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只有不許願的人才能得到願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默唸三遍思兔網址STO520.COM 請問記住了嗎?沒記住的話下章我再問一遍。最好幫我分享到Facebook哦】

  鈴聽天使!

  五翼半神,神主座下!

  真正意義上的神話生物,能夠輕易改變眾生命運的非人存在!

  雖然看起來跟亞修似乎只相差兩道虛翼,但他好歹知道術師的虛翼是白銀、黃金、七彩、無色,而天使的虛翼他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

  這種層次的存在,別說是作為目標了,他們根本沒想過能夠見一面!

  哪怕是傳奇術師,也不會奢望自己能窺探天使的背影!

  但相比起天使帶來的震撼,他們兩個更在乎她剛才所說的內容。

  「這裡是天國?」亞修看著自己的雙手:「我已經死了?」

  「還沒。」鈴平靜說道:「並不是只有死人才能來到天國,你們是福音主動拉進來的。」

  「這裡是繼承福音的最後環節,歷代第一福音,都會來這裡一趟。」她看了一眼他們兩個,鈴鐺發出響聲:「奇妙,這一代第一福音,居然有兩個人。更奇妙的是,你們居然擁有秘密化身。」

  面對鈴聽天使,亞修和笛雅誰都不敢造次,笛雅剛想說話就被亞修抱住。。亞修斟酌言詞,試探性問道:「那她要怎麼才能繼承福音?如果不繼承會發生什麼事?」

  「不繼承本就是一種繼承。」

  鈴朝他們走過來,這時候她耳機系上的鈴鐺反而沒有響。然而當她與他們的距離減少到五步之內,亞修兩人卻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不可見的聲音穿透――她的注視仿佛蘊含震動,似乎隨時都能用鈴音將他們撕碎成最細微的微粒。

  並不是聖域、術力、術靈這些直接的力量恐嚇,也不是什麼奇蹟的間接暗示,而更像是她目光里所蘊含的知識,已經達到足以輕易碾碎他們的程度。

  當術法派系等級超越傳奇,單靠知識就足以震盪現實嗎?

  「你們腳下的蛛網,就是上一代第一福音給你們留下的遺產。」鈴頓了頓,補充一句:「也是你們期待已久的神主願望。」

  神主願望!?

  笛雅這才想起這件事,激動地想伏身觸摸,卻被亞修按住肩膀阻止。她稍微平復心情,小心翼翼地觸碰其中一根蛛絲。

  命運。

  安排。

  計劃。

  恍惚之間,她看見一位哥布林技術工人的人生。他出生在孟斐拉,年輕時理所當然地從貝爾戴特家族貸款揮霍,二十歲結婚工作,技術在工作中逐步增長,三十三歲憑藉鍊金派系成為白銀術師,五十歲辭職與妻子走遍福音,探索深淵……

  她看見福音對這個哥布林工人的影響:從小引導他與性格相似的朋友結識,讓他對自己有天賦的鍊金機械感興趣,長大後讓他有機會接觸未來妻子,工作後合理安排課程提高他的術法造詣……

  終其一生,他始終都在福音的安排活著,雖然沒有富貴榮華,卻也輕鬆自在,

  有朋友、家庭、工作、愛好,再加上住在孟斐拉那種消費主義至上的城市,他這輩子一直都在創造價值、享受價值、實現價值,除了偶爾的家庭摩擦外,他幾乎沒有遭遇過任何社會毒打,每一天都是心情愉快地上班。

  這並不是過去,也不是未來,這個哥布林現在才剛剛結婚開始工作。福音已經寫完他的第二卷,正準備按照大綱書寫他的第三卷。

  「這是福音人的命運。」

  笛雅觸碰著蛛絲,環視一周這張綿延不絕無邊無際的巨大蛛網。

  「這是整個福音國度的命運。」

  「只是接近命運。」鈴糾正道:「裡面既沒有可以影響變數的『運』,也沒有確定不變的『命』,只是一份將所有一切都納入計算範圍的計劃,力求所有人在整體範圍內都過上相對幸福的人生。」

  「而這,就是你最後要繼承的遺產。」鈴指著不遠處的蛛網中心說道:「你看見那裡是不是有一根沒有接駁的蛛絲?你用手捻住那根蛛絲,就代表你願意繼承這份遺產,你可以選擇繼續編織福音的未來。」

