去了嗎?」

  田娘子和田大旺同時停了抱怨聲,一起怔住了。

  李玉竹說道,「我認得縣令大人,這樣吧,我寫封信給縣令大人,要他給你們倆主持個公道,判個和離吧,省得兩看兩生厭,怎麼樣?」

  田娘子嚇住了,「李……李三姑娘,這……你小小年紀,怎麼勸人和離呢?」

  田大旺嗡聲翁氣道,「要不是娃子們會找娘,我還真會休了她。」

  李玉竹說道,「田大哥,你的意思是,不休田大嫂咯?」

  田大旺不說話。

  「不說話便是同意了。」李玉竹拍手,「我說,你們兩個三十來歲的人了,在我們三個十來歲的人跟前吵架,你們好意思麼?」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臉色尷尬起來。

  「好了,都少說兩句,別吵了!」李玉竹道,「我可是大舌頭,我會將你們的吵架內容,告訴給別人聽的。看你們好不好意思。」

  田娘子忙擺手,「李三姑娘,我們不吵了,你……你別往外說。」

  田大旺瞪了眼田娘子,「她不開口,誰愛跟她吵?」

  李玉竹笑著道,「那便說好了,都不吵了,等我將陳家娘子的病情穩住,你們倆好好跟陳家商議下怎麼還錢。」

  兩口子互相看一眼,一起點了點頭。

  看到他們和好,李玉竹暗暗吐了口氣。

  為了了解更多情況,李玉竹向田娘子問起了陳家娘子的情況。

  因為是自己娘家村裡的人,田娘子了如指掌,便如實相告。

  原來,那陳家人雖然有錢,但後輩的子嗣並不興旺。

  .

  三里來路,李玉竹他們的馬車,和陳家人坐的騾子,很快就趕到了陳家。

  陳家有錢,房子修得大。

  一人來高的青磚圍牆,能過兩駕牛車的大門。

  院裡布局,也像城裡那樣,建成南北東西四合院的樣式。

  靠東邊一排的屋子那裡,傳來一個婦人高一聲低一聲的痛呼聲。

  屋子門口,站著不少人,表情焦急。

  大家看到老陳頭和陳老大來了,一起走了過來。

  其中一個五十來歲的胖婦人,朝老陳頭焦急說道,「當家的你怎麼才回來?大媳婦摔了一跤,好像要早產了,可這找不產穩婆哇,老二媳婦已經去找人去了,還沒有回來。我都快急死了,這可怎麼辦呀?」

  「帶了接生的人過來,老婆子你不必著急。」老陳頭說道。

  「接生的,在哪兒呢?」陳老太太往陳老頭身邊瞧,來的有一個小姑娘和兩個少年,再便是田家兩口子。

  她有些不確定,是這小姑娘?

  另外兩人是兩個少年,更不像。

  田家兩口子更不可能會接生。

  「這不是?」老陳頭指了指李玉竹。

  陳老太太驚訝了,上下打量著李玉竹,「你?你接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