  亞修問道:「如果她不繼承呢?」

  「不繼承,自然就不會繼續編織。」鈴理所當然地說道:「在消耗完這份蛛網後,福音系統就會自動瓦解,變成一台只能應答的機器。」

  「不過你就算不願意編織,也沒必要放棄繼承。你可以繼承這份遺產,然後將蛛網收集起來點燃,對著這份近乎命運的烈焰許下你的心愿。」

  亞修和笛雅一愣:「許願?」

  「是的。」鈴說道:「奇妙,你們難道以為所謂的神主願望,是織主聆聽你們的心聲,然後動用神跡實現你們的願望吧?」

  他們沒有說話,他們確實是這麼想的。

  「編織盛典每五十年一次,第一福音每五十年換一屆,如果織主真的要實現你們的願望,就代表她每五十年就要專門為你們擠出時間。」鈴揚了揚眉毛,兩個鈴鐺啷啷作響:「奇妙,在你們眼裡,織主是那麼有閒心的慈愛存在嗎?」

  「歷代第一福音來到這裡就會主動捻起蛛絲,迅速完成最後的儀式。只是你們兩個是特別,所以我才會特意出來迎接你們為你們解釋。」

  亞修愕然:「也就是說,雖然存在神主願望,但是從來都沒人用過?」

  鈴聽天使噗嗤一聲笑了,笑得兩個鈴鐺發出清越的聲音,然而就是這份並不刺耳的鈴聲,卻讓亞修兩人感覺自己仿佛被聲音刺穿了千萬遍,身體下一秒就會分崩離析!

  「這是織主專門為福音設計的神跡。」她笑道:「而福音只會挑符合它性格的繼承人,就算不符合也會被它扭曲成符合。雖然只要將這張蛛網燃燒,就能產生近乎神跡的『命運之火』,也就是所謂的神主願望,但敢燃燒這張蛛網的人,從一開始就不會被福音選擇。」

  只有不許願的人才能得到願望,聽起來就像是你陪朋友去面試結果只有你被錄取的滑稽感,亞修腦海里甚至想起這麼一段對話:

  「我要許願」「你許願就不能得到神主願望」

  「但我不許願為什麼要神主願望」「你不想許願我才會給你神主願望」

  「但我想許願才需要神主願望啊」「你要得到神主願望也不許願才行!」

  也就是說,安楠的計劃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成功,蛛網是第一福音最後的繼承環節,只要不成為第一福音,就沒機會染指神主願望……哎等等?但安楠這次其實是差點成功了啊?

  亞修心裡一動,笛雅那邊已經問出來:「如果我將蛛網燃燒了,會發生什麼事?」

  「福音系統徹底瓦解消失,甚至連問答都做不到。」鈴說道:「這裡的蛛網可以讓福音的力量觸及全福音的所有人,如果你不繼續編織,只是讓福音失去了『調控眾生命運』的能力,但蛛網仍然會發揮作用;如果你燃燒了蛛網,那麼福音就再也觸及不到其他人,只有你自己還能利用福音的威能。」

  亞修和笛雅對視一眼,他們已經猜出『亞音的世界線』是什麼情況:安楠毫無疑問會命令亞音將蛛網徹底燃燒掉,然後許願讓亞音與亞修同時共存,所以才會出現這麼一場編織盛典。

  雖然一切前因後果都已經清晰,但亞修仍不敢掉以輕心:「那麼織主是希望第一福音怎麼選擇?」

  被直接拉到神主的天國,亞修根本沒想過他們還有反抗的本錢。所謂的選擇權就像是公司老闆問「大家有什麼意見可以踴躍發言嘛!我們是年輕的團隊,會重視每位成員的意見,大家都可以提意見!」,然後你如果真敢舉手就成傻子了。

  「織主對你們沒有任何要求。」鈴說道:「你不必顧慮。如果織主真的想通過福音完全掌控眷顧國度,你覺得光憑秘密化身就能保護她的自我意識嗎?」

  亞修忍不住問道:「你們真的沒意見嗎?」

  「奇妙,我們為什麼要在意?織主和我,並不會在乎幾十年的時間,也不會在乎幾代人的命運。」鈴說道:「對你們來說,她可以跟福音共存是一件顛覆歷史的大事,但對我們而言,這只不過是一點小插曲,流金河裡的一沫浪花,很快就會恢復正常。」

  「我們不介意你們怎麼搞,逃避,接受,使用……你們就算造成再大的漣漪,在時間的沖刷下很快就能歸於平靜,如果你們能引起一些有趣的變化那就更好。「

  「我只是引導你們做出選擇,就算你們做出什麼選擇我也懶得去看,所以……請自便。」

  亞修跟笛雅面面相覷,笛雅問道:「我能不能許願換個人繼承福音?」

  「不能。」鈴搖搖頭:「它是一個很挑剔的人,只選擇範圍內最優質的的繼承人。」

  住慣安靜舒適的好房子,就不願意搬回又小又老鄰居還總是在裝修的舊房子,我懂……亞修心裡吐槽一句,看了笛雅一眼,後退一步。

  「嗯?」

  「我不會干擾你。」亞修說道:「莉絲,這個必須由你自己來決定。」

  笛雅瞥了一眼蛛網中央,問道:「如果我做出不同選擇,對我來說有什麼變化嗎?」

  鈴想了想:「如果你不繼承,但蛛網仍在,那你的本體永遠無法離開福音國度,因為福音它不願意離開;如果你繼承了並且燃燒蛛網,那你可以自動行動,甚至離開福音;如果你選擇繼續編織,你就必須生活在福音國度中央區域,它得在這個範圍內才能繼續編織未來。」

  笛雅一怔:「燃燒蛛網的好處也太多了吧,多了願望,少了束縛。」

  鈴笑了笑:「你有且只有在這裡可以進行選擇,當你離開全知天國,就沒法進行更改了――除非你再來一次。」

  笛雅點點頭,走到蛛網中央蹲下,捻起那根無端蛛絲。

  亞修一時間屏住了呼吸,鈴聽天使也沒有言語。他們知道,接下來笛雅的一個念頭,就會決定億萬眾生的命運。

  忽然,笛雅問道:「亞修,你有什麼願望嗎?」

  亞修一愣,立刻回道:「取消《無緣者之榜》。」

  「對,無緣者。「笛雅猛地驚醒,她差點就忘了這件事:「我還沒救妮娜姐姐――」

  「救?」

  鈴鐺聲音再次響起,鈴奇怪問道:「你們想救一位無緣者?」

  「沒錯。」笛雅聽出鈴的潛台詞,連忙問道:「難道無緣者其實沒有死嗎?」

  「不僅沒有死,還活得好好的。」鈴笑道:「所有無緣者都會在天國度過幸福快樂的一生。」

  「啊?」亞修和笛雅都愣住了。

  「奇妙,不過你們不知道也正常。」鈴說道:「因為某些原因,天國是需要收納一些凡人居住,而且都會讓他們一生歡愉美好。不同天國的收納條件不一樣,有的神主按照虔誠程度收納,有的神主按照緣分收納,有的神主專門挑瀕死者收納……而全知織主的收納條件,便是《無緣者之榜》。」

  「所謂無緣者,就是與社會沒有緣分,不適應社會,被社會成員用行動投票驅逐的人。沒有上《無緣者之榜》,就意味著自己有能力在社會裡找到幸福;而上了《無緣者之榜》的人,便由全知織主賦予他們幸福。」

  「很公平吧?」鈴笑了笑,鈴鐺響動:「總有人要獲得織主的賜福,那就讓他們自己選出最該獲得幸福的人。」

  因為已經有「只有不許願的人才能得到願望」這個先例,現在亞修聽到「只有最不幸的人才能獲得幸福」這個設定,已經不想吐槽全知織主那富含哲理的惡趣味了。

  笛雅對此感觸更深――「只有想說出秘密的人才必須要守秘」,跟全知織主有關係的一切全都是充滿矛盾,她仿佛就喜歡用這種戲謔的試煉考驗人性。

  「所以,你沒理由去拯救無緣者。」鈴看向笛雅:「當然你想將她拉回現實也沒問題。至於《無緣者之榜》……隨你喜歡。」

  聽到這個結果,笛雅也有些茫然。

  她盯著無端蛛絲好一會兒,手鬆了又緊,緊了又松,uu看書 忍不住轉頭用懇求的眼光看向亞修。亞修聳聳肩,走過來蹲在她身邊,摸了摸她腦袋,一句話都沒說。

  但似乎這樣就已經給笛雅足夠的勇氣了,她握緊蛛絲,直至蛛絲另一端連接在她的掌心裡。

  「需要點火嗎?」鈴好心問道。

  「不。」笛雅搖搖頭,她一手連著蛛絲,另一隻手抓著亞修的衣袖,站起來說道:「讓我們回去吧。」

  「奇妙。」鈴沒有笑,但鈴鐺還是響了:「果然是福音挑選的人。」

  「不過真的不多考慮一下嗎?那可是近乎萬能的許願機,雖然成為天使有些難度,但成為長生不死的傳奇術師是絕對沒問題,就算你不為自己著想,你旁邊這位――」

  「行了行了,」亞修打斷她道:「以後有空出來一起吃拉拉肥,現在先送我們回去吧,還有人在等我們呢。」

  「――你居然敢打斷天使的發言?」

  凜冽的聲音仿佛能刺穿靈魂,亞修跟笛雅抱成一團瑟瑟發抖。

  「奇妙。」但下一秒鈴又平靜下來:「你們真是很奇妙的人。」

  「既然你們不要神主願望,那我就送你一個天使願望吧。」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章節開始的時候讓你默唸三遍STO520.COM還記得嗎?分享臉書可能有驚喜哦】

章節目錄